四福晋的生辰宴到了日子。

  此刻,正院已经忙起来了。福晋从庄嬷嬷那边调度了很多人手过来帮忙搬桌椅,挂红绸灯笼,摆设花盆等。

  福晋们吃席面看戏自然是在正院正堂屋前面的院子里。

  侧福晋们的席面摆在了堂屋前的前厅里。

  格格们的席面就摆在了正屋外面的一处木亭里。

  各处都安置了唱戏的台子,桌椅板凳也都安置好了。

  男人们则是到四爷的前院去吃席面听戏,那里就是庄嬷嬷安排操持着。

  宛莹一早起身换了一件亮堂的天蓝色旗装,仍旧是两把头,珠花点翠,一条粉红色的流苏步摇,平添了俏皮和活力。

  “格格今日这一身,虽然素雅了些,但是也很好看呢。”春花笑赞道。

  “今日是福晋的好日子。自然也要精神些。听说来的都是各府的福晋侧福晋,再就是得宠的格格。”宛莹道。

  “格格只需要跟各府的格格们坐在一块儿打牌吃瓜子就是,不需要做什么。福晋那边都安排妥当了吧。”绿果道。

  这还是宛莹第一次参加这等场面的聚会,有些事她还真不熟悉。

  “也就是对等接待,是吧?福晋自然接待福晋,侧福晋接待侧福晋,我是格格,自然也就是和格格们坐一块儿了。”宛莹笑道。

  宛莹扶着春花的手出了明月轩,两人一路往膳房那边去了。

  “格格,您是不放心那些蜜饯吗?”春花问道。

  “恩,那东西若是保存不好,容易生霉。我得事先去检查检查。”宛莹道。

  自从武氏那档子事后,她也知道自己的身份,只是个出身不好的格格,若是遇到什么事情,四爷也不能不管不顾地立刻护着自己。

  毕竟后院那么多女人的眼睛盯着呢!

  所以,她不能掉以轻心,将事情做好,少给自己惹麻烦,也少给四爷惹麻烦。

  宛莹扶着春花找到冯嬷嬷,她正在放置瓜果蜜饯和其他食材的屋子里跟几个丫头分派事情。

  “哎哟,董格格,您怎么这会儿来了。现在这里一团浆糊,人多手杂的。您还是去正院吧。”冯嬷嬷一看到宛莹,立刻迎上来道。

  “冯嬷嬷,我是来检查蜜饯的。你带我去看看吧。今日来的人可多,这些蜜饯可万万出不得差错!”宛莹道。

  “格格放心。我可是将那些蜜饯封存得好好的。昨晚就查过了,没有一处漏风的。”冯嬷嬷道。

  “你还是让我去看看!”宛莹坚持地道。

  冯嬷嬷见她坚持,只好带着去看放蜜饯的位置。

  宛莹亲自一一检查,也都尝试了一遍,果然没有变质的。

  “格格,您看吧。我说得没错吧。都好着呢!”冯嬷嬷笑呵呵地道。

  “冯嬷嬷。我教给你的那些摆放果盘蜜饯的样子,可都记下了吧?”宛莹点点头笑道。

  “都已经教她们了。格格心思真是多,老奴还是第一次见这么摆放瓜果蜜饯的。”冯嬷嬷道。

  宛莹莞尔一笑,多余的话就不想多说了,这便安心地扶着春花的手往正院去了

  来到正院,各处的已经都聚在福晋正屋,听候福晋的训话。

  武格格脸已经好了,又得了四爷不少赏赐和安抚,此刻亦是春风满面地坐在宋氏下首。

  李侧福晋和苏氏也在交头接耳,俱都神清气爽,似乎都很期待这一日的盛会。

  宛莹步入内室,众人的目光皆都移向她。

  “董妹妹来了!快来坐下,就差你了。”福晋和煦地道。

  只见她今日身穿一件秋叶红的旗装,头上梳了一个钿子头,满头的点翠,异常端庄华美。

  见宛莹入座后,福晋扬起一丝浅浅的笑容道:“今日有各府的贵客来咱们府,各位都要打起精神来迎客,各司其职,不能有一丝差错。”

  “福晋就放心吧。妾身明白。”李侧福晋难得客客气气地道。

  只见她穿了一身酒红色的旗装,大拉翅的头上戴着鎏金的头面,头钗耳环俱都是华丽精美的,显得她更是艳丽、雍容。

  玉妍已经回家了,就等着秋选后落选,然后就与阿尔贡成婚。

  由此,李氏知道自己要对福晋客气些,毕竟两人可是沾亲了。

  “福晋的好日子,妾身自当尽心。”宋氏也表态道。

  “好,有你们这些话,我就放心了。”福晋朝着宋氏点点头道。

  按着福晋的吩咐,众人分散而去,步入各自招待来宾的地方等候着。

  福晋说完那番话后,便让木槿去给自己提一盅提神汤来。

  原来昨日五格派人送来了那拉姑姑所要的龙鳞凤血。

  福晋考虑再三,便让人将弘晖所住的院子封了,只由她一人陪在里面,看那拉姑姑给他引蛊毒。

  折腾了一晚,弘晖精疲力竭,还果真引出了一条蛊虫。

  福晋大惊失色,一宿都没睡觉。

  给了那拉姑姑很厚的赏赐,又命她好生给弘晖调养身子。

  这一早,她便差人去四爷那边递话,说弘晖怕吵,就不出来见客了。

  四爷一贯知道弘晖的性子,的确不喜人多,便也没多想,允了。

  “福晋,要不您去眯一会儿。现在还没有客来,老奴在前面替您盯着。等来人了,再叫你不迟呀。”李嬷嬷道。

  福晋点点头,喝了几口提神汤,便由着木槿扶着进屋去了。

  那厢,李侧福晋和苏格格在花厅里坐着,四周的桌椅板凳都摆设好了。

  “今日福晋的气色不好,你瞧见了吗?好像一夜没睡似的。”苏氏低声跟李氏道。

  “可不是。好在那一头的点翠提神呢。或许咱们福晋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心事。”李氏轻摇着罗扇,朝着苏氏看了一眼道。

  “这些都是董氏的心思?”苏氏岂有看不懂李氏的眉眼官司,弯嘴一笑,也扇起扇子,指着桌子上的瓜果蜜饯道,“挺好看的,这个董氏的心思可真多。只可惜,拍到了马蹄子上呢!”

  “董氏自有人惦记,咱们还是将目光盯在那些紧要的地方。”李氏掩嘴笑道。

  苏氏点点头,本来她和李氏打算在今日的生辰宴上让宛莹出丑,可经过武氏那件事情后,显然有人已经迫不及待地出手了。

  李氏自然也就乐得做壁上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