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堂内有些沉默。?

  先前是因为韩少宾起了练剑的兴致,而陆沉也破天荒的答应了下来。

  于是在百招过后,陆沉一剑将韩少宾斩飞了出去,而那一幕也刚好是李亦寒所看到的景象。

  于是本来怀揣着激昂情绪的李亦寒此刻有些受伤,弱弱的缩在椅子上。

  当然,让他更受伤的是先前的见面陆沉同样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才无距初境,修行有点慢,还是要多走走。”

  元三剑和小球儿则都在窃窃私语,前者注重的是他身后那柄品质极佳的仙剑,后者则是心想此人真好看,不知道是不是也会像女子一样用些胭脂。

  韩少宾却丝毫没有察觉出李亦寒的挫败心情,显得极为高兴。

  他笑问道:“亦寒师弟,没想到你也会来到这里,肯定也是来看陆沉师兄参见这场比试的?“

  听见这个,李亦寒的神色亮了些许,点头道:“没错,很想来看看过程和结果,并且刚好也可以历练一番。”

  陆沉从始至终一直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闭目养神,听见这话摇了摇头道:“我不会参加这个比试。”

  本来就没打算参加这个比试,又从闲聊之中得知了这次比试的隐性规矩,那就是两族要入选的蛮荒天才都会选择在圣人境前停下,不选择破境。

  这样是为了最好的减轻万古蛮荒的境界压制。

  要知道一旦成为三教圣人后修行者的压制则会重重叠加,战斗中发挥出的实力很可能会消减大半。

  所幸这一甲子年轻一辈的圣地传人们早就因为某种缘故,都在强烈压制自己的境界提度,在即将破开那层屏障的时候停下了自己的修行,开始积蓄底蕴,反复锤炼着自己的境界和灵海。

  也就是说....这一次比试众人的境界最高也不会超过圣人。

  既然不成圣人,那么以陆沉现在的境界来说,无论他在此境界待了一天或者百年,都没有任何意义。

  韩少宾在外游历,第一次听见这个消息,不免一愣。

  在他看来,这一次的年轻一辈巅峰比武,虽然按照规矩只有五场,但是剑阁作为杀伐最强的圣地之一必然是会有人参选的。

  而陆沉作为剑阁掌教弟子,自然是当仁不让。

  李奕寒从剑阁出来,自然从苏安那里知道这个事情,说道:“虽然你不参加,但剑阁还是会派人。”

  陆沉神色平静,他不意外这件事情,只是有些好奇道:“是谁?”

  李亦寒笑着道:“掌教从闭关中终于出山了,出山那天整座剑冢山都震动起来,然后还并且钦定了来蛮荒的人选,是沈师姐。”

  一句话透露了两个消息。

  对于剑阁掌教,他其实并没有太过情绪,只是有些好奇这位这一世的便宜师傅到了何等境界。

  至于沈墨凰...陆沉流露出了一丝有趣的笑容。

  当年她闭关时就已经是无距上境,既然剑阁掌教派他前来,那就证明她也没有选择破开这层屏障,也是个聪明的孩子。

  至于为什么所有大陆上的年轻一辈都会选择这种路数,便跟所谓的气运有关。

  众所周知,三教圣人以及剑修的破空境,武夫的第七重,都可谓是跟天地相通,而晋升之后的境界越高,则可以将天地与之相伴的气运共同融入己身。

  气运一说虚无缥缈,但在修行界的古籍之上可是梦寐以求的东西,凡是破境时候能够吸引气运融入身体,那么在以后更高层次的修行中只能用时来天地皆同力七字形容。

  抱着日后破境能够吸引更多的天地气运,所有人都不会贸然破境。

  “什么时候来?”

  “应该已经在路上。”

  陆沉点了点头,倒是没想到在这里能够相遇,于是有些满意。

  总算不冷清了。

  想到这里,陆沉接着问道:“梦意潇那个小丫头怎么样了?”

  李亦寒回复道:“一直都在修行,以前无聊时还会来西阁着我,但是近几年听说她已经很久没有出过南阁,比以前安静了不少,应该是长大了。”

  其实李亦寒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

  若是以前,虽然梦意潇是小师叔,但李亦寒也只不过将其当成小女孩对待,但是近些年的几次相遇,对方虽然仍然是打趣态度,但是在李亦寒的眼中却丝毫没有了曾经那种感觉,仿佛当年那个马尾辫的小姑娘一下子就彻底长大了。

  “妖心开启了么?”

  陆沉心想道。

  关于这件事情他一直都放在心中,只是颇有些意外,那位妖帝白起还未将小丫头接走,想来真是心大。

  不过无论如何,等下次回到剑阁,这件事情总的要彻底解决。

  接下来的几日,韩少宾和李亦寒都会轮番找陆沉问剑,后者也没有拒绝,分别调教了两人几手。

  每一次,小球儿和元三剑都会看的目瞪口呆。

  给他们的印象用一句镇魔成内孩童耳熟能详的话语来形容。

  眨眼一看猛如虎,结果战绩不忍睹。

  韩少宾和李亦寒开局向来大开大合,剑气沸腾,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剑气开始流散,就会莫名其妙的落败。

  随着几次练剑,元三剑和小球儿都会又一次对陆沉的实力感到仰慕。

  “就到这里。”

  又是一次练剑,陆沉看着两人气喘吁吁的模样,收回长剑。

  刚刚转过头,就看见一个熟人出现在了大门口。

  白裙微微飘起,如一阵清风,眼眸里面带着笑意。

  陆沉有些疑惑。

  苏茜双手放在身后,问道:“想要感谢你的救命之恩,所以来串串门不可以?”

  韩少宾和李亦寒都有些恍惚,此女气质和境界之强,都有些超乎他们的想象。

  听见这话,他们也像大部分寻常人一样,下意识的看向陆沉,脸色都有些古怪和打量。

  陆沉神色平静,道:“当然可以。”

  “原来你在生活中也是这种性子。”

  苏茜笑了笑,随后说道:“其实我是来送人的。”

  陆沉问道:“送人?”

  苏茜让开了身子,紧接着,一个背负木剑的质朴少年就出现在了众人的身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