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一声巨响,这声势浩大的碰撞却并没有出现观众想象中的场景,既没有出现张灵玉被搅碎也没有出现牧云姬被雷法震碎的刺激画面。

  两股力量都被一个穿着蓝色道袍的老者挡下,这老者身材高大,鹤发童颜,一身金光咒厚得如一堵墙一般,硬生生将两人那看起来极为可怕的力量消与无形。

  “师....师伯.....”张灵玉散了雷法之后望到来人是对方,连忙躬身行礼。

  那老者闻言却并没有看一眼自家这天才子弟,而是望向了牧云姬以及右手边那有些裂纹金色光幕,随即幽幽道:“真是后生可畏呀,云山有你这样的后辈,还真是让人羡慕得紧呐.....”

  牧云姬望了对方一眼,连忙收剑行礼:“见过前辈.....”

  “哎呀呀,多谢张真人出手.....”云掌门急匆匆赶下来后连忙对着对方道谢,随即瞪了一眼牧云姬厉声道:“还不赶快道谢,不是张真人出手,你现在早就被雷法打得灰飞烟灭了!”

  牧云姬沉默了两秒,随即回道:“不一定是我输.....”

  这话一出,另一边的张灵玉眼皮一跳,正待说话,却被云掌门抢先怒吼道:“你这孩子,不知天高地厚!为师的话也不听了是吧?”

  “无妨......”那天师派老者摆了摆手道:“这女娃娃说得没错,刚才的确不一定是她输......”

  随即他对着昆仑那边的裁判道:“此局,我天师教认输!”

  “这.....这怎么使得?”云掌门连忙道。

  “没什么使不得的.....”天师教长老笑道:“灵玉轻忽大意,被逼得如此狼狈我可厚不起脸皮说是他赢了这一场.....”随即他望向了张灵玉冷哼一声道:“想来你也没这么厚的脸吧?”

  张灵玉闻言眼皮一抽,随即深吸了一口气,拱手道:“理当如此,这局便算我输.....”

  牧云姬望了望极为面前的张灵玉,幽幽道:“你不大意,这局你也不一定能赢.....”

  张灵玉脸色一黑,但却没有继续争执,径直往台下走去,临走前淡淡道:“会有机会证明的.....”

  待张灵玉走后,天师教的长老又和云掌门客套了两句,随后便各自告辞离开,昆仑的裁判也开始宣告下一组进场人员。

  而远处看到这一幕的姜十四顿时乐了起来,不停的搓着手说有意思,就向往亭外走去,一旁苏诺言见状皱眉道:“你要去哪里?”

  姜十四笑道:“难得看到张灵玉这般出丑,我得拉上王青好好的去嘲讽他一翻,这种机会可是不多见呀.....”

  苏诺言眼皮一抽,黑着脸道:“比赛不看了?”

  “这后面还有什么好看的?”姜十四摆了摆手,随即身形一晃,人就已经消失在石亭之内,那身法,只看得众人一愣,连李长老都是暗自一惊,不由暗道:这十四离天仙之境,怕只有一线之隔了....

  ---------------------------------------------

  另一边,云掌门回去之后便对着牧云姬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大骂,望着牧云姬低头挨训的老实模样,一众弟子莫名其妙。

  尤其是陆尘霜,有些不解的反驳道:“赢了比赛掌门不高兴吗?”

  “高兴什么?”云掌门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门派辛辛苦苦将你们培养长大,是让你们拿着命不要去好勇斗狠,图个虚名的吗?那张灵玉何等名声?输给他有什么丢脸的?非要那么犯险去拼个输赢,万一有什么闪失,你叫为师怎么办?我就你一个徒弟养老送终呢!!”

  牧云姬闻言心中一暖,连忙低头认错道:“是徒儿错了,下次不敢了.....”

  “还下次?”云掌门没好气道:“再有下次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正说间突然门外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这般好的徒儿云掌门真舍得打?”

  云掌门闻言转身望去,却正是武当的鹤长老,云掌门见状连忙行礼:“鹤前辈怎么来了?”

  “这不来恭喜你吗?”鹤长老笑吟吟道。

  “恭喜什么呀......”云长老摆手道:“那是人家天师教大度,不与我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徒儿计较,让了她一局而已.....”

  “这话云老弟就谦虚了.....”鹤长老笑道:“今天的比赛我也看了,这最后张灵玉虽然用出了雷法,可仓促之间那势头多半是敌不过你徒儿那利用金光咒运起来的剑势的,倘若不是如此,那张玄一哪里会那般着急出手?”

  “鹤长老说笑了.....这张前辈多半是不想看到我这傻徒儿就这样送了性命才出得手,等哪日抽空我还得带着这傻丫头上前道谢才是。”

  云掌门连连摆手谦逊道,不过他口头虽然谦虚,还时不时瞪一眼自家那徒儿,但仔细一看会发现他眼底深处有一股止不住的得色!

  望着对方这言不由衷的模样,鹤长老心头不觉好笑,不过也正常,不管是因为对方轻敌也好还是天师教最后大度也罢,能胜张灵玉,都是一个了不得的战绩,要知道,在之前昆仑十四没有崛起之前,张灵玉可是当世第一天才,硬生生压了十派子弟三十多年。

  云山派这徒儿经此一役,日后名声必然大涨呀,要说那云山掌门心中不高兴那肯定是假的....

  如鹤长老所想,云掌门心中的确是非常满意的,不过还是板着脸道:“为师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在意那些虚名!你明日的对手是茅山的毛君灼,不可在向今日那般鲁莽,直接认输听到没有?”

  “为什么呀?”周围弟子连忙道。

  自家师姐势头正旺,让她直接认输是不是有点过了?

  “徒儿听师傅的.....”牧云姬则是老老实实应道。

  见自家徒弟听话,云掌门满意的点了点头。

  而一旁的鹤长老闻言则是暗暗眯眼,这毛君灼是茅山王牌,一手符箓之术极为了得,是个难缠的硬手,与之硬碰无论输赢都得不偿失,而且今日牧云姬胜张灵玉有对方轻敌之嫌,倘若明日真枪实弹和毛君灼打没打过,那胜张灵玉是因为对方大意这个事儿就得坐实了....

  这样一来赢张灵玉就完全会被别人归于侥幸,扬名的效果会大大降低,远不如直接放弃和毛君灼争那八强之名,既能保留实力,又能留一个悬念。

  这家伙.....鹤长老望着云山派掌门,心中暗道:还真是会打算盘.....

  --------------------------------------

  而另一边王狗蛋一伙也因为后面比赛看着无聊,也都早早回了小镇,狗蛋无聊的瘫在床上,懒懒道:“早知道后面比赛这么无聊我就和小白菜他们去北美了....”

  “额?”旁边李狗蛋一愣,好奇道:“小白菜?就是和你合作的那个?她去北美干什么?”

  王狗蛋拱了拱鼻子:“招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