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些侍卫不怎么耐打!”牧天一淡淡说道。

  “还躺在那里干什么?不嫌丢人?”陆蓉冷冷喝道。

  那些护卫这才踉跄着爬了起来,却都一脸惊恐的看着牧天一。

  “都看什么看,谁在看,我就把谁眼睛挖了!”陆蓉看向四周看戏的群众,一脸怒意,回头看向牧天一,冷冷道:“很好,你给我等着!走!”

  周围观众皆是低头捂嘴憋笑,他们可是从未见过敢当众让陆家难堪的人。

  但对于陆家的嚣张跋扈,众人却是早已看不下去,此刻自然乐得舒爽,这一幕更成了未来几天的八卦谈资。

  收回金阳剑,牧天一缓缓走到东方彻边,冷冷道:“若再有下一次,我就杀了你!”

  “我是东方家的人,你敢杀我?”东方彻嗤笑一声,道。

  “嗡”的一声,剑光一闪,在东方彻喉咙旁擦过,“你要试试?”

  吓的东方彻瞬间瘫软下去,“你,你......”,却是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冷如霜撇了一眼东方彻,嘴唇抿成一条缝,眼中杀意一闪即逝,却让东方彻感到一阵彻骨寒凉。

  旋即看向牧天一说道:“快走,不要以为陆蓉就这么几个护卫,刚刚暗影之中的人被我牵制,才没能出手,一会儿若是叫了人来,咱们就走不了了。”

  原本牧天一还在奇怪,这陆蓉这么大排场,居然连一个高手护卫都没有,原来竟是冷如霜暗中帮忙。

  离这里不远处便是传送阵,我已经安排好了,现在便能离开。

  牧天一等人一路急奔,片刻便来到传送阵前,就在其影渐渐消散在传送阵时,七道带着恐怖气息的人影凭空出现在阵旁。

  这七个人影竟全是皇灵境强者,虽然杀意内敛,却仍是掩饰不住那外泄的寒芒。

  “晚了一步,让他们跑了!”

  “无妨,此人气息我已记下,就算化成灰,我都能认出来。”

  “他们去了东安城。”

  “那就让他们永远留在那里吧!”

  其中一人激活一张信符,符纸流光缠绕间消散在空中。

  一个时辰后,东安城。

  “刚刚还好走的快,那七道气息绝不是普通皇灵境的强者能够比拟。”牧天一心中庆幸,还好离开的及时。

  “恶都七人众,杀人如麻,从不留活口,现在居然是陆蓉的保镖,看来陆家极其重视这个女儿。”冷如霜罕见的露出一丝凝重,说道。

  “那又如何,他们还能追来不成?”

  “不是追来,是回来,东安城是东方大陆的贸易中心,也是各家族的势力争夺区,更是各家族大本营所在!”冷如霜看向牧天一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

  牧天一心底一惊,有些忐忑不安,暗道,自己送个东西就

  走,应该不会有事吧!

  听到“东安城”这三个字,虚无神微微抬起头,望了望前方,竟不自觉的笑了笑,随即又趴着牧天一上呼呼大睡。

  白逸风却像个好奇宝宝,对于即将进入东安城欢喜的不行,似乎看到宝物一般,然而刚刚还在兴奋,一眨眼的功夫却又睡着了。

  自从搜光死亡森林里那些尸骸上的宝物,白逸风就仿佛一头嗜睡的猪,每天除了睡觉还是睡觉。

  虚无神说他那是在蜕变,却不知他会变成个什么样子。

  东安城不愧是东方大陆的贸易中心,人潮鼎沸,街上人来人往跟下饺子似的。

  一栋深宅大院前,一个仆人模样的少年老远见到东方彻,激动的大喊道:“彻少爷,是彻少爷和表小姐回来了!”

  不一会儿,十多个仆人簇拥着一名四十多岁,风韵犹存的妇人走了出来,正是东方彻的母亲。

  “娘,我回来了!”

  “姑姑。”傅琳琳欠一礼。

  “嗯!”

  妇人对傅琳琳只是淡淡的点头一应,看向东方彻却是激动的眼眶含泪,道:“好,好,回来就好!”

  一阵寒暄后,才回头看向冷如霜,不冷不淡的道:“冷姑娘的酬劳已经准备好了,你随我来吧!”

  又撇了一眼一旁的牧天一,眼中却带着掩饰不住的嫌弃,“这位是?”

  “哼!娘,不用理他,半路冒出来的乞丐,我跟他不认识的,刚好顺路而已。爹呢?”

  “你爹在书房等你,下次离这样的人远点,你看他那一邋里邋遢的样子,若是沾染了什么怪病可就麻烦了!”

  妇人一听东方彻的口气,大概也能猜到一些,想来是和这落魄乞丐不对付,自然更加看不上眼,心中打定主意,要帮儿子把受得委屈找回来。

  见牧天一站在门口不走,妇人冷笑道:“来人,把他给我轰走,我们家不缺下人!”

  “真是什么娘,养出什么儿。”牧天一叹道。

  “你说什么?你有胆再说一次!”妇人那曾被一乞丐嘲讽过,心中顿时升起无名之火。

  “好了!他是我朋友,还轮不到你说三道四,快点把帐结清,我们自然会走。”冷如霜脸色瞬间冷凝,妇人被吓的一个激灵。

  虽然她对暗影家族的人没有好感,但却知道对方绝对不是她惹得起的人。

  “呵呵,谁说我要走的,我来这里本就是为了见东方族长的!”牧天一的话让冷如霜也是一怔,她只知道牧天一有事要做,却没想到他居然是来找东方悔的。

  但仔细想来,他一路跟到这里却不曾离开,也就明白了。难怪半路上,对东方彻诸多忍让,莫非他是有事要求东方族长?

  “你以为族长是什么人都有资格见的?就凭你?连

  冷如霜都没资格,你算个什么东西?”

  妇人一脸鄙夷,这种愚蠢的连自知之明都没有的乞丐,果真是让人厌恶到了极点。

  听到妇人那泼妇骂街般的狂轰滥炸,竟将院中其他人都引了出来,大家都很好奇,究竟是谁又惹了傅熙园那只母老虎。

  这东方家不愧是大家族,子弟众多,七大姑八大姨一溜烟竟跑出来百十来号人,有老有少,其中还有一个看起来比较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牧天一沉思片刻,突然想起,在学院地宫时,这年轻人就在东方学院的那些学子之中,只不过当时并不出色,所以印象不深,那少年好像叫东方白?

  只是牧天一此刻脸上伤疤未除,全邋里邋遢,哪里还有在地宫时的那种风采,那年轻人自然也没认出他来。

  “我想你是会错意了,我不是要求见他,而是要他出来见我!”牧天一摇了摇头,淡漠说道。

  东方家一众人等听到,皆是愣在了原地,旋即却是哈哈大笑,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

  “小子,你在我们东方家门口,这般出言不逊,可曾想过后果?”一面色威严的中年人从人群中缓缓走出。

  “你又是哪位?”牧天一见这男人气度不凡,一出来,所有人便自动让路,也知道他在东方家地位不低。

  “这是我大伯,你居然敢对我大伯不敬,你是不想活了?”东方彻在一旁扯着嗓子喊道,似乎生怕别人听不到。

  “原来是东方曜,那就麻烦你去叫东方悔出来见我吧!”

  “呵呵,无知小辈,就算是万古皇室都要对我们东方家礼让三分,你居然直呼族长名讳!”

  东方曜冷笑一声,旋即一拍手,“来人,把他给我剁了喂狗!”

  “大伯,且慢,让我先来会会这个人!”说话间,一个年轻人缓缓走出,正是东方白。

  锵!

  东方白一出手,便是杀招尽显,倒是比东方彻来的干脆。

  “几年不见,你倒是有些长进。”牧天一淡淡一笑,脚下一错,向右侧一闪,轻易的躲过了东方白的攻击。

  听到牧天一的话,东方白一怔,又仔细打量了牧天一一番,眉头微皱,暗道,此人看起来有些面熟,却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七弟,别听他胡说八道,向他这种份,怎么可能认得你,只怕是蒙你的,要趁你不备偷袭而已。”东方彻厉声喝道。

  东方白,双眼一冷,“看剑,不论你是谁,对大伯不敬,都该死!”

  牧天一毫不迟疑,当初,整个东方学院同级弟子都不是他的对手,如今,神剑加持,又怎么会怕一个东方白。

  刚一出剑,便是激起惊天剑鸣,剑气划过天空,光芒四。

  “一招。”

  “

  什么?”东方白一时竟没明白,不知道牧天一究竟什么意思。

  虽然已经感受到牧天一剑气的恐怖,但他却并不退缩,现在正是让家族众子弟刮目相看的时候。

  一阵银光闪烁,剑光如雪花飘落,场面煞是壮观。

  然而,那剑光还未消散,东方白却“砰”的一下,倒飞出去。

  “牧天一,你是牧天一?”东方白一脸惊恐,这时,他总算想起了对方是谁。

  若说谁能给他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那非牧天一莫属,这几年,他拼命苦练,就是为了有一天能超过牧天一,那个给他们东方学院带来莫大耻辱的少年。

  但,此刻,他才发现,他的努力居然白费了,他与牧天一的差距越来越大,现在,他居然连牧天一一招都接不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