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者修行的三道法门,雪姬也是了解。

  当初自己得大人宠幸,直接入化神境界,而后逐步臻至化神绝颠,却是体内真阴的力量激发,失却真阴,除非和大人一般境界,才会有助力。

  接下来的芊红姐姐与焰灵姐姐可以做到,至于真阴未失的,雪姬心中略微思索了一下,咸阳宫内不就有合适之人吗?

  阴阳家的东君!

  大人也曾夸赞过,很有可能凭借一己之力破入玄关的,而且东君多年来一直坐镇咸阳宫,并无男子接触,应该是一个上好选择。

  还有阴阳家的月神,修炼速度也是不慢。

  念及此,不由的看向大人。

  “那些均为下策之法。”

  “而且阴阳家九宫神都尽皆祭祀一脉,纯净之体无暇,难矣。”

  周清摇摇头,雪姬这个说法,自己也想过,但也只是想过,东君、月神是否愿意不说,就是阴阳家自身,都有极大的钳制。

  “那阴阳家湘君与湘夫人怎么会有那般渊源?”

  雪姬不以为然,阴阳家虽然地位不俗,但大人即将为大秦彻侯,又执掌蜃楼之事,况且交修之下,双方都有好处,说不得东君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臻至玄关巅峰。

  否则,还不知道要多少岁月才能够达到呢。

  至于祭祀一脉的纯净之体,那阴阳家九宫神都的另外两脉怎么说?

  “哈哈,你倒是想的多,若然在东君踏足玄关境界之时,本侯尚未破入合道,再行一试也不晚。”

  不得不说,雪姬说的还是有些道理的。

  道者三脉之一的交修之法,不入凡俗欲界,以东君的修行体会,她……应该不会拒绝吧?

  那些都是将来之事,现在的自己所要乃是全力妙悟合道!

  “公子,等您踏足合道境界,我们踏足玄关是否简单些?”

  对于阴阳家的东君,云舒也没多言,但……以大人和东君的交情,应该很容易吧,大人在玄关境界,不足以将她们领入玄关。

  说不得,大人破入合道,她们就都有机会了。

  反正自己的修行资质是最差的,啥都妙悟不了。

  “会简单许多。”

  周清给予肯定的回应。

  但也只是简单许多,如果交修之法那般玄妙,可以帮助一个个女子破入玄关,破入合道,那么上古之时,轩辕黄帝以此法驾驭诸人,也不会只有合道、玄关极少数人了。

  “公子,时间差不多了。”

  看着偏厅出口处的漏刻,弄玉近前一步,朝会的时间不远了。

  “嗯。”

  周清点点头。

  随即踏步而出偏厅,府门外的车驾已经准备好。

  ******

  咸阳宫!

  咸阳王城内极为隆重之所在,相较之兴乐宫的办公处事所在,相较之章台宫的寻常朝会所在,咸阳宫……鲜少洞开。

  除非大朝会与特殊时日,方会开启咸阳宫!

  不然,以咸阳宫内诸多礼仪的繁琐程度,根本不会被选择启用。

  就是周清入咸阳多年,入咸阳宫都少之又少,乘坐车驾,徐徐而入咸阳宫,卯时将近,天色已然明朗,诺大恢宏的咸阳宫正殿之前,已经汇聚诸般文武重臣。

  “武真侯!”

  “……”

  周清出现,诸人近前拱手一礼,秦廷之内,爵位至上,更不用说,这一次……大王准备赐封武真侯为彻侯之位,其实,更为尊荣。

  “哈哈,诸位无需多礼。”

  周清点点头,看向面前的诸人,跟前的文官一脉熟悉有很多,武官群体内,上将军王翦也从赵国归来,李信与杨端和两路大军主将倒是没有归来。

  赵国之内,暂时一切还处于平乱状态,身为领军主将,自然不能够随意离去,除却中军主帅王翦以外,多是三路大军的次一等军将。

  “此次灭赵,诸位当为大功!”

  前来的军将不少,足有十多位,浑身重甲着身,身披铁血之气,腰腹长剑,一张张面容上满是不住的激动,脚步更是不住的在大地之上挪移。

  “哈哈,武真侯坐镇河西,平乱百家,开河西两郡,灭数十万之众,一举打的匈奴与西方蛮夷之国数年之内,不敢有所异动。”

  “武真侯扬威诸夏之外,我等还在一天下之势,惭愧也。”

  王翦近前一步,拱手一礼,左右看了一眼,朗朗一笑。

  “哈哈哈,上将军是在是过谦了。”

  “无论是平内,还是攘外,都是大秦所需,如今东出诸国,韩国与赵国被攻灭,接下来可还有许多硬骨头要靠诸位了。”

  摇头一笑,拱手回礼,旁侧诸人也是一道道目光看将过来。

  并未多言,都是一些相互谦逊之语。

  不过除了自己之外,似乎文武之列很是泾渭分明。

  秦廷之内,自己身兼蓝田大营假上将军与中枢重臣,若然旁的文官重臣与武将这般纵意畅谈,怕是早就被相互排斥了。

  嗡!嗡!嗡!

  正说话间,数十级阶梯上的咸阳宫内,为之一道道沉稳的钟鸣之音回旋,直接令等待的群臣为之寂然,旋即,彼此相视一眼,没有任何迟疑。

  一位位文武朝臣,化归两列,文官居右,武将居左,高爵之人在前,踏着早就已经准备好的红地毯,踏上高高的三十六级白玉台阶。

  穿过咸阳宫正殿之前四只青烟袅袅的巨大青铜鼎,那里……正殿的大门已经打开,拾阶而上,步入其内,黑玉庄重,肃穆无比。

  正殿深处,九级而上,矗立一座九尺九寸的白玉屏风,其上一只奇特的独角法兽獬猘瞪着凸出的豹眼,高高在上,炯炯注视着每一人。

  白玉屏风之前,一台青铜王座出现,横阔过丈,光芒悠悠,阶下两只大鼎,青烟袅袅,鼎前六尺之外,各有青铜条案陈列。

  周清身为关内侯,爵位堪为群臣最高,居于右侧首位,身侧相邦昌平君熊启、其下王绾、李斯等在位,武将之列,国尉尉缭子在前,上将军王翦与一众军将在后。

  “近来,王贲在颍川郡如何?”

  辰时刚起,王兄还未驾临,周清无事,看向不远处的熊启,随意说着。

  “少将军已经截断楚国与魏国的多方助力,更是调动大军在四周,欲要对颍川郡施压,兵戈暂未动,怕是也不远了。”

  “毕竟距离冬日还有一个多月!”

  王贲当初曾经承诺,在冬日之前拿下颍川郡,如今算下来,已经快了,别看还有一个多月,实则过的相当快,尤其对于统军作战来说。

  熊启拱手一笑,对于这般信息自然掌控很全面。

  “本侯对于少将军自然是充满信心。”

  周清点点头,王贲立下军令状,他自然不会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不然……王翦也保不住他。

  “自然。”

  熊启也是一笑,以王贲手上的兵力,镇压颍川郡还是足够的,现在不出兵,乃是为了最大限度的保存颍川郡生机。

  此举……上佳。

  “无论如何,颍川郡内部之乱不必避免,期时,也得从咸阳派出一位得力大臣,前去宣抚,将颍川郡内的杂乱之人彻底清扫一空。”

  颍川郡之乱注定不会成功,流沙与百家如今援路不存,更是砧上鱼肉,有反抗之力,只会越来越弱,周清还是可以看出来的。

  “此为应有之策。”

  熊启再次颔首。

  语落,眼角的余光看向四周其余文武群臣,也是各自彼此相互低语着,气势恢宏的咸阳宫正殿之内,就是重臣都难得一入,何况那些品位不高的军将。

  “大王……驾到!”

  当其时,正殿深处一隅,传来一道洪亮充满力量的声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