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砌墙建房这种事情,华夏民族不敢说一定造的是最漂亮和最结实的,但自古以来都绝对是速度最快的。

  在二十多名工匠的带领掌控下,苏过动用血腥武力,强行驱赶着城中足足四千多辽人,一夜之间将被炸毁的城门修好了,而且看起来比原来辽人所修建的还要高大坚固。

  “你们这些人从现在开始,专门负责补修城池,只要做好了这件事情,我可以对佛祖发誓,绝对不会伤害你们,若我违背此誓言,甘愿被天雷劈死,但你们若是不听我们的话,那只有被赶上城墙去挡箭了。”张斌在检查过城墙之后,对忙活了一晚上,疲惫不堪且脸上有着绝望之色的四千辽人一脸认真肃然的说道。

  辽人信佛祖,古人相信誓言,特别是毒誓,所以张斌发的毒誓效果还是很不错的,更何况这种情况下,只要有一点点活下去的希望,任何陷入绝望的人都宁愿相信,都会牢牢抓住。

  “叔党,你辛苦了,这件事情你做得很不错,探子已经得到消息,水头城附近各个辽人部落已经出动了所有男丁,很快就会杀到城外攻城,若不是你连夜带着二十多名工匠,逼着这些辽人修建好了城门,水头城恐怕又要丢了,所以你立下了大功,回去之后,我会如实向韩相公和朝廷禀报的。”忽悠了那四千多辽人,并将他们打发走之后,张斌转身对旁边一脸成就感,双眼布满血丝的苏过拍了拍肩膀,一脸鼓励的说道。

  “哈哈哈………都是子玉给了我机会。”苏过顿时一脸激动,双眼冒光,这种做了实事,而且做了非常重要实事之后立下大功的感觉,特别是没有睡觉,身上还有着沉重压力,辛苦的操心吆喝了一晚上,更让他感觉充实之极,让苏过很迷醉很享受,这是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过的经历和美妙感觉。

  眼见苏过的小宇宙处于随时爆发,整个人的激情和动力已经被完全的激发的状态,张斌又说道:“叔党,接下来将会是一场苦战,城内的安定非常重要,你除了要带领这四千多辽人不断修补被外面辽军破坏的城墙之外,城内的治安一事和城内辽人所有粮草和吃食你都要负责全部搜集到一起,并负责分发,全力保障我们的人。”

  苏过没有任何犹豫,便点头道:“子玉放心,这些事情我一定会做好。”

  豪气干云的说完,苏过想起这些事情自己之前也没有多少经验,只是处于纸上谈兵的程度,不由有些心虚,连忙道:“子玉,你给我派多少人协助我。”

  张斌笑道:“给你五百人,够不够。”

  苏过想了一下,还是感觉有些没底,厚着脸皮说道:“子玉,能不能多派我一些人。”

  张斌故作为难,最后道:“好,再多给你三百人,总共八百人听你调遣,但是城内治安和粮草之事,还有城墙的修补之事你绝不能出了差错,否则不但没有功劳,还会按照军法处置。”

  张斌说到最后时,一脸的严肃,甚至语气有些严厉,苏过心中禁不住一凛,心中顿时有了浓浓的责任感,认真道:“子玉放心,我知道轻重,一定会尽全力做好此事,绝不会出差错。”

  ………

  ………

  水头城外,天蒙蒙亮,便有辽人军队来了,而且都是骑兵,因为都是骑着战马来的,只是并没有带来什么攻城器械,这让张斌很满意。

  特别是看着代表着不同部落的大旗足足有十个之后,张斌就更满意了——这是两万没有集权的军队,这相当于十个指头来自于不同的手,他们发挥出的战力绝对是小于十的,甚至都不如来自于同一只手的五个指头。

  四五百米之外辽军十面旗上的名号,是由契丹文字书写,张斌并不认识这种同样是由横竖撇捺组成,却与汉字截然不同的契丹文字,他身边一脸肃然凝重的苏过、李四娃等人也无人能辨认。

  但折氏与辽人世代厮杀多年,折克柔却是认出了一些,不过都是一些契丹小部落。

  张斌目光如电,看见十面旗子中最中间那面旗子要比其它旗子大上一圈,知道那是逃走的城主所在部落的大旗,看来城外这些辽人是以城主所在部落为主。

  除了停留在水头城南边半里之外的大军之外,两边和北边被滚滚灰尘所遮挡的地方,还各有数以千计的敌军。模模糊糊的,一时间都难以计算出他们准确数量。

  自古兵书中多有人言:人马上万,无边无岸。眼前的辽人却已经远超万人,看起来浩然如海。黑压压的一片将周长不过里许的水头城围了起来。

  另有一千多名身上带甲的辽国骑兵在城外纵横奔驰,隆隆如雷的蹄声中,扬起的不仅仅是灰黄色的烟尘,还有浓浓的战意。

  “我想知道眼前辽人大军到底有多少?”大体看出了城外辽军的虚实,张斌脸上没有半点畏惧。

  张斌询问的对象是折克柔和安抚司的韩三郎,以及府州这一万人马中四名军都指挥使。

  计点兵数,是兵学中最基本的科目。能力出色的斥候,或是老于兵事的将领,往往只要一眼,就能够大体看出眼前的敌军有多少数目,进而推断出敌军的总兵力。

  同样的道理,只要有点军事头脑的将领,也都会为了不让自己麾下的兵力被人看破,通过各种手段进行掩饰和伪装。

  比如张斌在大顺城大捷上,便让战马屁股上拴上绿树杆,扬起大片灰尘,让当时的西夏大军将宋军的数量看错,才有后面的大捷。

  而就在张斌等人眼前,辽军就用着奔马掀起的尘土,将自己的兵力数量模糊起来。

  张斌曾经在大顺城待了一年多,战场上也经历过几次,虽然说立下了赫赫战功,但在这方面却没有多少经验,并不能判断出眼前敌军准确数字,所以才会开口询问。

  韩三郎眼睛眯着,略一沉思,回答道:“三档头,属下以为当有两万五千上下。”

  折克柔则自信的说道:“一万八九左右。”

  张斌注意到站在折克柔身后的折木秋跃跃欲试的表情,笑道:“折小将军昨晚上第一个杀穿了城门口的守军,勇武过人,战场经验也丰富,可看出这些辽人有多少?”

  折木秋看了一眼自家老子折克柔,向张斌抱拳朗声道:“回禀监军,卑职以为当有两万人左右。”

  书客居阅读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