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会看到。可是不要紧,雇佣军手中那先进的火器就像是一块肥肉一样,为了得到这些,怕是岷王止不住自己的贪婪之心吧。”曹吉祥当然想到了这些,这便嘿嘿的笑着,一幅算定了岷王明知山有虎,也会偏向虎山行的心理。

  听到这里朱祁镇又是点了点头,他认为这说的的确有些道理,可问题又来了,如果这些先进的火器真被岷王所得的话,那岂不是要威胁到自己吗?

  当朱祁镇把心中的疑虑说出来之后,曹吉祥又是一幅十分奸诈的样子笑道:“这一点皇上尽可以放心。如果岷王真的能杀了忠胆公,即便是得到了那些火器也没有用,因为还有雇佣军的首领呢。任谁也不会由着别人把自己的恩人杀了,而无动于衷的吧。”

  “哦,哈哈哈。”听到这里的时候,朱祁镇终于大笑了起来。

  曹吉祥说的不错,岷王这么贪婪的人,是不会任由杨晨东从他眼皮子底下存活的。

  眼见朱祁镇终于开怀大笑了,曹吉祥就知道事情获得了许可,当下就趁热打铁的说着,“为了引岷王上钩,我们只需要答应他们,一旦机会出现的时候,西平王会在身后截住忠胆公的后路,阻止他逃走,这样不仅大事可成,一旦以后雇佣军想要报仇的话,也只会找他们,皇上只需要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便可以将事情撇上个一干二净了。”

  一切的事情曹吉祥都替自己想好了,朱祁镇岂有不允的道理,当下就吩咐门达指挥使去办这件事情。找可靠的人去联系岷王,做着后手的准备。同时也写到了一道密旨着人送到云南西平王的手中,只等着万一杨晨东真的把交趾大军打败回师的时候给予致命一击。

  与此同时,岷王那边也有了动静。

  陈添回营之后把事情讲了一遍,思虑再三,岷王就答应了下来。在他眼中,无论是雇佣军还是交趾军都是自己的眼中钉、肉中刺,如果他们可以打起来,不管谁胜谁败都是好事情。至于杨晨东后要求的十万百姓,那就更简单了,挑一些吃不饱穿不暖的人送过去就是,战乱一起,流民随处可见,十万人而已,真不算是事。

  而一旦做了这些就会与交趾军翻脸,已经占据了云南、广西和广东大部分地区的岷王已经有了很厚实的底子,只需要给他时间征了新兵,外加消化了这些地盘后,实力将攀升数倍,那个时候便是独自面对弱势的南明也不会在害怕了。

  岷王有了决定,那边英宗也给了回应,终于轮到杨晨东出手了。

  拥有大仓的杨晨东,早就给自己定下了人生目标。

  想实现这些目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拥有权势和影响力,这一点他做到了。

  第二便是削弱大明的在实力,然后堂而皇之的拥有自己带兵的权力,这一点他同样做到了。

  第三步便是如何带着大军征战四方,还可以让大明默许。为了这一步,他着实是费了不少的努力,现在看来,终于也做到了。当从邝野手中接过了朱祁镇准许他带兵出征的圣旨时,在第二天一千五百的冷锋、五千人的辅兵外加五千六百名临时辅兵,共计一万二千多人便由高州府城南边开拔,擦着苗金龙的苗军大营直向广西方向开进。

  在临走的前两天,杨晨东就安排两位夫人随着最后一批由雷州府方向送军需的军队一并离开了。这一次打的可是交趾,那里地形复杂,密林遍布,有些地方想要行马车都有些费力,在别人的主场上打仗,随时随地都有着陷入到危险的可能性,带着女眷自然是极为的不方便。

  但将她们送到哪里,杨晨东也着实的好好考虑的一番。

  仔细看看不管是送到京师旁的杨家庄亦或是送到建宁府都并非是多么安全之地。只要自己不死,按说家人和亲人都应该是安全的,但终只是在正常的情况下不会发生危险,谁知道有没有人会挺而走险呢?

  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地方是最为安全的,那便是小琉球岛的赤嵌城了,且苏曼儿已经提前的安排一步到了那里。所谓丑媳妇早晚要见公婆,赤嵌城的事情就算是他不说,想必也瞒不了两女多长的时间吧。

  即是如此,倒不如安排她们先过去,先好好的适应一下,好好想一想,做自己的夫人以后要面对的是什么,他们是不是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

  其实杨晨东也猜到,估计胡嫣和雪娘子一定是先吃惊,在震惊,但最后还是会支持自己。毕竟古代的女子可少有那么独立的思想,大多数都是从一而终,嫁什么人就会跟着什么人一辈子的。

  杨晨东这边有了决定,倒是安排两女走的时候,着实是费了一些的口舌。正如他所想的嫁鸡随鸡,胡嫣和雪娘子竟然要求和杨晨东一起面对着所有的困难。

  两女不想离开杨晨东,她们更多的还是担心。面对着担心自己的女人,他又怎么能够说什么重话呢?好在杨晨东懂得迂回的战术,采取了个个击破的方法,先是说通了雪娘子,尔后两人合力在去对付胡嫣,果然事情最终还是成了。以送到一个最安全,也最舒适的地方为由,胡嫣和雪娘子在战前离开。随着她们一起走的即有原本的铁清依带着一众女护卫还有代表着杨晨东身份的杨五等护卫。

  家事安排妥当,杨晨东的目光终于看到了大明之外的地盘。仅仅是两日之后,大军出征。

  前后一个二十九个营,一万两千多人,一路走去浩浩荡荡,尤其是经过苗金龙军营之旁的时候,对方就如要战斗的公鸡一般,摆出一幅严防死守的样子来,显然,之前的一仗的确打怕了他们,眼看着雇佣军从身边走过,本能就一幅防御状态。

  注定这样的防御是没有用处的,杨晨东的目标根本就不是他们。一万两千多人浩荡的从其军营旁正大光明而过,直到见不到踪影了,苗金龙等人这才松了一口长气。

  在身后不远的高州府城楼上,邝野眼望着杨晨东带军离开,不由一声长叹。

  跟在朱祁镇身边久了,他太了解自己这个皇上了,刚腹自用,最见不得别人比他好。这一次杨晨东孤军深入,也不知道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但此时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因为他也要马上离开高州府,此时只能在心祝愿杨晨东有一个好运了。

  ......

  交趾。

  又名“交址”,本是古代北方中原人在古籍中描述“南蛮”民族风俗的词,后来用于指代南蛮人所居的中原以南的区域。

  明朝时期,又称安南之地。成祖朱棣曾派英国主张辅为帅的大军出兵讨伐,进入安南,大破胡季牦的象阵,胡季牦父子被俘,同众多胡朝的文臣武将一起被押送明朝的首都金陵(今江苏南京)。

  胡氏灭亡,明朝宣布撤销安南王国,改称交趾省,管辖十五个府,四十一个州,二百一十个县。

  仗是打胜了,接下来确是走了一步臭棋,那就是在如何统治这个地方的问题上,明政府带给新交趾省的,却是腐败的统治。

  第一是地方官员,大多数来自邻近广西、广东、云南三省区,只不过略识文字,他们冒险深入蛮荒,目的只有一个:发财。

  第二派出的是宦官,监军太监马骐,是事实上安南军区的太上司令官和交趾省的太上省长,他对人民施展不堪负荷的勒索,仅孔雀尾一项,每年即要一万只。如果数目不足,他就把交趾人逮捕,并残酷地拷打。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会有反抗。最终出了一个叫黎利的人,他联合交趾土著抗击明军,并取得胜利,明朝被迫与黎利言和,大军就此退出交趾。

  1431年农历正月五日,黎利接受明朝册封,但此举对中央政府对西南土司的威信打击重大。之后史多的事实证明,宣德“弃置交趾”所造成的消极影响是长期的和致命的。这一事件沉重地打击了明朝在西洋地区的国际声望,动摇了明朝的宗主国地位。失去了安南意味着失去了西洋,这一点恐怕是朱瞻基也没有料到的。安南从此扰边侵地不绝。

  或许是自己太穷了,又或许是依仗着地利之便,一旦遇到机会就会在边界行骚扰之事,时不时咬上明朝一口。

  每逢这样的事情发生,明朝多是隐忍。毕竟面对一个热带季风气候,气温较高,湿度较大。又是山林密障的国家,大军出动多有不便,兵力少了,又不起什么作用,久而久之便是不管不弃,仅仅只是在距离他们边界的云南、广西、广东三省安排卫所以防御之态抵御。

  所谓久守必失,更不要说明朝自己出了问题,先是一个强大的明朝一分为二,接下来岷王叛乱,这样的机会,安南怎么会不抓住呢。在岷王许以重利相请之下,便半推半就的出兵而来,五万大军的相衬,的确在最初的时候帮助岷王造了不少的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