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半枝为了身后的两人不受波及,被逼无奈只好先下手为强,一个箭步迎了上去。

  罗美兰害怕地喊道,“花花不要!”伸手想要抓却没有抓着花半枝。

  “娘!”周光明凄厉地喊道。

  罗美兰一把将周光明搂进怀里,不让他看这血腥的场面,自己也给吓的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花半枝出手如闪电般的一脚侧踢,揣在小毛贼的小腹上,直接将他给踹飞了,砰的一声倒在三米开外,再也起不来了,捂着自己的肚子,身体弯成了虾米,而他手中的匕首也应声而落。

  齐二妹眼疾手快地上前一脚将匕首给踹的远远的。

  此时公安也来了,将小毛贼给抓住了。

  齐二妹这才有时间将自己掉在地上的布给捡了起来,使劲儿拍拍上面的灰。

  “该死的小毛贼,这都是新的,还给老娘划破了。”齐二妹恨不得在踹那家伙两脚,真是气死她了。

  齐二妹怀里抱着自己的布,走到花半枝面前担心地问道,“花花,你没事吧!”

  “呼!吓死我了。”花半枝小手拍着自己的胸脯,一副小女儿怕怕的样子,“吓死我了。”

  “花花,你好厉害。”齐二妹惊讶地说道,“一脚就将他踹趴下了。”

  “是我踹的吗?”花半枝一脸怀疑地看着齐二妹道,那眼光怯怯的,活像受了惊吓的小兽似的,“我这么有本事啊!”

  “就是你踹的。”齐二妹笑着重重的点头道。

  花半枝挠挠头,一副呆呆的样子看着齐二妹。

  “娘!”周光明推开罗美兰,飞扑过来抱着花半枝,“娘你吓死我了。”

  “你没事吧!”罗美兰走过来上下打量着花半枝道。

  “我没事!”花半枝微微摇头道,看向小毛贼道,“只是他?”

  “小毛贼,我的钱呢?那是我的救命钱?”来人是一个十来岁的瘦弱的少年,气喘吁吁的抓着小毛贼开始搜他的身上,在他的兜里找到了手绢裹着的钱包,看向公安道,“谢谢,太谢谢了公安同志。”

  “你不应该谢我,应该谢她们才对。”公安看向花半枝她们道。

  “谢谢!”少年看向花半枝他们不停的道谢道。

  “儿子。”扒拉开人群踉踉跄跄的走进来一个脸颊如胭脂,瘦的脱了形,鼻子下面裹着厚厚的半旧不新的围巾,咳不停的中年汉子。

  花半枝见状立马说道,“美兰姐带着光明赶紧走,别被传染了。”

  “哦!”罗美兰拉着周光明走了两步,突然停下脚步道,“我是护士,我可以帮他看看。”

  “咳咳……”中年汉子咳嗽不停,仿佛要将五脏六腑都要咳出来似的,难受的弯下腰,双手扶膝,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我的美兰姐,他这样子,一看就是肺痨,你……”花半枝目光直接看向齐二妹道,“齐姐,将他们两人拉走。”

  “哦!”齐二妹给吓的拉着罗美兰与周光明就跑。

  而在场的人一听是肺痨,这可是传染病,得了可就没命了,一哄而散,跑的一个比一个快。

  两名公安也给吓得抓着小毛贼向后退去。

  小毛贼激烈的反抗起来道,“放开我,放开我,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人也挣脱了公安同志,小毛贼浑身发软的趴在地上,想走却浑身无力。

  “偷人家的救命钱,现在知道害怕了。”花半枝双眸闪着精光,挠挠下巴慢条斯理地说道,“说不定你已经被传染了。”

  “不会的,不会的。”小毛贼抬起头一脸惊恐地看着花半枝道。

  “怎么不会啊!你与病人接触过,说不定就传染上了。”花半枝笑眯眯地看着他道。

  “没有,没有,我没有跟他接触过。”小毛贼摇头如拨浪鼓似的,慌乱地说道。

  “你忘了,这钱你可是碰过的,你敢保证……”

  花半枝的话还没有说完,只听的砰的一声,小毛贼被吓的昏了过去。

  “啧啧……这么不禁吓。”花半枝直起身子拍拍手道,那双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此时弯的像月牙儿一样,古灵精怪的灵韵也溢了出来。

  “那个你是大夫吗?”两名公安同志哆嗦着嘴怯怯地问道,“我们是不是也被传染了?”那可是绝症啊!

  “结核杆菌是通过呼吸道传播的一种呼吸道传染病,接触是不会传播的,放心吧!”花半枝语气温和地看着他们道,“你看他捂住了口鼻,没有飞沫。不放心的话回家用肥皂洗洗手,再不行洗个澡。”

  “哦哦!”两人忙不迭的点头,架着被吓晕的小毛贼疾步走了。

  “咳咳……”好不容易止住咳嗽的中年汉子又开始咳了。

  “爹,爹,你没事吧!钱找回来了,我带您上医院。”少年搀扶着他担心地说道。

  “你去了医院也治不好的。”花半枝看着他们父子俩道。

  “为什么?我们有钱。”少年站起来惊慌地看着花半枝说道。

  “有钱不代表有药。”花半枝眸光深沉地看着他说道,“你爹的病得用抗生素,盘尼西林。这类药,有钱未必能买到。”

  “啊!那怎么办?”少年一下子慌了神,急得都快哭了出来,“爹。”

  “别哭,生死有命。”中年汉子紧握着孩子的手道。

  “你能说出我爹得了什么病,你一定会治的。”少年眼冒绿光地看着花半枝道。

  “那个我不会治。”花半枝话音一落就看见他双眸迅速黯淡了下来,紧接着又说道,“西医不行的话,你们可以试试中医。”

  “中医?”中年汉子黝黑的双眸看了一眼花半枝道。

  得!一看就是不相信中医的。

  花半枝沉静如海的双眸看着他们道,“明天下河村有大夫义务出诊,你们可以去看看。”

  意思已经表达了,去与不去就是他们的事了。

  花半枝该说的都说了,转身离开。

  远远的周光明看见花半枝走了过来,甩了开了齐二妹的手,朝她跑了过去,“娘!”扑到他怀里道。

  花半枝搂着他轻轻发颤的瘦小的身体,把他给吓坏了,干脆抱起他,轻拍着他的后背道,“没事,我没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