皋鼬飞地,李专员直接买了两万亩,全部在颍水之南。

  这片地区要是李专员穿越之前,那绝对是宝地,属于极为优质的成片耕地,大概就是在漯河跟临颍之间,临水的面积不大,主要是腹地广阔,李解给的理由很充分,老子就是拿来种地的。

  郑国方面倒也没觉得有什么,这地方跟许国比起来,完全不能比,要是能比的话,也不至于成为“客兵”的临时大本营,也不至于每次楚国北征,出方城就直扑这里。

  说到底,就是个前线,当然现在不算前线,但也跟楚国的不羹城离得不远。

  除了皋鼬飞地,在狼渊之南,也就是城颍,李专员还租了一片地,紧挨着郑国的几块风水宝地。

  租期是九十九年,郑城子寻思着这年头就没见过这么离谱的租地,他当然不知道这是吴国禽兽的恶趣味,在租期九十九的基础上,双方还敲定了一个条约。

  那就当是吴国商队在租界行事,受吴国法度管辖,郑国只有监督检举之权。

  讲白了,吴国老乡在这地界犯事儿,要不要抓怎么抓什么时候抓,郑国说了不算。当然郑国可以抗议可以督促,然后吴国方面也可以抓紧时间督办,至于抓起来之后要不要判怎么判什么时候判,郑国还是说了不算。

  总之这是一个隐形的福利,至少对很多道德底线一直被击穿的吴国牲口来说,这个人情,是他们欠江阴子的。

  正常而言,只要是一个国家的统治者还有点骨气,就不会答应这么可笑的要求。

  但郑城子的幕僚们答应了,不仅仅是城颍大夫,连大陵尉、许田尉等等颍水东的地方豪吏也掺和其中。

  没办法,金元开道就是这么爽。

  李专员给城颍大夫三百金,大陵尉强弓五百把,许田尉犀牛皮三十张,至于郑城子的幕僚佐官,“大红01”人人有份。

  冲这么丰厚的礼物,不过是一点点“治外法权”,又有什么关系呢?和皋鼬卖地比起来,这根本就不算个啥。

  李专员一度猜测这事儿是不是郑城子不知道,但转念一想,这大概就是郑城子不想踩屎,所以假装不知。

  事后没人提醒,那就最好;有人提醒,到时候再借谁的人头一用。

  反正他是被蒙蔽的嘛。

  至于期间会不会有什么人抗议,如果是贵族呢,就安抚一下;如果是富商呢,就杀了;如果是国人呢,也杀了;如果是野人呢,还是杀了。

  总之,处理起来方便快捷又高效,还无损于他郑城子的名声。

  完美!

  至于说郑城子的佐官幕僚们,寻思着这租借九十九年,你李某人是能活九十九年还是怎么地?

  指不定我们郑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呢?

  到时候还有没有你们土鳖吴国,还未可知呢。

  这想法很正常,毕竟吴国最牛逼的大王都嗝屁了,那还怕个啥?也就是野人头子的威慑力还可以,不得不低头,但来日方长嘛。

  “老子是真没想到能从郑国人手头黑来这么多好处,太特么废物了吧这郑国。国君不在家,就可以嗨成这个德性的?”

  绢布盖印的契约在手,李专员也不怕有人赖账。

  谁敢拖欠他李某人的工程款,千里万里,也要追过去讨要!

  明欠我李解尾款者,虽远必讨!

  偷偷地欠……那就算了,谁还没有一个难处呢。

  “阿解,这便离开郑国?”

  美嫱秀眉微蹙,提醒了一下丈夫,“阿解,贾贵尚在卫国。”

  散出去的鳄人、勇夫、义士数量都不少。

  不过保暖手段不错,又自带干粮现金还有打手,只要不是专门往山窝窝地钻,遇上狗蛮子部落也不愁。

  李解一点都不担心贾贵他们的安全,就算是死了……再培养一个嘛。

  “无妨,阿贵吉人自有天相。”

  “……”

  这胡话一听就是糊弄人的,女嫱顿时无语,心想当初“吉人自有天相”这句话,明明是说宋国“劲草”的。

  相较贾贵的死活,李专员更在意那个什么卫国公主到底死哪里去了。特么的明明就要路过汜水,结果一转眼,就说是不见了?

  李专员有理由怀疑他身旁出了内鬼,这卫国公主,肯定是知道他李某人极端好色,已经对她垂涎三尺,否则不可能跑得飞快。

  “此来新郑,纵有遗憾,也算是收获颇丰啊。”

  “还未恭喜阿解,能得诸侯良才数百,城颍、皋鼬良田万亩。”

  “这算什么喜事。良才我缺吗?良田我更不缺。这次来新郑,收获最大的,就是秦国公主和魏氏女良人,啧啧,都是绝色啊。”

  说到这里,李专员更是舔了舔嘴唇,“尤其是嬴莹,这吹箫技术……赞!”

  “……”

  眼见着丈夫的表情越来越变态,美嫱顿时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阿解曾言,行百里者半于九十,此谓,末路艰难也。今有秦、晋、卫绝色各一,阿解得其二,何如行百里者半九十?!”

  “……”

  见小老婆这么批评自己,李专员顿时面露愧色,很是惭愧地点了点头,看着美嫱,“嫱说得对!这世上被我盯上的绝色,怎么可以因为难度高,就不去追求呢?”

  言罢,李解走出马车,站在车头喝道:“闻许人相迎卫国公主,不知公主何在?!”

  跟着行路的莘莘学子们一脸懵逼,眼见着校长神色凝重走出马车,还以为出了什么军政大事。

  一开口,居然就是询问有谁知道卫国公主在哪儿。

  这种感觉……大概就是被人一斧子剁在胸口上,又痛,又闷。

  “禀夫子!许人离散郑国,除许国、许田之外,许人多在棐林烧炭为业。”

  “噢?!”

  李解眼睛一亮,他原本就是随口一说,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学生还挺能干的嘛。

  不错不错。

  队伍原本是要登船的,此刻,李专员却道:“某曾言,入我门中,当知‘身体力行,知行合一’,今日李某便率诸君急行军罢!”

  “……”

  “……”

  抖开地图,李专员扫了一眼,“新郑往东,便是制田,过了制田,便是棐林!”

  原本一脸郁闷的“莘莘学子”们,看到校长突然掏出了一张地图,顿时精神一振。

  纷纷心中暗想:莫非李子当真是要历练我等?

  行军打仗,做军官的要是连舆图都看不懂,那不就是个废物?

  更何况,摆明了《威王遗书》的地图有点不一样啊,密密麻麻的,明显比自家的舆图要精炼精准精细。

  靠的近的学生,甚至能看到地图上的条条框框,这种舆图制式,根本和传统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不仅是制图形制的不同,连舆图的材质,貌似是用了纸?

  此次进入郑国,“纸”是第一次出现在诸侯们的案头,只不过很贵,都舍不得用,是当做硬通货来赏赐用。

  郑城子给心腹幕僚的最顶级赏赐,就是江阴“纸”,其次才是“紫霄”“赤霞”。

  纸很贵,对很多学生而言,别说摸了,看一眼也就差不多了,用是没机会用的。

  但是现在,看上去好像也就那么回事儿?

  有几个已经铁了心要在淮中城混口饭吃的,更是大胆地问身旁的鳄人。

  “助教,淮中城用纸几何?”

  “衙署还是部队?”

  “部……部队。”

  新生还有点不喜欢鳄人们交流的方式,有些词汇,也就是熟悉了,才明白过来指的什么。

  “部队用纸……”兼职助教的鳄人想了想,然后扭头对好奇宝宝道,“管够。”

  “管……管够?!”

  “管够。”

  “……”

  一时间,新生有点搞不清楚状况,这么贵的玩意儿,管够?!

  然而鳄人还有一些话想要说的,比如说淮中城的队部,还有一种草纸,是专门用来擦屁股的。

  但鳄人助教大概是为了照顾新生的情绪,并没有说出口。

  “全体都有——”

  突然,一声令下。

  “目标棐林,东向,跑步……走!”

  并没有披甲,轻装跑步并不算什么,鳄人大多都有皮甲内衬,手中兵器也没有放弃。

  负重上来说,鳄人要比新生多得多,然而即便如此,才跑了三四里,许多新生就已经气喘吁吁,脖颈之间的血管都要爆掉一般。

  有些新生又一次开始怀疑人生,明明自己在校场中跑圈一点问题都没有,偏偏到了野外,才跑了这么一点路,居然就跟死狗一样?

  难道,这就是身体力行,这就是知行合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