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黛暂时放弃抚摸小白马,过来跟周亦芷和明萱几个说话。

  周亦芷去了军营,别后有许多话,但这会儿场合不对,寒暄两句便罢了,不便多说。

  赵无双是一名低阶武将家的女儿,沉默寡言,但看着很是稳重利落。

  大家都穿着利落的胡服,唯有元,一袭绿色袄裙,珠光宝气,站在一众女子间,颇为惹眼。

  许久未见,她看着十分阴郁沉闷,不复从前的明艳娇蛮。

  对着云黛的时候,虽然也行礼了,但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恭敬。

  云黛皱眉道:“元,你怎么穿成这样就来了?”

  “比赛有规定必须穿什么来吗?”元反问。

  “虽然不曾规定,你至少也该穿的利落一些,你看你这裙子……还穿着绣花鞋来?你当你是来踏春呢?”云黛不悦,“保兴,你即刻去弄一套胡服来给元长公主!”

  元不肯穿,“也不知是哪个脏东西穿过的,本宫不要!”

  云黛一把揪住她:“你穿不穿?不穿明天就滚出京都!”

  “你……”

  “你什么你,不穿我就把你这身衣服当众扒了!”云黛怒喝,“赵元,我警告你,如果因为你输了这场比赛,我饶不了你!”

  元气的嘴唇哆嗦。

  她看向赵元:“皇兄……”

  赵元淡道:“你没听见皇后说的话?滚去换衣服!”

  元只得乖乖去换了。

  她可以不在意皇后,但不敢不听皇兄的。

  当初若不是靳瑶,她现在哪里还能留在京都,早就被皇后踢出去了。

  闹哄哄的,好歹是准备好了。

  比的是骑射,猎场中有围起来的猎物。

  规则很简单,绕着圈子跑,在规定的时间内,谁射到的猎物多,谁就赢。

  五男五女,同时上场。

  若是骑术不精的话,怕是有受伤的风险。

  云黛不免担心周亦芷和明萱她们。

  输就输了,顶多面子上不好看,若是受伤,那就麻烦了。

  一声锣响,二十匹马轰然出发。

  云黛的眼睛紧紧盯着周亦芷,明萱以及陶宛几人的身影,生怕她们被凶悍的北齐人碰到。

  目光追随着他们,她才发现秦王赵纾也在场中。

  他独自坐在一处高高的木架子上,手中提着一根鞭子,黑色披风随风猎猎,目光也是追随着比赛的众人。

  云黛对骑射比赛不懂,就去问庄云舒,那个位置是做什么用的。

  庄云舒看了眼,笑道:“那个呀,是控场的人,万一有人落马或者受伤,可以及时前往救场。需要武功骑术相当了得,才有资格胜任的。”

  云黛点点头,耳边听见一阵欢呼声。

  她忙看向猎场。

  原来是北齐那边已经射中了一只奔跑迅速的狐狸。

  果然厉害。

  云黛有些紧张。

  周亦芷眼看对方有了猎物,得到一个空挡,也立即拔剑拉弓,对准了一只兔子。

  这时北齐一名女子却冲了过来,挡住了她的视线,让另一名北齐女子射中了那只兔子!

  北齐那边的看台又响起欢呼。

  “卑鄙的蛮子!”周亦芷气的抬起脚,狠狠的踹了下北齐女子的马屁股,惊的那匹马疯狂乱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