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网山下,茂密的田野之间,一片乌黑,却有大片淅淅索索的声音传来。

  一只半夜起来觅食的猫头鹰因为累了,暂时停歇在一株杨树梢头。

  忽然听见下方有声响,它低下高傲的头颅,往下方的田野一看:

  无数秘密的麻麻的黑影在田野间行进,若非一只只的体型太过巨大,它都要以为那些都是它最喜欢的晚餐——田鼠。

  可是很快,它就发现那些密密麻麻的都是可怕的人类,吓得它立马展翅高飞,并在夜空中留下一道尖锐的嚎叫。

  田野中,正在行军的人也听见它的声音。头领抬头看了一眼,然后一招手,身后的人便全部有序的停下动作。

  “将军,怎么了?”

  “原地驻扎。”

  “可是斥候不是回报,铁网山已经乱了么,我们要是去迟了,太上皇会不会有危险?”

  “太上皇的命令是见到信号现身,你可看见信号了?”

  “没有。”

  “那就听命行事!”

  “是……”

  ……

  铁网山上,贾宝玉带着军队游走在边防线上,尽量避免碰到别的军队。

  现在局势复杂,稍不注意就要动手。

  他这一千多号人(原本两千,被混乱冲散了许多)可不能不明不白的折了。

  可惜,事与愿违……

  “谁……?”

  “你们是什么人??”

  两边同时响起的声音,令贾宝玉知道,或许是遇到“同行”了。

  鉴于自己现在的“名声”,贾宝玉决定冒用一个名字:“我乃神武将军府冯紫英,前面是哪路人马?”

  他的话音刚落,对面就响起一个粗犷的声音:“哈哈,原来是冯贤侄,是我啊……”

  贾宝玉一听声音就认出来是哪个货,顿时放下戒备,缓步走上前去。

  “冯贤侄啊,你知不知道今晚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啊,老夫到现在还是……”

  谢鲸一边朝着“冯紫英”走过去,一边大声抱怨,忽然他一愣,张大眼睛,借着林中微弱的月光仔细瞅了瞅:“怎么是你小子?”

  “见过谢世叔。”

  贾宝玉笑着施了一礼。

  谢鲸发了一会呆,随即就高兴道:“你小子也是被那些谣言吓得跑路的吧?”

  他记得,论“扶齐王,诛昏君”,贾宝玉的名号还是排在他前面的……

  贾宝玉没答话,反而问道:“谢世叔这是准备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外头这么乱,跑到这里来躲一躲,等天亮了再出去瞅瞅。”

  贾宝玉莞尔,随即道:“世叔之前说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小侄恰好知道一点……”

  “那还不快和我说说……”

  谢鲸十分急切。

  他在外围领兵驻守呢,忽然就有人要造反,而他还是其中的一个,吓得他立马就带着亲信跑路了……

  贾宝玉把他从韦笑笑那里,以及自己判断出得一些局势,给谢鲸简单说了一遍。

  “你是说,今晚这些事,都是陛下策划的?他要逼宫?”

  “正是。”

  “我滴个乖乖,难怪动静这么大,这下可怎么是好。”

  贾宝玉不在意的他的絮叨,反而问道:“不知世叔现在手下有多少人?”

  谢鲸立马戒备道:“你小子有多少?”

  “一千五百多吧。”

  “两千!!”

  谢鲸眼睛也不眨一下的回道。

  贾宝玉一愣,“真的?”

  谢鲸立马改口:“一千!”

  贾宝玉保证,要是谢鲸没有这么斩钉截铁,他说不定就信了。

  “好吧,只有五百。”

  面对贾宝玉怀疑的目光,谢鲸最后选择实话实说。

  贾宝玉无语道:“您老好歹也是京营右节度,跑路就带五百个兵?”

  “那个,人少动静小……”

  其实,他当时匆忙之下就能弄走这么点人,再不走,他就要被包饺子了。

  贾宝玉想了下,问:“世叔难道当真打算在林子里躲一晚上,日后清算起来,世叔怕是讨不得好。”

  “那也比出去当反贼,被抄家灭族强吧?”

  “谁说出去就是当反贼,说不定,能赚得泼天的富贵呢?”

  老实说,他看中了谢鲸手下这五百人。

  关键时候,五百人,并不算少,或许就能起重要作用。

  “你想做什么?要不,我们去抄了陛下行辕吧。”

  贾宝玉愕然。

  ……

  行宫之内,冯祥进来回禀:“回老皇爷,外面又聚集了大批叛军,数量加起来怕是不下四万了,数量太多,殿前司恐怕是顶不住了……”

  “四万?手段倒是有长进。”

  此行出来,所有营加起来一共才动用六万军队,景泰帝居然就能笼络了四万人来攻他……

  要知道,哪怕就是京师附近的军队,明面上的高级将领依旧是他提拔的占大多数。

  由此可见,景泰帝下的功夫不会少。

  “该出现的人物都出现了吧?”

  “是,赵全、吴天佑、南安王、钱守正,这些人基本都出现了。”

  “既然如此,那就发信号吧。”

  “是……”

  ……

  “嗤儿~~~~!!”

  两道划破天际的烟火,伴随着刺耳般嘹亮的声音,在天空炸响,引得无数人抬头观望。

  遇刺同时,铁网山南北两面的黑夜中,无数黑影应声而起,以飞快的速度,冲破那本来就已经形同虚设的防线……

  “什么声音?”

  行辕之内,诸多“谋士”们听见声音,立马惊问出声。

  “烟火,是两道烟火,从行宫内发出来的!”太监跑进来禀告。

  景泰帝面色难看。

  火药在这个时代,被运用的很少,特别是在战场上。

  因为太祖就曾经说过:“在战场上玩弄火药,如食鸡肋尔。”

  所以,火药的主要作用,还就是用来作烟花赏玩的。

  但是这个时候太上皇不可能放烟花玩吧?唯一的可能,就是传递信号?

  传递什么信号,给谁传?

  一股阴霾笼罩上景泰帝的心头。

  果然,没过太久,就有斥候来报:“山脚下出现数量不明、来历不明的军队……”

  军队……怎么会有军队……

  京中的军队就那么几支,他能有不知道的?

  要是这点防备都做不好,他还逼什么宫?

  可见,若真有大批军队,那一定不是京城的!

  不是京城的,就只能是边军。

  可是,边军怎么会出现在铁网山?

  难道说,他的父皇在还没有到铁网山之前,就已经知道他的心思了?

  怀疑,和直接调动军队,是不一样的概念!

  他相信,仅仅只是怀疑,他父皇不可能调边军入京……

  景泰帝能想到的,在场也有人能想到。

  霎时间,许多人面如死灰。

  再多的计谋,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没用的。

  太上皇一人,可调动大玄百万军,比火力,他们不可能有一点胜算!

  “不,我们还有机会!”

  忽然一人站起来,低声道:“行宫之内现在的防御力量预估不足三千,而我们仍旧有数万人马。

  陛下不防立马抽调一部分人下山阻敌,剩下的人全力进攻,只要能够在边军上山之前抓住太上皇,一切就还有挽回的机会!”

  “对对对,梅大人说的对!”

  其实不用他提醒,景泰帝已经打定主意这么做了。

  他并没有迟疑,立马抽调一万多人,分数批下山阻敌,其他人,全部令发起最猛烈的进攻,不再顾忌王宫大臣们的死活……

  只要抓住他的父皇,一切,就还能谈。

  他只是想要拿回属于皇帝的权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