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长海委托陆沉帮忙送一封信,代价则是护送少年南月回到自己的族中。

  既然陆沉答应过,那么自然便会做到。

  苏茜的细长柳眉皱了起来,将那封信拿在手中,打量一番,随后颇有些有趣的说道:“寻妖司....司长海说这是一封情书?”

  陆沉点头。

  苏茜笑而不语。

  陆沉问道:“怎么?”

  “没想到剑阁陆沉也有这么好骗的时候。”

  苏茜不知为何有些开心,说道:“虽然不知道你们的关系,但很明显你被耍了,这封信显然不是他所说的那样。”

  陆沉眉毛微挑,仿佛听到了某个家伙在远处大笑的嗓音,沉默了会,说道:“你还没看。”

  “因为不用看。”

  苏茜将信封放入怀中,似闲聊道:“司长海是一个很有魅力和想法的男子,他看似玩世不恭,但是心中对大唐却有着无与伦比的归属感和荣誉感,绝对不会对儿女私情如此上心。”

  “并且以前见过几面,皆是萍水相逢,何谈情愫一说?”

  “至于这封信里面的内容虽然我没看见,但是应该能猜到是什么,他还真是一个任劳任怨的家伙。”

  陆沉静静的听着,没有去询问信上的内容是什么,因为那是无所谓的事情。

  片刻后,他就感觉到一个平静而有力量的目光一直注视着他。

  陆沉有些不解。

  苏茜望着陆沉的眼睛,认真道:“我刚才说了很多话。”

  陆沉点了点头,心想是挺多的,问道:“所以?”

  苏茜微笑道:“所以这并不是一封情书。“

  陆沉不知道这封信是不是情书,又有什么意义。

  若是元三剑和小球儿在这里也会一脸迷茫。

  但要是司长海,肯定会挤眉弄眼的望着陆沉。

  只可惜,他们并不在这里。

  所以陆沉哦了一声,便没有说些什么。

  下一刻,火红色的火烧云散开,出现了一道光门。

  “走了。”

  陆沉说完,两人朝着半空飞去,紧接着身后重伤的数人也随之飞了过去。

  .......

  .......

  消失了数月的苏茜一行人终于回到了镇魔城。

  几名瑶池弟子和两名武夫被接到密室疗伤,而苏茜则是去了星云阁。

  星云阁是镇魔城内类似情报机关的一个组织,由书院之人负责,董跃海就是其中一位。

  想必是梦奇的情报极为重要,对日后神魔台的那场两组年轻一辈巅峰比武有不小的帮助。

  陆沉则是沿途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对于城外那座战场,已经没有半点兴趣,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不会再踏足其中。

  刚刚来到屋子,除了元三剑和小球儿外,就在大堂发现了一个颇为意外的身影。

  面色比在剑阁时候成熟了不少,双眼有神,更显坚毅,身后背负一柄赤红长剑,格外引人注目。

  北阁,韩少宾。

  原本是一个性子颇为傲气的少年,不过自从经过年少时的某次挫败,再加上在剑阁以及外出游历许多年,心性深处的沉稳性子逐渐就显露了出来。

  “陆沉师兄!”

  韩少宾面露欣喜神色,弯腰握手行礼。

  自从上次剑阁一别,转眼便已经是数年。

  曾经的某些言语和敌意,都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而烟消云散。

  更何况曾经陆沉在东阁时,还传授给了他一剑龙蛇的副本,这份感激之情他一直都在记在心中。

  他乡遇熟人,陆沉也难得有些笑意,问道:“怎么到这里来了?”

  韩少宾诚实道:“本来在东圣洲凡间游历,结果听见了蛮荒的神魔台之战,想必陆沉师兄应该也会来,就想来看看热闹。”

  小球儿端了两杯热茶过来。

  元三剑则是贼溜溜的盯着韩少宾身后那把赤红长剑,眼神中满是稀罕和羡慕,自顾自的嘀咕道:“他娘咧,一看就是神剑,也不知道我啥时候能弄上一把。”

  韩少宾听见这话,转过头笑着道:“剑阁有座剑冢山,以你的资质去拿一把比我这把要更好的剑,没啥大问题。”

  元三剑顿时神采奕奕。

  陆沉突然又打量了韩少宾一眼,颇有些惊讶,问道:“路上有奇遇?”

  韩少宾的资质中等,在其余地方算得上极好的苗子,但在剑阁中并不算顶尖,然而观他气息已经离无距都只有一线之隔,这种进度显然是有着什么机缘。

  韩少宾咧开嘴挠了挠头,道:“东圣洲南端的不死林,本来遇见了一场死战,结果临死之际却偶然得到一名老前辈的指点和灌顶,侥幸破境,不过我事先答应那位老前辈不可透露行踪,所以不能详说。”

  陆沉拍了拍他的肩膀,温和说道:“挺好,这些日子你就在这里住着。”

  韩少宾点了点头,看着陆沉离开的背影,心中却颇有些疑惑,只觉得如今陆沉师兄的性子有些古怪,行事举止间有些温润如玉的感觉,哪像当年在剑阁,无论说话打架都是那么的霸道以及.....嚣张,简直就是不服就干,给人一种锐利无双的感觉。

  小球儿看到了他脸上的疑惑,小声解释说道:“陆师叔应该是觉得人多了热闹,所以才有些高兴。”

  韩少宾听见这话,脸色则更加古怪了。

  接下来的几日,又有一个没有想到的熟人来到了宅子大门外。

  长衫负剑,面貌英俊,双眉微微挑起,带着无法掩饰的淡淡傲意。

  西阁,李亦寒。

  也是当初陆沉同样赠予剑谱的另一人。

  数年过去,李亦寒整个人彻底气质大开,如一柄出鞘的利刃,锋芒逼人。

  他望着门前的一个小姑娘,认真问道:“剑阁陆沉在哪里?”

  小球儿眨了眨眼睛,轻声道:“就在里面。”

  李亦寒点了点头,朝着里面走去,眼神中随之出现了一丝无法掩饰的战意。

  说起当年,在那场极为寻常的两峰比武间,陆沉曾经用过板砖给当实骄傲无比的他上了人生中印象最深刻的一课。

  再紧接着,无论他在入剑阁前天赋多么的引人注目,修行又有多么的迅速,却始终都只是当作陆沉的背景板用以比较,并且亲眼见证了他在剑阁的种种壮举。

  而在这数年的时光之中,陆沉赠予剑谱,紧接着离开剑阁,在大陆上陆陆续续闯出了极大的名声。

  或许就在不知不觉间,他就已经将陆沉当成了自己修行路上要追赶的目标,以这个目标当成自己的动力。

  而今日,他已经无距,那么自然要亲自问剑堂堂正正,浩浩荡荡的比上一场!

  怀着这样的心思,他来到院中,大喊道:“陆师兄!....”

  话音未落,他的眼前有一道璀璨无双的凌厉剑光出现。

  韩少宾在战场中央,手中古剑赤练刚刚触碰剑气,整个人就凌空倒飞出去,砸在远处的院墙上,古剑赤练瞬间暗淡无光

  陆沉收剑,看见来人,问道:“什么?”

  李亦寒抿起嘴,沉默很久,最后认真道:“好久不见。”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