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又喝醉了,估计又会头疼……”

  许诺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

  他记得自己此前是一个人大晚上的坐在天桥底下喝酒来着。

  想不到自己喝醉之后,还能一个人跑回家躺到床上。

  至于整个过程,现在已经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还好不是喝醉了躺在天桥底下过夜……咦,头不疼……不知道几点了,得赶紧上班去……”

  许诺连忙起身,准备下床。

  但他这一坐起身,向前一挪动,就发现自己竟然一下子就来到了床的边沿,两条腿搭在床边,晃荡着,上身更是猛地前倾,险些从床上掉落。

  这床竟然比他平时睡的变窄了许多,也变高了许多。

  整个床都被他带的咯吱咯吱地响,似乎整个要向前倒去。

  许诺吓了一跳,下意识地伸手抓住了床沿边上的两道低矮的铁栏杆。

  还好他反应迅速,而且这床质量不错,重量足够,重心稳定,边沿上突然挂了他这么大个人,吱扭扭摇晃一阵之后,还是很快稳定了下来。

  他这才发现,自己此前竟然躺在一张高低床的上层,而他忙乱之际险些从床上直接摔了下去。

  若非刚才反应快,这一下高空掉落,以头抢地,后果不堪设想。

  许诺浑身冷汗,努力地平复了一下情绪,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

  地上白色瓷砖地板,室内淡黄色的柜子,蓝色的窗帘,都给他熟悉的感觉。

  床上黄蓝相间的花格子床单被套,上面还有着伟人亲笔题词的“京城大学”几个字,即便印在被套、床单上,依然如此大气磅礴、与众不同……

  这一切,是如此的熟悉。

  这是大学时代住过的那间崭新的学生宿舍。

  没错,还是那所大学,还是那间宿舍。

  自己真的是回到了大学时光。

  连忙拿起自己床头的小灵通一看,发现时间是2001年9月17日。

  这正是大二第一学期开学不久的时候……

  “这是……回到了大学时代啊……穿越?重生?我前一天晚上一个人在天桥下喝酒,把自己给喝死了?”

  带着懵逼和许多疑问,许诺狠狠在大腿上把自己掐了一把。

  嘶……

  好疼……

  这不是梦。

  呆了很久,许诺注视着对床的下铺,目光闪动着。

  “潘安?”

  他陷入了如潮的记忆中。

  前世,他算是学霸,从农村的小县城考入了这所大唐帝国首屈一指的名校,在这里度过了四年的时光。

  不过在毕业之后,一直混得不太如意,直到几年后才找到了自己的方向,在天京市开设课外辅导学校,并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就从同行的激烈拼杀中脱颖而出,并将成功带它赴海外上市,可以说那时候他真的走到了人生的巅峰。

  但这人生的巅峰,对他来说,却是真正噩梦的开始。

  而这噩梦,就是同宿舍的舍友这个名为潘安的家伙一手造成的。

  在他事业即将到达顶点的时候,也就是在他的公司上市改制之前,潘安找到了他,打算加盟,一起做大做强。

  当时他考虑到,虽然对方和自己在大学的时候,就不太合得来,但作为一个性格豪爽的男人,男人之间的恩怨,还不是一顿酒就解决的?更何况是本该亲如兄弟的舍友。

  而且潘安做的虽然不是自己相同的行业,但实力、能力也确实比自己差不了多少,于是许诺没有考虑多久,便豪爽地答应了下来,利用创始人的权力和影响力,将对方吸收到了公司董事会,此后公司上市的时候,大家还一起远赴海外敲钟。

  但这个家伙真的是表面三刀的人,很快就用见不得光的手段,串通了投资人和其他高层,对许诺进行了排挤、陷害,将许诺踢了出来。

  许诺的最终结局,不止净身出户,甚至还被他们恶意构陷,以贪污的名义,让他凭空背负了数千万的债务,甚至为此险些入狱。

  被自己认为的兄弟陷害,数年的心血成空,而且还背负了巨额债务和污名,这个打击不可谓不大。

  但对他来说,打击还不止于此。

  不久之后,他的双亲因为担忧他的状况,染上了恶疾,双双离世。

  此后的几年,他和一些支持自己的朋友多方奔走,想要讨回一个公道,还是没能实现。

  他此后尝试过多个行业,也有过东山再起的机会,但因为对方的搅局,最终还是黄了。

  至此,许诺的人生彻底陷入灰暗,浑浑噩噩地过了几年。

  这几年他又错过了许多。

  那几年,最大的机会,莫过于灵气复苏,然而这种机缘,也几乎与他无关。

  本来以为一辈子就这样了,好在创办了芝麻开门的大马宗师,在晋升大宗师之后,同情他的遭遇,爱惜他的才华,邀请他加入了自己创办的一家子公司。

  他也没有辜负大马宗师的重托,将这个公司打理的非常不错。

  他也算是几经挫折,重生走上了人生巅峰。

  而且因为大马宗师的影响力,以前针对他的那些人,也收敛了许多。

  但对亲人的愧疚一直啃噬着他的内心。

  他工作时疯狂,敢打敢拼,简直不把自己当人看待,但闲暇时老是喜欢一个人在天京城的天桥下,喝着闷酒,喝的是劣质的酒。

  至于自己的身后事,则毫无考虑。

  就这样,他将自己作死了,然后重生了……

  回首往事,不知何时,许诺已经泪流满面。

  不久之后,许诺擦了把眼泪。

  心中暗自发誓,此生不再哭泣。

  他开始考虑自己目前的处境,并开始为以后做打算。

  至于怎么收拾自己这个舍友……

  现在的形势,对许诺是极端有利的。

  现在他在暗,对方在明,他有心,对方无心,真是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无论如何,这种人必须付出代价。

  不管前世是不是今生,无论他的行为是出于什么目的。

  怎么让他付出代价,他没想好,也不想花太多时间在这上面。

  既然重生,自己和对方就绝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人。

  而他要做的,就是尽快获得绝对的实力,确保随时都能将对方甚至他身后的势力随手碾碎,而自己不伤分毫。

  而且还不会被人认为自己没有度量,针对同学舍友。

  想到这里,许诺暂时将这些事抛开。

  九月中旬虽然已经是初秋,但对于天京城来说,却还是桑拿天施虐的时候。

  许诺虽然睡觉的时候只穿着大裤衩,哪怕此刻只是清晨,也是热的浑身冒汗,身上黏腻腻的非常不舒服。

  他就打算先去宿舍旁边的洗手间去洗一下。

  下了床,找到了自己的鞋子,打算穿起来的时候,发现脚竟然大了一号。

  身高也是。

  似乎整个人都增大了一圈。

  鞋子根本穿不进去,好在他此前正好买过一套毕竟宽松的运动衣和运动鞋,此前穿起来松松垮垮的,现在却是正好,穿在身上不但大小合适,而且还有种修身的感觉。

  这衣服虽然不算什么名牌,但很衬他的气质。

  摸了摸自己脸上拉渣的胡子,许诺拿出自己的剃须刀,一边刮着,一边走向宿舍旁边的公用洗手间。

  由于这时正是上课时间,楼道里空空荡荡,洗手间静悄悄地。

  许诺走过去的时候,洗手间的镜子里,出现了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面容。

  许诺一时间愣住了。

  ps:新书已过内签,求投资!求收藏,求推荐票,求书单推荐!老书PC端被屏蔽,多个章节也被屏蔽,没法再写下去了,在此说声抱歉,希望书友老爷们能支持我的新书,拜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