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诺听完笑道:“先说偷鸡摸狗的事,他偷的好像都是他们自己家的东西吧,别人的他可从来都不动的。至于说话不利索的,我已经给他治好了,我的觉得他挺可靠的,至于算账什么的,做慢点也没事的……”

  许天明和杨明花面面相觑,欲言又止,还是默认了许诺的提议。

  申自强还真是从来没有动过别人家的东西。至于动自己家里的,也和他们家穷,他老娘又管得太严太死有关系。

  至于申自强的人品,许诺有着前世的记忆,完全是十拿九稳的。

  申自强这个许诺的小玩伴,小跟班,对许诺真是仁至义尽,尤其是许诺被人陷害,到了人生低谷的时候,他父母身体也不好,行动不便,那时候家里的、地里的活儿,几乎全部申自强他承包了。

  父母生病的时候,也是他先发现,然后送到医院。

  算是替许诺尽了没有尽到的孝了。

  有几次,因为许诺原先的跪舔的亲友们见他家道中落,找他们麻烦的时候,正好许诺不在家,都是这申自强一力回护。

  甚至因此被人打得头破血流,都毫无怨言。

  当然许诺对他也算是地道,东山再起后,父母不在了,但给申自强在城里都买了多套房产,又帮他在城里做起了生意。

  有许诺的指点和刻意帮助,申自强生意极为火爆,日子过得红火,也还娶到了心仪的女孩,一家人也过得不错。

  反而自己的父母自始至终没有跟着自己过上好日子。

  过了一阵,申自强带着自己的老妈也过来了。

  对于申自强能跟着许诺干,她是极为开心的。

  这个身体胖大无比的农村女人,在激动之下,甚至说工资都不用开了……

  “就让他给你们家做长工吧……”

  她眯着小眼睛,激动地道。

  许诺哈哈大笑:“我们不是地主,是贫下中农,哪有什么长工的说法?再说咱们这里早就解放了……这是新社会,你可别让我们犯错……”

  许诺当然不会同意。

  随后这个胖乎乎的老女人朝着许诺凑了过来。

  “许诺啊,你能治好自强的结巴,真是神了,你能不能替我治治我的妇科病啊?”

  看着眼前胖乎乎的脸,眯成一条缝的小眼睛,和超级大馒头一般的大肚子,许诺不禁脸皮狂跳。

  他倒是不觉得这个女人在勾引自己,而是真的想让自己治病来着。

  这个就真的尴尬了。

  我特么真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神医啊……

  许诺就信口胡诌道:“可以是可以,不过你得先把每顿饭的饭量减掉两碗……”

  这话是针对她“贪吃”的弱点而发,威力嘛……

  女人一听,就吓了一跳,立马败退,连忙摆着胖乎乎的手道:“哦,不用了,我是和你开玩笑的……哈哈……那个杨大姐,我来帮你扛这一袋野菜吧……”

  说着找了个借口,赶紧溜了。

  简直开玩笑,自己一顿只吃三碗饭,许诺这家伙却要自己减掉两碗,那还不如直接要了自己的命算了……

  女人身材高大,干活实力强大,一大袋接近百斤的野菜,她一只胳膊就能夹起来,比一般身材瘦小的男人还要强悍。

  在许诺手把手地教了一阵申自强分拣、装袋、记账、点钱等一系列业务之后,使唤他去邮局找人,给自己学校托运了几大袋野菜。

  这时候快递行业也没怎么兴起,邮寄东西只能去邮局,速度比较慢,从老家运往京城至少需要一周时间,所以许诺要提前准备。

  至于这东西并不是拿去卖的,而是拿去送人的。

  随后又让申自强买了一只老鸭,又让他杀了之后拔毛,开膛,清洗干净之后熬了起来。

  许天明和杨明花见许诺直接抓了一大把虫草,扔进鸭汤里,不禁眼皮狂跳。

  这一顿得吃点多少钱啊……

  按照后世的价格来说,最起码得个好几千吧。

  换了他们,打死都不愿意吃一只啊。

  许诺无所谓。

  虫草虽然贵重,但身体更重要,这东西传说中营养极佳,但消化吸收可不容易,也就熬汤和泡酒相对好一些,为了效果好一点,只能多放点了。

  许诺又买了几斤高度酒,打开之后,每瓶酒放了几只虫草,泡了起来,之后拧紧,放在了柜子里,嘱咐自己走后父母有空可以少量饮点酒。

  许天明酒量不行,从来饮酒都极为克制,许诺倒是不担心自己的父亲酗酒,只担心他们因为节俭又舍不得喝了。

  留了申自强吃了晚饭,许诺和父母三人就出发了。

  在家里的一摊暂时有了申自强看管之后,许诺就提前用家里的座机,给赵文豪打了个电话,让后者在省人民医院附近的普通宾馆订了两套房。

  赵文豪自然毫无犹豫地答应了下来,很快就替他办好了。

  之前在许诺的推动下,他几乎把全部身家都压在了野菜上,说实在的,刚开始的时候,心里也是忐忑的。

  那些二道贩子返回之后,本来想要从他那里拿些野菜分销的,但听到他们将价格抬到了接近二十,都吓了一跳,忙不迭地离开,再也不敢接手。

  赵文豪虽然对他们鄙视,但心里更加打鼓了,他只能以自己的渠道去销售。

  令他惊喜的是,那些东西的销售之快,大大超出他的意料,近万斤的东西很快被抢购一空,许多闻讯而来的客户都没有拿到货。

  就像不少人专门等着这种东西似的。

  “以前也偶尔卖过,没发现它那么受欢迎啊……该不会是这家伙找的托儿,引我入坑的吧……”

  随后赵文豪把这种念头抛在一边。

  毕竟今天收的钱太多,验钞机都烧坏了,哪有心思再顾得上这些。

  看样子,这些货物再多几倍都都能吃掉。

  如果说此前许诺在吹牛的话,那么他吹的牛已经有部分实现了。

  至此,赵文豪对许诺真的是彻底服气了,对于许诺交代的事情,自然是尽心尽力。

  晚上八点多的时候,许诺一家三口来到了菜市场。

  货物卸下之后,赵文豪直接将一张卡给了许诺,里面就是这次的二十多万。

  一天四十多万到手,许诺心中也算更有底气了。

  而能用自己赚的钱来为父母检查身体,又一步步地改善他们的生活,也是相当欣慰。

  赵文豪开着豪车接送他们,又豪气地请他们吃饭。

  一顿饭下来花了近万块钱,令得许诺父母暗暗咋舌,甚至还有些不安。

  之后赵文豪又把他们送到了宾馆。

  一晚几十块钱的普通宾馆,条件也就凑合,位置虽然偏僻,但卫生还行,好在离得省人民医院挺近,步行也就十几分钟。

  许诺此前就给他解释过,父母节俭,住不惯什么五星级宾馆,后者对于他们住这种条件不算好的也是相当理解,同时他对许诺的孝心和细心也颇有好感。

  吃完饭后,许诺婉拒了赵文豪夜晚精彩节目的邀请,陪着父母在宾馆里聊了一阵。

  许天明和杨明花说出了自己担心的事。

  那就是,不管他们再怎么低调,卖野菜赚钱这事肯定是瞒不住的,到时候别人要是知道了的话,肯定不会再送到他们这里,而是也拉到省城来卖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