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山回家的路上,许诺忽然收到了一种隐晦的提示:

  “来自刘欣悦的负面情绪 233…… 333…… 555……”

  许诺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美女师姐又想我了?”

  其实几天前,他就收到过一次隐晦的提示,今天已经第二次了。

  不过相比这次,上次就比较弱了。

  许诺不由得失笑了:“又来了这么多负面情绪,这得有多大的仇多大的怨啊。难道是潘安拆穿了我说的话?可是我什么都没说啊,只是说包包是国内代工的……呵……”

  虽说他当时并没有明确对柳欣悦说啥,但此刻忽然觉得,不管他和潘安之间有多大的仇怨,都不该把柳欣悦牵扯进来。

  当时刚刚重生过来,业务还不熟,所以当时有些想法有点荒唐。

  既然这样,那以后就别联系了。

  现在他已经知道,要吸收负面情绪,就要先和对方建立某种联系,如果没有联系,不管对方的情绪爆发多么厉害,都和他没啥关系。

  而建立了联系之后,似乎无论离得多远,都能吸收对方的情绪值。

  ………………………………

  而此刻,京大校园公主楼内。

  柳欣悦在再一次拨通许诺的小灵通之后,又传来一段提示音:

  “您所拨打的号码暂时无法接通……”

  这已经是她这几天第二次拨打许诺的小灵通了。

  这小灵通提示音有点魔性。

  记得上次是“您所拨打的手机已关机……”

  这次就成了这个。

  “难道他告诉我的号码是错的?故意的?哼……想不到又遇到了一个骗子……”

  “上次就该当着他的面拨过去,然后当面拆穿他,让他也出一次丑!”

  柳欣悦气哼哼地想着。

  想起上次自己拿了个假包包被许诺当面拆穿的事,她的俏脸就发烫,内心羞愧难当,总是想着要想办法在他面前挽回一下自己的形象……

  再不行就让许诺也出个丑,这样才算扯平。

  她也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有点孩子气,但就是忍不住会这么想。

  但打了两次电话都打不通,她确实有点生气了,然后就拿起手机,直接把许诺的号码给删了……

  不过她记性太好了,虽然手机里保存的号码删了,但记忆里的号码可不是那么容易删掉的……

  ………………………………………………………………………………

  许诺返回家中的时候,差不多到了吃饭的时间,许天明也下班到了家中。

  吃饭完,许诺利用的休息的时间,对许天明和杨明花说了说他在野外发现的情况。

  许天明和杨明花听到因为他们收购野菜,导致外面被挖成那个样子,不禁有些担心。

  许诺道:“咱们这个事情呢,本身是个很好的事情,咱们就是变废为宝,不仅仅是自己赚钱,同时也是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这就是一个支持和服务三农的举措。不过嘛,还是得注意保护生态,不能竭泽而渔啊。这样才能可持续发展……”

  杨明花听了有些迷糊,不知道许诺怎么像念经一般,说了这么多不相干的话。

  而许天明则陷入了沉思,随后他恍然而笑:“许诺你说的非常对,非常好啊!凡事都要有个说法,带个帽子,这样才能做长、做大。你说的保护生态、可持续发展、服务三农、共同致富这些都是非常好的理念,我和你妈会好好领会的。”

  接着许天明皱眉道:“现在把附近挖成这样了,确实是个问题,说不定被人关注了之后,就会有人找上门来,到时候这事,恐怕都不一定能做得下去了……”

  杨明花一筹莫展道:“那怎么办呢?难道雇人漫山遍野地看着去?不说去了别人会不会听劝说,那得雇多少人啊才够啊……就算挣再多钱,也经不起这么折腾啊……”

  难道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来钱快的门路,就这么放弃?

  他们不甘心啊。

  但不放弃,这么下去恐怕早晚要出事。

  如果因此牵连到许诺,影响了他的学业和前程的话,那就不好了。

  难道该见好就收?

  实在是不甘心啊。

  许诺见状,就道:“其实你们不用担心,我都想好了。以后咱们就多给他们灌输理念……”

  杨明花苦笑道:“你是不知道农村人的固执,灌输什么理念……”说着她摇了摇头。

  许诺笑道:“我还没说完呢。当然还有办法的。咱们就给他们说清楚了,带根的野菜不收,太小的不收,或者把价格压到很低,让他们觉得一点都无利可图、白忙活……本来带根的野菜或者太小的话,菜品质量就不行,是会影响咱们的生意的。”

  “现在外面乱挖的情况还不太严重,面积也不大,看起来也不显眼,用不了多少天,大概就能恢复的差不多了……”

  杨明花拍手喜道:“这个办法绝对中用!简单、直接、好操作、没有什么成本……许诺就是脑子灵活。”

  随后她又笑骂:“臭小子早就有了主意,却卖起关子,害的我们白担心了一阵……”

  许天明也竖起大拇指赞道:“这确实是大才!又有理念,又有解决问题的切实可行的办法!”

  他们一听,就觉得这个办法绝对简单有效,根本不用试。

  因为这利用的是挖菜人的图利心思。

  如果那些人挖的野菜太小、或者连根都挖出来之后他们不收,或者价格压得极低导致完全无利可图的话,根本就是白忙活,这样他们自然就会走到远一些的地方,去挖大的、品质好的东西了。

  这比苦口婆心地劝说,或者雇人盯着有效的多了。

  而且这个办法根本就不会带来多少新的负担,只要杨明花这边把好关就行了。

  许天明沉思道:“许诺说的那些理念,也顺道给他们灌输灌输……”

  杨明花点点头。

  虽然她不太懂,不过许诺和许天明都这么说,她肯定会认真记下来,并不折不扣地去做。

  尤其这事是关系到他们和许诺的前途、利益,她肯定是绝对不会有丝毫松懈的。

  许诺见状也是暗自点头。

  这个理念的东西,他重点就是和老爸讲的,老妈在老爸的推动和提点下,才能理解透彻。

  不得不说,作为一名老牌的中师学生,一个小学语文老师,许天明在这方面的理解力和敏感度都要比杨明花强一些。

  他不但能理解,而且自己还会讲。

  哪怕对着镜头,他都丝毫不怯场。

  当年许诺考入京大的那年,县里的电视台采访许诺一家人,许天明对着镜头侃侃而谈的模样,许诺此刻想来,都觉得惊异。

  老爹老娘也需要放在合适的位置上,让他们不断地发挥余热……

  这也算是许诺自己知人善任吧。

  这样一来,这门生意总体上变得无懈可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