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问天见到这么多野菜,而且卖相非常好,不禁吃了一惊。

  一个国家一旦地域广袤,各地的野菜有些都不太一样。

  像GS省某些地方的山里产的五佐点、木楞头,老远就能闻到一股野香味,看着就知道很好吃,显然比普通野菜高了一个档次。

  但秦问天并不认识。

  普通的野菜他倒是认得出来。

  许诺就给他介绍了一下几味特别的,包括吃法和需要注意的事项。

  再看到那小袋子里的冬虫夏草,秦问天就更吃惊了:“这个是虫草吧,这么大个,品质这么好的,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太多了,太贵了……我应该把钱给你……你说个价吧……”

  说完,他有些窘迫。

  像普通野菜每斤也要好几十,五佐点、木楞头怕是过百,至于这虫草,怕是有个接近二两,按照这个品质和卖相,说不定要过万了……

  他知道这些东西对他身体很有好处,所以很想拿到,但实在觉得太贵重了点,不好意思白拿。

  他为官清廉,部队里当军官的时候,都从来没有收受过任何人的礼物。

  要知道那时候给他送礼的那些人不是当官的就是大老板,毕竟来钱容易些,至于要让他收受一个在校生这么贵重的东西,他就更难过得去心里这一关了。

  哪怕现在并没有明确的规定说不能收学生的礼物,他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但他又实在是很想要。

  所以很纠结。

  然而……

  要让他拿出一万块钱,别说暂时拿不出手,哪怕让他回去准备一段时间,他也没法跟家里人说买野菜、虫草需要拿出一万多啊。

  感觉有点夸张了。

  他们家虽然几个人都在工作,收入也不低,但在京城这种地方,肯定日子是紧巴巴的。

  “如果实在太贵,那虫草就算了……其他的问题不大,估计也就几百块钱吧,可以把钱马上给他……”

  最后秦问天虽然做出了这个决定,但他心里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孩子把东西都拿过来了,我却没钱全部收下来……哎……”

  许诺一听,拿了塑料袋转身就要走。

  “我是送你的,不是卖给你的,你要买的话,我还不卖呢……”他就装作生气的样子,瓮声瓮气地道。

  “哈哈……”

  他这个看起来有点孩子气的举动把秦问天逗乐了,就连忙接过塑料袋,道声:

  “那我就不客气了!哎,我是觉得这个虫草太贵重了点。说实话,自己掏钱买都买不起……你真没必要送这些东西,你要是从那买的,就退回去,若是退不掉,我帮你一起去……你放心,如论如何,都能帮你把钱拿回来……”

  秦问天叹了几句,又认真叮嘱许诺道,甚至还打起了包票,那架势,就是动用自己的一些关系和能量,也在所不惜。

  他是怀疑许诺涉世不深,有可能被卖虫草的人给骗了,或者被人设了局,不得不拿出这么多钱买下来,否则的话,怎么会给自己送这么贵重的东西。

  如果是真的,怕是要损失不少钱。

  他是肯定有办法和实力轻松收拾这些小毛贼的。

  许诺笑道:“楼长你就别担心了,实话实说,我这次回去,就是做这个生意去了,这东西我这边多的是,嗯,我说的是虫草当然就少了,给家里留了些就给你拿了过来。但普通野菜,那要多少有多少,以后也可以时不时给楼长拿过来一些……”

  他这话当然是有着水分的。

  他手里的虫草可远不止这些,送给赵文豪和梅清雪的也比这多得多。

  东西都送出去了,自然要说些更好听的话,让对方更加在意自己的好了。

  秦问天见他这么说,心中确实非常感激。

  同时确定这不是许诺花钱卖的,这才松口气,就郑而重之地将野菜和虫草锁在柜子里,又招呼许诺坐下来聊聊。

  而他对许诺的好感度已经飙涨到了55。

  好感度50以上是朋友、亲人,秦问天这个数值,就说明他已经把许诺当做自己的子侄了。

  因为这些东西必然会对他的身体有好处,秦问天心情愉悦,正面情绪不断被释放出来。

  许诺也就不客气地坐在了房间里的高低床的下床上,和他聊了起来。

  “那是楼长过去清廉,所以现在日子就紧张,不过这种日子心里肯定是踏实的……”

  许诺拍了个马屁。

  秦问天呵呵一笑,深深看了他一眼,随意问道:“你现在做的挺大的啊,赚了不少钱吧……”

  许诺虽然说话夸张了点,但秦问天绝对是个老江湖,激动过后,马上心里门清,如果赚不了多少钱,许诺也不可能给一送就是超过一万块钱的东西。

  许诺笑道:“我做这个不在乎赚钱,也赚不了多少钱,嗯,最多也就是一点辛苦费……主要是为了给乡亲们增加点收入,也算是支援家乡建设,支持国家的三农政策……同时我做的时候,也是花了很大的力气,去保护环境,做到可持续发展……”

  秦问天听完愣了愣,眼皮跳了跳,心想:“说话这么夸张,又这么显得随意自然,这人要么天生就是做生意的料,要么就是适合做政客,如论如何都前程远大……”

  他心里吐槽,但却竖起大拇指,哈哈笑道:“厉害!”接着忽然又叹道:“你比你那个师兄厉害多了……”

  这次轮到许诺愣了:“什么师兄?”

  秦问天叹道:“就是那个卖猪狗的师兄啊。上次他做报告,校领导还叫我一起过去听来着。他说到自己这么多年来刺了体制内的工作卖猪肉,说是给学校抹了黑,丢了脸……

  当时,校领导听了集体震动,纷纷发言给他打气。

  我听了心里也难受。我难受的不是他的做法,不是他混的不好。而是他一个男人,哪怕是京大毕业的,为了养家糊口,哪怕去做苦力,也不丢人,也是值得敬重的。他卖猪肉比别人卖的好,比别人厚道,那就不是给学校丢人,那是给学校争光啊……”

  秦问天说着说着,就眼眶微微发红,眼中竟然还隐隐闪着泪光。

  看的出来,他是发自内心喜欢京大,喜欢这里的学生。

  有人出去混的好了,他会开心。

  有人混的不好,或者想法有了偏差,他会心里难受。

  许诺笑道:“楼长说的太对了!我那位师兄其实做的不错的,就是太实在、太厚道了点……他是不屑像我一般唱高调。当然,其实这就是我内心的想法,也不算唱高调……”

  秦问天点头:“你们都是学校的优秀人才!他后来出的书我都看过了,有生活、有文笔,写的真好……有机会你们合作一下啊,哪天有机会我介绍你们认识啊……”

  许诺答应下来,道:“嗯,卖野菜的卖猪肉的确实应该亲近亲近合作合作,何况是师兄弟……”

  秦问天指着他,有些无语,随后又哑然而笑。

  这家伙,什么叫卖菜的应该和卖猪肉的亲近亲近合作合奏啊……

  随后他忽然又坐立不安,唉声叹气:“收了你这么多东西,不帮你做点事情,总觉得心里难安啊……”

  许诺觉得秦问天这一面也是挺可爱的,按说一个曾经身居高位的人,应该也是老油子了,但看他那种窘迫不安,确实是此刻可能触碰到了内心柔软的地方。

  他可能确实没有收过别人送的东西。

  他忽地想起一事,就问:“还真有事想让楼长帮忙……”

  秦问天连忙问:“什么事,你说,我一定会尽力的!”

  许诺道:“我想招几个保镖,听说楼长是部队上下来的,有认识的退伍兵给介绍几个吧。”

  秦问天双眼一亮,道:“雇几个保镖?哎呀,看样子真的干大了,不错不错!嘿嘿,你还真是问对人了。如果真的有需要,退下来的大内保镖都能给你介绍,要多少有多少……”

  ps:求推荐票啊啊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