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诺忍着笑,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又见林青玄鼻涕眼泪的,又开始咳嗽了,道声:“你还是赶紧去换衣服吧,别特么重感冒住院了……”

  “神特么重感冒住院……”

  林青玄又是喷嚏,又是咳嗽,还眼皮狂跳,郁闷地看了许诺一眼,感觉许诺说的话还有可能成真,心想这就是乌鸦嘴吧。

  他就连忙沿着湖边的小路向着自己的宿舍跑了过去,半路上又回头大喊道:“许哥,回头一定好好谢谢你……”

  看得出来,他对许诺真的是感激无比。

  这是有好感度支撑的。

  55……

  “真该给这家伙拍张照片,或者录一段视频,或者给他开个直播分享一下……可惜现在的手机没有录视频的功能。”

  这个想法也就想想而已。

  “那个你真的认识他?”

  杨杰等林青玄跑的远了之后,这才疑惑地问许诺道。

  许诺摇头道:“刚刚认识的,以前不认识……”

  两位舍友:“……”

  这时候是半夜三点多,回到宿舍之后,三人很快就睡着了。

  感觉就像睡了个回笼觉,特别香甜。

  第二天一大早,许诺就起床,吃过早餐,又在无名湖边跑了五圈。

  五圈下来超过五公里,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个活动量不小了,有些平时不怎么运动的可能还达不到。

  但对许诺来说,也就刚刚活动开而已。

  不过这样的大清早运动,不但对身体有好处,心里也是充满着积极向上的喜悦。

  随后就直接上课去了。

  对于京大法学院来说,许多重要的课程,比如《法理学》、《刑法学》、《刑事诉讼法》、《宪法学》等都在大二这一学期。

  这些都是必修课,许诺还选了几门选修课,再加上英语,负担其实还是挺重的。

  不过许诺有着前世的记忆,学习起来并没有什么压力,而老师连着两小时满堂灌的授课方式,对他来说效率有点低,甚至更多的是体验、休闲。

  在感受了一整天之后,许诺决定以后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就不去上课了。

  关于大学逃课,在京大有句话流传甚广:

  选修课必逃,必修课有选择地逃……

  许诺结合自己的情况,再加上京大教授、助教们在形式方面抓的一直管的无比宽松,只是在论文、考试方面要求很严,平时也基本上不存在课上点名的问题,他就打算今后选修课必修课都必逃了。

  虽然这样,但他自然没有放松学习,甚至抓的更紧。

  他以自学的方式,以极快的速度,提前熟悉后面的课程。

  实际上,他这不叫预习,应该叫复习。

  同时,他打算过一段时间就借阅、复印一下同学的听课笔记。

  当然是那些记录详细的同学。

  有些同学上课的时候就记得很认真,同时还用录音笔记录老师们的讲授,课后再整理笔记,将当时没有来得及记录的东西补上去。

  许诺借阅的就是这些人的笔记。

  太过大纲化的笔记,过得稍微一久,就连记录者本人,也肯定没法记住相应的细节,大概只能记住大体框架和印象深刻的一些点,对他来说也意义不大。

  这样他的时间就可以自由安排了。

  他买了各种书籍。

  一般的专业课开始之前,教授们都会列出一些参考资料,有些甚至会有好几十本一大堆。

  前世的时候,对这些东西重视不够,只有在写老师布置的论文的时候,才会临时抱佛脚地从图书馆借一大堆出来。

  而且看这些有时候书并不是真正为了学习,说穿了就是为了布置的论文在文献引用好看点,甚至是为了直接抄袭别人的论点、论据。

  大概若非教授们要求严格,要求写论文必须引用多少本书的资料,可能都不会借阅了。

  这个样子的学习态度,在高手如云的京大法学院,成绩能考入前列才是怪事,甚至就连对专业的兴趣,都没有真正培养起来。

  进入不感兴趣的专业,然后再慢慢培养感情,其实就像古时候先结婚再培养感情一样,他都没有上心,没有全心全意地付出,最后和专业的离异,简直就是理所当然的。

  努力培养了,实在不行再放弃,这才是无怨无悔。

  许诺把专业课本和各种资料一看进去,感觉就不一样了。

  他看书速度比以前更快,而且理解力似乎也强了不少,这样一学期的学习内容很快就可以全部完成。

  完成之后,自然是继续复习以后的内容。

  同时他在思考,像法学专业这样的文科专业,如何做出一些研究成果。

  总体来说,虽说是文科专业,但其实和理科也有相似的地方。

  首先作为一个理论体系已经比较完备的专业,以他此刻的水平来说,要建立新的体系和创建,完全不可能。

  所以,他应该找一个比较小的切口,然后在翻阅、归纳总结大量的资料的基础上,提出一点自己的想法。

  这个工作看起来简单,其实无论选择方向还是找资料都不容易,当然是超出了一般本科生的研究水平。

  实际上哪怕像京大这样国内顶级的大学,哪怕是毕业论文,其实都并没有多高的要求。当然,什么时候都有突出的优异者。

  不过对于许诺来说,就比较容易了,他作为一个穿越者,可是知道不少后世的热点法律问题的,把这些东西拿出来,以他专业的角度进行阐述,做的好的话,不但在理论方面能有所建树,甚至还具有一定的实践指导意义。

  很快地,他就想到了多个选题。

  再反复思考比较之后,他就立马选定了有关正当防卫和防卫过当的认定问题。

  它一直是司法实践的难点和热点,几乎一直以来都存在着一些偏差。

  而直到2018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才发文指出,要适时出台防卫过当的认定标准,鼓励正当防卫。

  移动互联时代,这个问题因为城哥事件,几乎引发了全社会的大讨论。

  这个案件最后能有个好的结果,当然了除了司法公正,做到了以法律为准绳、以事实为依据,以及舆论几乎一边倒的支持和同情当事人以外,其实相当重要的一点,就是移动互联时代的拍摄的视频,将整个过程都清晰地展现了出来,一目了然,证据确凿。

  甚至在这种情况下,它的判决还有着一定的舆论导向作用,必须向社会清晰地传递鼓励正当防卫、树正气等等的效果。

  许诺要做的,就是在这些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下,厘清正当和过当的界限。

  具体论证中在,除了总结司法实践和理论研究之外,他还打算对国外尤其大陆法系国家比如法、德、日等国的理论实践也做一个横向的总结和比较。

  毕竟正当防卫就是一个大陆法系概念,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ps:求推荐票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