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大有个著名的景点,名为三角地。

  在其西南角有个被学生戏称为“民主科学顶个蛋(球)”的后现代主义雕塑,旁边有一栋古旧的女生宿舍楼。

  因为里面入住的女生的质量,普遍较其他宿舍楼高,所以它被男生们亲切地冠以“公主楼”的称号。

  公主楼下,经常会发生男生向女生表白的情景。

  点灯、点蜡烛、送花、唱歌、弹吉他……或者直接就那么高声喊叫……学霸们各种追求心中女神的花样,各种创意,真正令人大开眼界。

  这里时常有情侣牵手成功,男生抱得美人归。

  当然更多的是遭到无视或者拒绝,伤心失望而归。

  毕竟男生求爱的成功率,肯定远远小于百分之五十的。

  大约半小时之后,一出分手的闹剧在此上演。

  “……分手……”

  “……你的包包,还给你……”

  柳欣悦在表明心意之后,将包包往潘安怀里一塞,就掩面哭泣着,回身飞奔进了公主楼……

  她进去之后,公主楼门禁再次封闭,除非有本楼女生的卡,外人根本进不去。

  女孩似乎还有些心机,将分手的地点选在这里,说完就直接躲了进去,根本不给潘安纠缠自己的机会,也不给他解释的机会……

  手机也早就关机了……

  看着柳欣悦的背影消失,高大帅气的潘安懵逼了,任由包包又从他怀中掉落地上。

  柳欣悦并没有告诉他,分手的原因是他买了“假包包”。

  对此,潘安完全是摸不着头脑。

  潘安从小家里多金,人又帅气,学习又好,一直都是天之骄子,众人瞩目的焦点,昨天下午的时候,追求多日的女神才答应做他的女朋友,为此他专门买了个名贵包包作为礼物。

  哪怕他一个月的零花钱有一万多,但这个包包也需要省吃俭用好几个月才咬着牙买了下来。虽说他一直不缺女朋友,但能找到像柳欣悦这样的高年级美女学姐,还真让有种捡漏般的惊喜。

  更令他难以置信和惊喜的是,柳欣悦之前还从没谈过恋爱。

  原本以为他很快就可以像那些师兄师姐一般,带着自己的女神,周末的时候,在校外酒店开间房,好好感受一下二人世界。

  哪想到这一切现在成了泡影。

  他连人家的手都还没摸到呢……

  从确定关系到分手,时间还不到一天,这简直创了分手速度的记录,说出去简直会成为别人的笑柄了。

  他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样的打击,帅气的脸庞,都有些扭曲变形,青筋暴露,双手拳头紧握,浑身颤抖的低声怒骂:“玛德,看起来冰清玉洁的,实际上怕不是水性杨花,这女人肯定是因为其他男人变心了……”

  看了一眼落在地上的包包,潘安低头捡了起来,啪啪地拍了拍上面的泥土。

  “玛德,她不要,想要的女人多了去了……捡起来送给其他女孩得了……”

  柳欣悦叫他出来的时候,他还和校外其他女孩腻在宾馆里呢。

  那些女孩虽然和刘欣悦没有可比性,但就是容易上手。

  公主楼下出出进进的女生们好奇打量的目光,让潘安感觉脸上就像火烧一般,简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还好,这里的学生都比较淡定,只是看了几眼,就带着恍然的目光离开。他们要么行色匆匆地忙于自己的事,要么缓步踱着的时候也似乎陷入沉思,并没有人驻足观看,更没有人因此评头论足。

  潘安平复了心情,灰溜溜快步离开。

  走了几步之后,他又忍不住停了下来,将身体隐入了小道两旁树木投下的阴影中,这才回头朝着柳欣悦的宿舍看了几眼,心中发狠,目光闪烁的想道:

  “我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再试试……实在不行就想办法毁了她算了……嗯,接下来先跟踪她,看到底是哪个敢和老子抢女人。如果被我抓到,就别怪我……”

  潘安这段时间正好在校外认识了几个混混,还在他们身上花了些钱,还有一个是这个片区的小头目,他此刻觉得他们应该能派上用场了。

  …………………………

  许诺自然想不到,自己随意的一句话会产生这种后果。

  回去的路上,他想到了前世的一些人和事。

  关于柳欣悦和潘安。

  柳欣悦和潘安在一起并没有多久就分开了,原因是柳欣悦觉得双方并不合适。

  潘安后来又纠缠了一段时间,就不了了之了。

  不久之后,柳欣悦在学校门口遇到了车祸。

  一辆摩托车撞得她面目全非,令她当场香消玉殒。

  记得当时警方在校门外的马路上拉起了警戒线,但还是难以阻止好奇的学生去看。有人看后回来摇头叹息,说真是惨不忍睹。

  许诺当时都没有勇气去看她一眼。不是他对她有什么男女之情和非分之想,而是毕竟大家相识一场,路遇也会打个招呼,在听到消息之后,他内心实在太过震动。

  更不用说这事对柳欣悦家里来说简直是灭顶之灾,对学校来说,也是大麻烦。

  而后来凶手一直没有被抓到。

  现在回想起来,许诺觉得以潘安这家伙的尿性,这事十有八九和他脱不了干系。

  不知不觉中,风起了。

  一片片的树叶落下。

  四下无人,许诺抬头,抬手,并掌如刀,从身旁飘过的一枚树叶上划过。

  动作并不迅猛,反而有点轻柔。

  然而……

  嗤……

  轻响过后,树叶被中分为两半,分别掉落。

  “嘶……”

  许诺停了下来,看着自己的手掌。

  “高手啊。简直就像某部电影中和陈真对战过的那位岛国高手一样……”

  “要不要帮帮学姐呢?毕竟挺可惜的呢。不过这事应该还有一段时间,等忙完这段再说吧……”

  许诺弯腰将那被分成两半的树叶捡了起来,用手撕烂,边走边洒在不同的地方。

  快步回到了宿舍,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东西,随后坐在自己的台式电脑前,开始查找资料。

  这台电脑是他花了两千多块钱,到学校附近的大平洋大厦的电脑商跟前攒出来的,这对他来说真是一笔不小的花销。

  ……………………………………

  这次回家,许诺并没有和父母玩什么“给你们一个惊喜”的无聊游戏,在动身之前,给父母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自己要回家一趟。

  毕竟他用的这小灵通,出了京城可就没有信号了,只能当一块手表了,不得不提前联系。

  父母收到信息之后虽然有些惊讶和疑惑,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火车越往西,就越显得山大沟深。

  许诺发现,这里的山上,到处都是一片郁郁葱葱,不再是以前光秃秃的样子。

  这是不小的变化。

  实际上西北地区的气候并没有明显变化,降雨量也和以前差不多。

  这种现象,早已被人们关注,但还没法从科学上解释。

  许诺却知道,这是灵气复苏即将开启的迹象。

  坐了二十个小时的火车,外加两个小时的班车,许诺终于回到了家中。

  推开门,就见母亲杨明花正在院子里洗着衣服。

  洗衣机,不存在的,家里的衣服都是他母亲手洗。

  一块搓衣板,一个铁制的巨大的洗衣桶,外加肥皂或者洗衣粉就行了。

  甚至冬天的时候,还会用做完豆腐的渣水。

  许诺也曾多次在大冬天的时候,挑着担子,前往卖豆腐的人家讨要豆腐渣水。

  小时候他个子小,力气小,挑着满满的两桶蒸汽腾腾的豆腐渣水,感觉扁担往肩头的肉里钻,生疼生疼的,走几步就气喘吁吁的,走走歇歇许多次才能到家……

  滚烫的渣水洗衣服比较好用,甚至不用洗衣粉就能把污渍洗干净,而且晾干之后,衣服上还残留着豆腐的淡淡香味。

  他们这里的许多农村妇女都喜欢用它洗衣服。

  但对母亲的手来说,损耗就比较大了,毕竟豆腐渣水有着一定的腐蚀性。

  然而,对于勤俭持家的农村妇女来说,自身的损耗永远是最不在意的。

  这一刻,往事浮上心头……

  (求推荐票!求收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