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诺一进去,就叫了一声爸妈。

  杨明花抬头看了他一眼,眼中有着惊喜之色:“臭小子这么快就来了,等等,我洗完衣服就给你做饭!”

  里屋的许天明扔下正在看的报纸,快步走了出来。

  许诺没有应答母亲的话,而是看着他们的头顶。

  “许天明,职业:小学语文教师。好感度:100(永久固定)。弱点:宿主(永久固定)……”

  “杨明花:职业:农民、药材商贩,好感度:100(永久固定)。弱点:宿主(永久固定)……”

  看着父母头顶信息中的好感度和弱点,许诺的眼睛湿润了。

  他知道,并不是所有父母和孩子的感情都很好,但他的父母绝对是世界上最好的父母,没有之一。

  自己人和的欢喜和痛苦,在他们身上都会放大许多倍。

  前世自从他的创业公司出事之后,父母承受着比他更大的心理压力,身体很快就垮了下去,这是他心中永远的痛。

  十几年之后重新见到他们,思念,悔恨等感情涌上心头,许诺尽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将手中的包裹放在地上,走到了母亲跟前,低声道:“妈,爸,好久不见,我想你们了!”

  杨明花感觉到许诺情绪有些不对劲,一愣之下,站了起来,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中还拿着湿漉漉的衣服。

  许诺就走过去,张臂将她抱了起来。

  “妈……”

  他哽咽着道。

  啪地一声,杨明花手一松,衣服掉入盆中,水花四溅。

  农村人感情很少外露,哪怕最激动的时候,他们的感情都是内敛的。

  许诺第一次离家到县城住校离家的时候,在想家想父母的时候,也曾一个人偷偷地流过泪,不过在回家之后,也没有表现过这种举动。

  杨明花作为农村妇女,也是这样。

  哪怕是自己最亲的儿子,此刻忽然做出这种举动,倒是令得杨明花有些不太习惯。

  而此刻的许诺,实在是情不自禁。

  自己重生了,竟然见到了已经去世多年的父母,他实在是有些太过激动了。

  杨明花尴尬地微微一笑,求助似地看了丈夫一眼。

  许天明也有点蒙圈,没有反应过来。

  杨明花也顾不上衣服,抱紧了许诺,伸手拍了拍许诺的后背,心中有千言万语,最后只道:“来了就好……这不是才开学吗?”

  说着她转头看了看许天明,心意相通,两人眼中都闪过一丝忧色。

  “难道最近的传言是真的?”

  最近他们听说,自己的儿子在进入京大之后,因为小地方的中学来的基础差,跟不上,被京大给逼着退学了,据说给退到了省内的蓝大。

  那所大学虽然也是重点,但在人们的心中,和京大是天差地远。

  他们本来以为这是无稽之谈,但奈何三人成虎,而且说的简直绘声绘色,甚至有人说他亲眼见到许诺被京大退了之后去了蓝大报道。

  此后接连有不少亲戚朋友都打来电话询问,有些人话里话外隐含着的谨慎欣喜的语气,让他们心中不是滋味。

  他们其实很想和许诺确认一下,但觉得开不了口。

  实际上他们是有点相信了,所以怕知道事实的真相。

  不过这时看到许诺的反应,他们对视一眼之后,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坚定。

  他们忽然一下子就心软了,想通了。

  哪怕这是真的,他们也认了。

  京大固然极好,但蓝大也不错啊。

  他们的孩子哪怕被退到了蓝大,将来也会是有出息的。

  他们见不得许诺为了这事痛苦成这个样子。

  片刻之后,许诺松开了母亲,和父亲打了个招呼。

  杨明花洗衣服的也顾不上了,和许天明带着他来到了屋子里,给他倒了杯水,又让他洗了把脸,这才小心翼翼地问道:

  “许诺……你是不是学习跟不上,所以被京大退到了蓝大?你跟爸妈说实话,我们知道你努力了,不怪你……”

  许诺一愣,连忙追问到底是什么事。

  显然父母被这事搞得心事重重、疑神疑鬼的,许诺因此挺重视,所以急于搞清来龙去脉。

  于是许天明和杨明花两口子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了起来。

  许诺听完哈哈大笑:

  “哈哈,这个谣言太有创意了,这都能编出来……这哪有的事啊?我在京大上的好好的呢,不再每次考第一了,不过成绩也还在前二十吧,年级一百四十多人,还过得去的……毕竟那里牛人太多了……”

  许诺说的是事实,进入京大之后,发现哪怕自己一贯最引以为傲的学习方面,也由鹤立鸡群变得泯然众人。

  甚至有的同学不但学习成绩好,而且简直是多才多艺,还善于交际,善于恰当地表现自己。

  许诺也曾心理难以接受过,不平衡过,甚至迷茫过。

  但后面也就慢慢想开了,也渐渐重新发现了自己的优势,渐渐树立了自信。

  这种被摧残后建立的自信,相比之前温室花朵般虚幻的自信,就坚韧的多了。

  遑论此刻的许诺两世为人,饱经风霜,这些东西对他来说真不算什么了。

  许诺继续道:“再说即便退了,也可能去蓝大啊,人家那所大学也很不错,不是什么垃圾回收站啊,哪能想进就进啊。如果退了,也只能进入社会大学打拼,或者回到高中复读啊……”

  他倒是想了起来,他自己也知道关于他的这段流言。

  因为上个暑假的时候,他正好去了蓝大一趟找自己的高中同学,让这流言更加变得有板有眼起来。

  至于它是怎么传出来的,他不想去猜。

  反正应该不是他在蓝大的那位同学。

  许诺接着道:“嗯,不信的话,我可以打电话给我的班主任老师,你们就知道了……”

  随后他干脆从包裹里面拿出了这学期缴纳学费的单据,放在了桌上,笑道:“这是这学期报名的单据,上面收费单位和财务章都有,这是做不了假的……”

  其实见了许诺听到这事的反应,父母就完全相信了他。

  因为许诺的反应是如此的轻松,同时也十分沉稳,他们下意识地就选择相信他。

  再看到这些单据之后,他们便没有了丝毫怀疑。

  杨明花甚至讪讪地有些不好意思。

  他们应该问问自己的儿子,而不是听信其他人的话。

  许诺也是有些庆幸。

  这次是误打误撞,提早解除了父母的疑虑。

  而在前世的时候,父母却将此事闷在心里长达数年,直到他即将毕业之际,他的一个在京大的教授同乡,应邀在县一中办了一个讲座,并提到了他,号召大家向他学习,成为他的校友,这才算是为他辟了谣。

  许诺不得不感慨,这都是红眼病惹的祸。

  像他们这种偏远地方农民出身的人,可真不一定都是老实巴交,相反“穷山恶水出刁民”可能更符合一些人的本性。

  前世在商场上见惯了尔虞我诈的许诺,对于无聊造谣的事,倒也没有太多心思去抱怨,也不打算去理会。

  解开了疑虑之后,许诺父母心中大松了一口气。

  对于谣言,他们也便没有太多在意。

  而因为儿子的突然到来,更加开心起来。

  许诺就乘机说出了自己赚钱大计:在家收野菜,拿到省城去卖……

  求收藏!求推荐票!求投资啊!新书期间求各种支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