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诺父亲是小学语文老师,母亲之前一直是农民,一年到头挣不了几个钱,这几年为了帮他筹集学费,也在临近的县里收着药材,他们俩也算是有些见识,对于许诺所说的到省城贩卖野菜,基本上不太相信。

  就算许诺再激动,说的再天花乱坠,但他们有着自己基于生活经验,和自身了解到的信息的朴实而又坚定的判断。

  而且他们坚信自己判断是对的。

  他们不知道行情,但就是不相信这东西在大城市会买上好价钱,也不太相信会有那么大的市场需求。

  许天明沉吟着:“菜水生意虽然本钱小,但竞争实在太激烈,不是那么好做的,利薄又费心费劲啊,一不小心还会亏钱……只有长期做下去,才能慢慢找到些门路,或者通过缺斤少两来捣捣鬼,来赚些昧心钱……嘿……”

  他不懂这个行情,但家里经常买菜,比照菜市场的情况,下意识觉得这不是个好生意。

  至于最后说的缺斤少两的捣鬼伎俩,他做不来,也不认为许诺能做得来。

  杨明花更是笑道:“你说的麦萍儿、辣辣白菜、灰翘、野韭菜那些东西,咱们这里倒是到处都是,但平时农户们都懒得吃,一般都是跺了喂猪的。甚至现在喂猪都是专门的饲料了,要是像你说的那么好赚钱,我哪里费得着花那么大的功夫,开着车跑到临县去收药材啊……城里人生活水平高,经常大鱼大肉的,更不可能吃这些东西了吧……”

  显然他们不太相信许诺的生意经。

  同时他们心中都有些郁闷。

  小生意的心酸,他们早就领略到了,他们之所以这么辛苦地供许诺读书,就是为了将来他不做这些东西。

  好不容易他考上了大学,而且读的是听起来高大上的法律专业,将来做公务员、做律师不好吗,谁想他怎么就跑回家要搞这些东西了。

  父母的反应,倒是在许诺意料之中。

  此刻的他,把父母的当做了创业的天使投资人。

  他知道什么东西能打动他们。

  即便言辞上不能打动,他硬要干的话,他们还是会支持,哪怕倾家荡产。

  毕竟他是他们的弱点,永久固定的唯一弱点。

  许诺站了起来,目光坚定,语气诚恳,一边做着手势,一边滔滔不绝地道:

  “大城市的情况,你们可能还不太清楚。随着收入生活水平的提高,不少人除了营养,开始注重生活品质,这些野菜咱们看着普通,但在一些城里人的眼中看来,它们才是吸收天地灵气的有机食品、绿色食品。

  这有时候根本就不是钱的问题,问题是很多人都负担得起这些钱。这些东西现在全是高价,而且供不应求。

  其次呢,这些东西在咱们这边收的话,成本还是挺低的,比如那麦萍儿、灰翘那些普通野菜,家家户户当做垃圾一样,一斤给个五毛、一块钱的,肯定有大把的人愿意去挖来买吧。

  不是还有五佐点、木楞头、蕨菜这些优质的野菜吗?这些东西收购价那就得高一些了,五块钱吧。

  还有一些野果,比如野杏子、木冠冠、毛桃什么的,甚至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会有虫草呢……这东西咱们这边有时候不好出手,但大城市已经炒到了很高的价了,一斤几万甚至十几万的都有。

  还有,我之所以这么干,除了赚钱,就是为了提前接触一下社会……”

  至于什么灵气复苏,为了不让父母震惊,他自然不会有丝毫提及。

  见许诺滔滔不绝的讲着,眼睛亮晶晶的,许天明和杨明花听得一愣愣的。

  他们发现,这次见面,许诺似乎变了不少,不但更加高大帅气了,而且说话还一套一套的,特有感染力和说服力,似乎来之前还做了不少功课,对市场的了解,比他们想象的要多得多。

  其实相比他说话的内容,更能打动他们的,就是他的热情,以及一往无前的气势,让他们忍不住要去全力支持,不忍心让他伤心、失望、失落。

  尤其打动他们的,就是许诺所说的提前接触一下社会。

  “哪怕赔了,让他提前接触一下社会还真是不错的主意……”

  “他爸,你觉得怎么样?”杨明花问道。

  一些重大的决定,她还是比较倚重丈夫的意见。

  许天明沉吟道:“那就试试吧……”

  随后他决定把这些年攒下来的两万块钱拿出来,作为本钱。

  这是他们给许诺存的生活费,至于许诺的学费,因为他是他们县恢复高考以来第一个考入京大的学生,县里给他申请了一些补助和国家资助,等于可以不用自掏腰包地读完大学四年,再加上许诺还申请了两万元的助学贷款,他向来节俭,读完大学倒是没有什么的问题的。

  吃完饭之后,许天明先是跟学校请了个假,和杨明花让许诺到大屋子去休息,他们自己则打算收拾了一下之后,开始行动了。

  一直以来,许诺在家里简直就是帝王般的待遇,除了好好学习,家务也不用做。

  住的地方,父母两人挤着小屋子,把大屋子让出来给了他住。

  他不在的时候,也给他预留着,每天打扫的干干净净,被褥也是过一段时间就晒一下,保证许诺随时都能舒坦地住进去。

  总之就是把最好的东西都留给了他。

  至于更好的条件,那就不是他们舍不得,而是真没有。

  不过许诺拒绝了,和许天明一起来到银行,取了几千块钱,又换成了零钱。

  然后又来到市场管理机构,打算在农贸市场租了一块地,用作放置野菜的地方。

  说是租,实际上农贸市场没有这块业务,再说就算是赶集的时候,也有大片的场地空着,许诺他们用的也不需要好地段,哪怕最偏僻的地方也无所谓,市场管理处的人又和许天明认识,直接就让他们免费用了。

  农贸市场就在他们家门口,交通什么的也非常方便。

  许天明给管理人员塞了两条烟之后,他们甚至相当热情地帮忙找到了合适的位置。

  而杨明花则开始发动邻居,将自己家的野菜卖给他们。

  杨明花在邻里之间人缘非常好,尤其一帮中年妇女都很信任她,年轻时候还当过代课老师,算是比较有文化,又培养出了许诺这样的大学生,无形中增加了一些威信。

  不多久,便有十几个人将自己家的野菜带了过来。

  一袋子四五十斤的野菜能买个二三十块钱,这对于这个时候的农村妇女来说,算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当下便有不少妇女将自己家的存货卖掉之后,直接跑到附近的田野去挖了。

  同时她们记得杨明花的嘱托,将自己买菜的经历告诉了自己的亲戚朋友,发动她们也加入进来。

  然后这样不断地重复,一传十,十传百。

  这种病毒式的传播,也是许诺想出来的主意。

  在看得见的利益的驱动下,传播速度也是相当恐怖的,到了傍晚的时候,已经有接近一百人将野菜卖给了他们。

  各种野果、野菜已经达到了一万斤,分类堆放,在菜市场一处角落中堆积如山。

  而他们收购已经大概花了将近一万。

  普通野菜价钱是五毛钱,但还有更贵的野果,以及五佐点、木楞头、蕨菜等昂贵而又优质的野菜拉高了均价。

  至于虫草什么的,则没有碰到。

  这东西不是那么好碰到的,只有在更远处的气候高寒的深山里才有少量的出产。

  存款花了近一半,换回来一堆没啥用的野菜野果。

  虽然天色渐晚,但还是有人源源不断地将东西送来。

  许天明和杨明花见状,心中有些打鼓。

  而许诺则老神在在地拿出喷雾剂,里面装了水,开始往野菜上洒水。

  明天一早就要拉到省城去卖了,洒了水,被生命力旺盛的野菜野果吸收之后,可以保证好几天之内它们看起来都是新鲜的,不会出现蔫了萎了的情况。

  当然,一万斤的野菜野果,少说也要添个百十来斤的水,到时候斤两也会多出不少,都会被卖成钱的。

  两夫妇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一问之下,不禁哈哈笑了起来。

  “臭小子人模人样的,怎么看起来像个奸商啊……”

  杨明花伸手在许诺头上轻推一下,笑着道。

  忙乱之下,这么简单的处理措施,他们竟然都没有想到。

  想到许诺的一系列表现,他们的信心忽然多了起来。

  同时一个念头在他们心头冒了出来:“难道京大真的那么神,上了一年学,连这些东西都给学会了?”

  “或许真有可能把它们卖出去,少赔点,打平,或者少赚点……”

  在他们看来,别烂在手中,就已经不错了。

  至于靠它赚大钱,那和天上掉馅饼差不多。

  自己的儿子虽然优秀,但做生意肯定不在行,他又不是神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