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诺现在身体状态极佳,浑身似乎有着使不完的力气,捡拾、封装、抬动这些事情,似乎根本不需要休息,所以他就多干点,让父母少干点。

  杨明花和许天明看着他不停地干了几个小时,早就心疼的不行了,一个劲地催促他休息一会,别累坏了。

  他们心中都有些小骄傲。

  别人的孩子从小都要拿着棍子赶着去学习,他们的儿子却看多少遍课本,都看得津津有味,反而需要提醒他该休息了,有时候还会刻意安排他做做家务换换脑子。

  现在干活也是这样。

  此刻哪怕就算许诺告诉他们,那种爱学习的状态,有时候他也是为了躲避家务劳动装出来的,估计他们也是坚决不会相信的。

  女人更感性,杨明花心情一下子变得很好,觉得和儿子一起干活很开心,一瞬间,她觉得,就算这次野菜全部烂在手里,也是值了。

  赔了的钱,再慢慢挣回来吧。

  她还特意拿了毛巾,去给许诺擦汗。

  然而擦在许诺脸上之后,她却发现许诺脸上根本就没有一滴汗水,心不跳气不喘。

  “这小子身体真棒!皮肤就像婴儿的一样……”

  许诺见状也停了下来,拿出一支烟给父亲点上,自己也拿出一根抽了起来。

  五块钱的白沙,不算好,毕竟拿的父母的钱买的。

  至于父亲抽的烟,则要更便宜的多。

  这是他第一次在父母面前抽烟。

  前世的时候,学会抽烟之后,很长时间之内,他都在抽的时候躲着父母。

  这也算是一种尊重,也是因为在父母面前抽烟自然感觉底气不足。

  现在的心脏自然比以前要强大许多。

  许天明见许诺的熟练动作,就知道自己的儿子不但吸烟了,而且是此中老手,他就心里咯噔一声,眼皮狂跳,皱了皱,张嘴想要说什么。

  毕竟懂事听话、烟酒不沾的儿子忽然做这种事,而且这么熟练,自然让他心里不太舒服。

  不过他最后却仅仅是叹了口气,道:“是不是压力大?尽量少抽点吧……”

  许诺狠狠地吸了一口,然后点点头。

  杨明花就不乐意了,瞪了一起吞云吐雾的两父子一眼,心里不禁有些郁闷。

  以前在家里要忍受一个人的二手烟,以后变成两个人了……

  她就佯怒道:“父子两个都成了烟鬼了……”

  又狠狠地瞪了许天明一眼,骂道:“都是你!许诺肯定是受了你的影响才染上吸烟的恶习的……”

  许天明:“……”

  这大概就是躺枪吧。

  舍不得说自己儿子,就拿自己老公出气了……

  呵,女人……

  杨明花嘴里虽然这么说,却又回屋给他们拿了烟灰缸,然后又给他们泡了茶……

  她也就随口说说,农村妇女对吸烟的容忍程度还是很高的。

  她倒是觉得男人吸烟正常,只要别抽坏了身体就好。

  休息了一阵,两夫妇分头又从邻居那里借了两个喷雾器,也加入了进来。

  辛勤的劳动让他们的焦虑缓解了不少。

  一些闲下来的邻居妇女见状,也过来帮忙。

  在农村,关系不错人们之间的这种帮忙,都是自愿的免费的。

  当然也不可能长期帮忙,毕竟都有自己的事情要顾的。

  而且这种忙帮了以后,都是需要许诺父母还回去的。

  还的方式,也是免费自愿的帮忙干活。

  劳作的时候,时间过得特别快,很快到了饭点的时候。

  许诺坚决拒绝了父母让自己休息的提议,连推带搡的将父亲赶回了家,让他休息一会。

  许天明无奈,只得答应,虽然嘴上说着翅膀硬了不听话了,但他心里自然是很开心的。

  毕竟儿子很疼惜自己嘛。

  他回去之后也没闲着,去肉铺子割了几斤肉。

  许诺不在的时候,他们很少这么吃肉,感觉就像过年一般。

  杨明花自然没空休息,她要做饭。

  这次是按照许诺的要求,吃野菜。

  在那一大堆新鲜无比的野菜中,各选了几种,拿回家用水煮一会,然后再用凉水浸泡,之后捞出来捏掉水分,切得小一点,加入泡好煮好的粉丝,和炒好的肉片,撒上盐和调料,用熟油一泼,再泼上醋,搅拌均匀就好了。

  这菜制作工序简单,佐料也简单,但极为可口鲜嫩。

  野菜经过处理之后残留的淡淡的青草味,更是为它增加了一种独特的风味,根本不是在大城市能享受到的。

  至于营养就不用说了。

  它更可能是灵气复苏之初蕴含最早的一批灵气的东西。

  就是这样处理之后,十斤野菜剩不了几斤。

  由此可见,真喜欢吃的话,按照这种吃法,人们的消费能力将会非常强。

  营养在制作中也有散失,但抵不住量大管饱,也无所谓了。

  这道菜再加上薄饼一卷,那味道实在太美。

  许诺想想就流口水。

  尤其是那薄饼,是杨明花用开水烫过的面烙出来的,上面还有铁锅的火点,比大城市饭店里烤鸭用的那种用面糊糊直接摊出来的,要劲道的多,也香的多,当然做起来也费劲的多。

  许诺吃醋比较多,杨明花特意把菜分了两份,一份醋多,一份醋少。

  许天明自己胡乱吃了点,甚至没怎么饱,就急急地抓了两只卷好的菜饼,找到了许诺,把菜饼递给了他,让他赶紧回去吃饭。

  许诺大口地吃着菜饼,一边吃一边称赞,含糊地问道:“爸,味道怎样?”

  他吃了一只,另一只顺手又递回给了许天明:“爸,你再吃点吧,我这马上就要回去了……”

  他估摸着老爸为了替换自己,肯定没怎么吃饱,而且他从小就没有吃独食的习惯,任何东西自己吃的时候,肯定要给父母让一下的。

  许天明微微犹豫,拿起另一只吃了起来。

  他确实没怎么吃饱,看着许诺狼吞虎咽的样子,又暗自流口水了。

  这一只一下肚,那就真的吃撑了。

  农村人吃饭嘛,就得撑了才行。

  吃不撑感觉就像没吃过一般,甚至会心慌。

  当然这和当时生活水平没那么高,同时他们节俭,舍不得吃好东西有关。

  许天明边吃边道:“特好!不知道为什么,以前吃这些东西的时候,怎么没有感觉到这么好吃?我觉得吃一次就会上瘾,以后不吃会慌神,简直像毒品一样。”

  许诺边往外走,便哈哈大笑:“上瘾了最好,以后这东西你和我妈一定要天天吃啊!”

  许天明疑惑地看着他,心想:“这东西虽好,但用得着天天吃吗?”

  不过他还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这东西要天天做主菜是不可能的,但每天少做点当做咸菜,则是完全可以的。

  他忽然觉得许诺这孩子真的长大了。

  以前他就很懂事,很孝顺,这次回来之后,似乎加倍的懂事和孝顺了。

  许天明心中暖暖的。

  许诺既然这么说了,自己和他娘也别辜负他才是。以后就多吃点这些野菜吧。

  他们也很喜欢吃的呢。

  关键是,便宜。

  许诺确实希望这几天让他们多吃些,最好真的吃了上瘾。

  不然以他了解的父母,如果不久之后看到他能把这些东西卖个高价,肯定说什么也不舍不得再吃了……

  许诺在的时候可以强迫他们多吃,等他走了,他们肯定又偷偷地戒掉了。

  糟心啊。

  没办法,他们节俭惯了。

  这种习惯只能潜移默化地去改变。

  许诺可没想以后那么节俭,钱嘛,挣够就行了,人才是最重要的啊。

  以后挣了钱他还要好好花,好好当一个金钱的主人。

  深夜的时候,加上帮忙的人,人数达到了十来个,开着灯分拣,装袋,装车,看起来倒是热火朝天。

  不过她们七嘴八舌,都觉得这个生意不靠谱,劝他们别让钱打了水漂,令得杨明花和许天明心中不禁又打鼓起来。

  不过再怎么打鼓,已经做到了这一步,他们还是坚定不移地支持许诺,将这事进行到底。

  第二天凌晨三点多的时候,许诺就起床,洗漱过后,叫醒了许天明。

  胡乱洗漱之后,拿了点吃的东西和水,许天明和许诺向着装满了野菜野果的卡车走去。

  许天明打着哈欠,喝着浓茶提神,见许诺刻意背了个大大的旧书包,那是他上高中的时候用过的,一直保留着,水洗的发白了。

  许天明不禁好奇问道:“拿这东西干啥?”

  许诺微微一笑,道:“装钱……”

  许天明:“……”

  这得多少钱才能用得着这么大的书包啊。

  以为是去捡钱的么。

  ps:求推荐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