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殿之内,一片寂然,一道道目光忽闪,投向上首。

  那里,秦王政从旁侧踏步而出,立于青铜王座之前,身着玄黑色的冕服,平天冠束发,肃重的九旒之珠相随,伴随步伐,轻轻晃动。

  静立王座之前,看向下首文武群臣,今日,乃是灭赵之后的大朝会,乃是赐封有功之人的大朝会,被文武群臣期待许久的大朝会。

  为臣之道,名利相随,自该如此。

  君主以大势莅核心,把控群臣,奖惩二柄在手,利刃随伺,此为御下之道。

  “大王!”

  “……”

  群臣拱手一礼,恢弘肃然的咸阳宫正殿之内,为之余音传荡,久久未绝,辰时刚起,大殿之内的光芒不甚华光,却越发威严内敛。

  “哈哈,无需多礼。”

  “今日,寡人甚喜,去岁春日,寡人曾与上将军言语,灭赵需要几时,上将军回应寡人,快则一两载,慢者三五载。”

  “寡人深以为然,毕竟……赵国仍为诸夏大国,可……如今算下来,不到两年的时间,上将军便是抓住战机,一举攻灭赵国,平赵国社稷,寡人甚为欢悦。”

  秦王政踱步上首,单手虚托一礼,眼前的诸多文武重臣,尽皆是秦廷庙堂的核心之人,咸阳宫这里,乃是咸阳王城内的核心宫殿。

  自从己身登位以来,开启这里的次数都殊为罕见!

  然,每一次开启都意味着……大事来临。

  没有左顾而言它,今日大朝会的重点便是灭赵之战总结,以及对于目下颍川郡、山东其余诸国的分析,话语缓缓,秦王政面上笑意而显,说道灭赵之事。

  赵国,本该在昭襄先王之时,就该被武安君灭掉的,可惜……因为某些缘故,令赵国延续数十年,不过,终究还是亡在大秦的手中。

  秦国与赵国虽同源先祖,但……诸夏纷争,纵是兄弟邦国,也得分出高下,岂不闻春秋以来数百诸侯国,追朔往昔,大半尽皆姬姓一族子孙!

  “赵国既灭,如此,三晋之地,也就剩下一个魏国。”

  “哈哈哈,上将军,寡人现在可是很期待少将军能否如实其言呐。”

  三晋之地乃为诸夏核心腹地,亦是涵盖整个中原富饶之地,百多年前,魏国何以强大,便是由着地利而出,富饶繁华,甲兵强盛。

  可惜,魏国早已不复往昔,不知王贲能否如其所言。

  “大王,王贲定然不会让大秦失望的。“

  身披黑色重甲,上将军王翦踏步而出,前列一礼,距离冬日已经不远,王贲欲要顺势灭魏,非有安稳平定颍川郡之乱。

  对于这个儿子,王翦还是信任的,颍川郡现在的局势比起夏日已经好上太多了,流沙与百家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寡人也相信王贲不会让大秦失望。”

  “王贲平乱颍川郡,乃至于攻打魏国之举,均为重要之事,国府上下,务必全力配合,不得出现任何纰漏!”

  秦王政颔首以对,随即,将视线从王翦身上挪移至旁侧的昌平君熊启与李斯身上,现今国府的重任多由二人处理。

  将士在外统军作战,如果没有国府在后方调遣粮草辎重与民力征发,欲要取胜任何一场战役,都是难上加难的。

  “自当如此。”

  昌平君出列一言。

  “如今赵国之内局势如何?”

  国府内的事情,秦王政自己也是一直在处理,故而不为担忧,语落,归位身后的青铜王座,再次看向王翦,其人身为灭赵大军统帅,也是如今赵地的统辖之人之一。

  灭赵只是开始,如果进一步将赵地纳入秦国之内,才是重中之重。

  “由大王之令,赵地划分郡县之属,各有郡守统辖治理,一应乱象逐渐不存,民力归附,生息渐起,两年之内,赵地当恢复原来的模样。”

  “臣下中军逐步调往燕国边界,汇合李信大军、蒙恬九原大军,一路追击赵国残余抵抗之力,杨端和大军则是驻扎在巨鹿之地,以南防守齐国和魏国。”

  “明岁开春之前,赵地各大郡县、县府之内,当会全部由秦国官吏统辖,秦法颁下,逐步归化,那些百家之人、游侠之人,多不为乱。”

  王翦抱拳一礼,将目下赵地内的情况一一道出。

  没有赵国大军的抵抗,纵然些许民力反抗,也没有太大的作用,况且秦国此次攻赵,并没有真正的大肆屠城、屠杀,再加上邯郸之内郭开一应奸佞之人身死。

  对于秦国掌控之力蔓延赵地县府,乃至乡里,都有不小的助力,顶多两年,赵地恢复原样,民力耕战而起,期时,也该有其它的措施落下。

  “上将军灭赵之时,三军合力,曾俘虏不亚二十万赵军,如今全部编入三军?”

  赵国不是韩国,灭韩只是,韩国之内的十万兵马要么溃散,要么死伤,剩下极小的一部分化入颍川郡与南阳郡。

  赵国军力庞大,巨鹿大营、邯郸大营、云中大营加起来足有三四十万兵力,根据国尉府邸送上来的文书,秦王政还是知晓不少的。

  王弟与国尉提议,那些被俘的赵国兵士,愿意臣服的,直接编入秦国军中,补充灭赵的消耗,不愿意臣服的,直接编入修筑秦国通向赵国的驰道之中。

  亦或者直接发配云中边界,作为对抗北地胡人的死士!

  亦或者,愿意前往河西两郡的,自然也行!

  总归有地方发挥余热的。

  “灭赵之战,三路大军统共损伤八万人上下,俘虏的二十万赵国大军,编入三军的有十万,有六万下方各大郡县,修筑驰道。”

  “两万入蒙恬九原大营,两万入河西两郡!”

  王翦如数家珍的回应着。

  赵地的兵卒足以补充秦国的消耗,从其中挑选的自然也是赵国军中的精干之人。

  “燕国如今的兵力应该不亚于二十万吧?”

  有着赵国大军的补充,王翦与李信两路大军,加上蒙恬九原一支大军,兵力又有三四十万之属,面对燕国,有着极大的优势。

  相隔易水,燕国此刻该有兵力调遣。

  “燕国之内的兵力足有三十万!”

  “灭赵之时,易水武阳之城原有五万大军,如今已经增加至八万大军,上谷之地留守三万军,蓟城旁侧有七万军!”

  “渔阳、右北平之地有零散三万大军,而辽东之地足有十万大军,统共三十万大军,但蓟城之内,如今也只是向武阳之城增派三万人,根据斥候来报,燕国庙堂似有投降之意!”

  秦国三四十万大军陈兵易水,换做魏国,换做赵国,早就已经大军迎上了,而燕国如今才有八万大军,如果秦军直接攻打燕国。

  王翦自忖,可以轻松的将战线推至蓟城之下,口中沉稳之言不绝,倒是说道从斥候口中得知的蓟城燕王喜与燕太子丹所谋。

  欲要投秦!

  果然如此,似乎,的确没有必要大军迎上易水。

  可……王翦觉得,事情不会那般简单的,起码燕国蓟城之内,太过于平静了。

  “投降?”

  “若然燕国真的有投降之意,寡人自当欢喜不动刀兵,就怕韩国旧事再现。秦国一应大军调遣如先前所谋。”

  对于燕国的投降之意,秦王政心中甚为不相信,或许燕王喜有这个想法,但对于燕丹,自己很了解,他根本不可能会有那般的投降之举。

  语落,眉宇之间,那双丹凤之眸微微眯起,深深的看向王翦。

  “喏!”

  王翦自然明悟,况且从大秦军方的角度来看,更不希望燕国直接投降,否则,又一个灭国之功可就直接消失不见了。

  “灭赵之时,陇西地动,其后更有北方蛮夷匈奴与大河以西蛮夷之国月氏,将兵二十万欲要渡过大河,入侵北地郡。”

  “武真侯领王书前往陇西宣抚平乱,百家受创,陇西之地为之肃清,北地郡长城之外,更是联合蒙恬攻灭蛮夷二十万大军,兵力渡过大河,开河西两郡,拓土千余里。”

  “所得牛羊不亚百万之数,所得财物不亚两百万金,寡人甚喜,相邦,目下河西两郡如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