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晋松转身就看到许桑甜正躺在刚才石秀秀躺过的地方,心绪难宁。她这是在做什么?

    “出去吧,我要工作了。”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依旧下着逐客令。

    许桑甜深蓝色的眼轻轻闪烁,复杂的情绪在眼里荡漾开来。

    如今已经成长得如此完美,善良的你,到底经历过什么呢?

    许桑甜看着谢晋松如此铁石心肠的想要将她赶出房间,不禁在心底感叹:哎,男人啊,果然就会过河拆桥!才刚哄好呢,就让她赶紧离开!

    许桑甜不舍的从床上爬起来,哪知刚一起床就碰到了旁边的小台灯,小台灯“啪”一下摔下来,彻底结束了寿命。

    谢晋松看着被许桑甜结束寿命的台灯,眉心皱了皱,眼里浮上一丝淡淡的恐慌。今夜似乎什么都不顺。

    许桑甜看着碎了一地的玻璃渣子,脑子一转,看向谢晋松:“谢哥哥,地上都是玻璃渣,过不来了。”

    谢晋松头疼,这女人到底有多能折腾。条条道路通罗马,这条不通自然还有下一条。地上有玻璃渣就不能从床上过来吗?

    可是此时的她在做什么,那大张的双臂只给了他一个选择:抱她过来。

    “自己从床上过来。”

    许桑甜失望的放下手臂,叹了口气道:“真是一点都不解风情。”

    谢晋松双手抱臂看着她慢慢的从床上爬过来,从床上下来之后还整理了一下被子,将床铺平之后才幽幽怨怨的走到他跟前,扬起脑袋撒着娇道:“谢哥哥,亲一下再走好不好?”

    谢晋松看着在眼前扬起的脑袋,淡淡开口:“刚才你已经亲过了。”

    “那个不算,重来。”

    谢晋松没有再给许桑甜耍赖的机会,再次拎着许姑娘的后领子将她扔出了门外。

    许桑甜看着再次在自己眼前关上的门,心情却变得轻快。她喜欢的人啊,她把他哄好了。他心底的秘密他不愿意说那她就不问,她相信总有一天他会亲口告诉她。

    许桑甜站在门外,再次使出了猫爪大法:“谢哥哥,你忘了和我说晚安。”

    谢晋松听着门外那甜腻的声音,心情浮上丝丝愉悦,随着挠门的声音的行进,好一会儿之后他才开门:“说了不许挠门。”

    许桑甜一见他出来,立马站好,笑容纯粹如同十六岁的少女:“那你和我说晚安。”

    “晚安。”

    “晚安。希望你今天也能梦到我。”

    门再次在许桑甜眼前关上。

    看着那扇紧闭的门,许桑甜脸上的笑容退去,转过身朝着一楼走去。

    此刻的她,身上又恢复了事发时的那般可怖模样,身上的女王气息散开,她迈着高傲的步子,一步一步朝着一楼走去。

    石婶在客厅哭得不能自已,许桑甜敬爱这个时刻保持热情,声音洪亮的大婶。此刻见到她这幅模样,她心里也不好受。石叔在一旁安慰着石婶,林子玥也在旁边劝着她。

    “我养了这么多年,怎么就养出了个让人丢脸的人!啊,这以后说出去还怎么见人啊!”石婶边哭边抱怨着。

    “小谢那是什么样的人,是我们这样的人家能攀附的上的吗!这个不孝女啊不孝女!老石家的脸都被她给丢完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