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一口气从后门喷出,一种畅快的淋漓感充斥着凌痕的每一个细胞。

  他身体内的力量仿佛一口憋了很久的气,现在突然爆发了,有了发泄口,痛快!

  以此同时,力量感遍及全身!

  “轰!!”

  一拳击出,空气震荡,音爆而起!

  “锻体大成!”

  凌痕缓缓的手拳,眼露欣喜之色,接近一个月的努力终于有了最好的回报!

  进名校没问题了!

  “咚咚……”

  远处突然传来的动静,凌痕欣喜的眼神一敛,迅速回到树洞中。

  不是怕不怕的问题,先观察情况再说。

  凭他现在锻体大成的修为,黄品血脉的加成,就算对上锻体大圆满也丝毫不惧。

  锻体大圆满是1000斤力量,他虽然是锻体大成800斤力量,加持上黄品血脉,就是1600斤,往少一点说也有1500斤。

  有何畏惧!!

  除非遇到白青峰,徐怀雪他们两个。

  凌痕可以肯定徐怀雪也修炼出了黄品血脉,加上锻体大圆满,就是2000斤。

  “嘶!!”

  一声刺耳暴戾的嘶鸣响彻而起,然后就听到无数攻击声,以及伴随着人类死亡的惨叫声。

  虽然隐藏在树洞中,凌痕还是能判断出一群学员正在和猛兽拼斗,而且猛兽异常的强大,短短的几十秒时间,凌痕至少听到五六道惨叫声。

  也就是说有五六个学员死在了猛兽攻击中!!

  什么猛兽实力这么强?

  凌痕心中充满了疑惑。

  “大家不要慌,我挡住它,你们立即离开!”

  就在这时,一道清脆中带着焦急的女声响在众人的耳边!

  “啊!雪仙子来了!我们有救了!”

  “雪仙子救救我!我不要死,呜呜……”

  “铿!!”

  徐怀雪白银剑精准的击中火焰地蜥颈部,划出了一道伤口,兽血洒落。

  受伤带来的剧痛,一下刺激了火焰地蜥的凶性,立即放开其他人,嘶吼着扑向徐怀雪。

  “逃啊!”

  “快逃啊!!”

  看到徐怀雪挡住了火焰地蜥,早已被火焰地蜥吓破胆的学员纷纷以最快的速度逃离。

  看着所有人都已经逃了,徐怀雪松了一口气,也莫名的有一些无奈。

  她出手相救,他们至少也该感谢一声吧,招呼都不打一个就跑了,有点过分。

  这个念头在徐怀雪脑海一闪而过,就专心的应对火焰地蜥疯狂的攻击,不敢有丝毫的分心。

  火焰地蜥是一星凶兽,一个不小心她也会成为火焰地蜥的口粮。

  但她并不后悔救下他们,她是城主的女儿,守护城民的安全也有她的一份。

  “嘶!!”

  火焰地蜥嘶吼,疯狂的攻击,犹如巨鞭的蜥尾每一次落下,树倒地裂,血盆大口张合撕咬间,巨石粉碎,异常凶残可怕。

  “铿铿铿……”

  徐怀雪一边极力闪避着火焰地蜥的攻击,一边锁定火焰地蜥的颈部攻击。

  不仅那里已经有了一道伤口,最重要那里是火焰地蜥的弱点,只有攻击那里才能杀死火焰地蜥。

  凌痕隐藏在树洞中,虽然没有看到外面战斗的情形,但根据传过来的声音,也基本猜到了战场上的情况。

  对于徐怀雪舍己救人,他还是很佩服的,不过他却没有头脑一热的冲出去帮忙。

  从徐怀雪和火焰地蜥激战如此之久,不仅没能拿下火焰地蜥,隐隐还感觉她受了伤。

  再加上前面学员的伤亡惨重,凌痕轻易就能出猜出那不是什么猛兽,而是凶兽!

  凶兽对只有锻体境的修士来说,绝对是危险至极,遇上了几乎没有生存的可能。

  对凌痕来说,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只要活着,凭借‘黑卡’的复制能力,他的修真之路将会越走越宽,实力也会越来越强。

  到时候,他就可以进凶兽山脉深处寻找父亲。

  他不相信父亲就这样永远的离开他!

  况且在修士的世界里本来就弱肉强食,人命根本不值得一提,犹如草芥。

  徐怀雪不是他的什么人,她也没有徐怀雪那么伟大。

  只有在确定没有危险的情况下,他才会出手相助徐怀雪。

  “嘶——”

  就凌痕沉思间,火焰地蜥突兀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看样子是受到了重创。

  “啊!”

  同一时间,凌痕也听到了徐怀雪发出的惨叫声,看来她在重创火焰地蜥的时候,自身也受到了伤害。

  “出去看看。”

  凌痕心思一动,如果火焰地蜥受伤很最的话,他刚好出来收拾残局,获得试炼物品,顺便救下徐怀雪。

  试炼物品是猛兽的脚趾,根据猛兽实力的强弱,获得相应积分。

  凶兽的脚趾至少能换500积分,这样一来他的试炼成绩就有了,而且还很靠前。

  出了树洞,凌痕站在树干上刚好看到不远处的战场。

  原本树木茂密的地面已经被犁为平地,大地上到处是坑坑洼洼,树木残枝四处洒落。

  凌痕的目光先看向凶兽,是一只泛着暗红颜色的巨大蜥蜴,双目通红犹如火焰,全身披着岩石纹路般的鳞甲!

  一星凶兽火焰地蜥!!

  课堂有学过关于凶兽的资料,凌痕立即认出凶兽的身份。

  火焰地蜥此时伤的很重,脖子处有一道很深的剑伤,兽血正不停的往下流。

  就算没人攻击它,它也活不过十分钟。

  不过在这十分钟内它足矣咬死徐怀雪,把她撕个粉碎。

  徐怀雪倒在离火焰地蜥七八米外的草地上,远远的可以看到她腹部血肉模糊,虽然已经服用了疗伤丹药,但想要继续战斗显然是不可能。

  火焰地蜥眼中泛着红艳艳的嗜血光芒,充满了仇恨,一步步的朝徐怀雪过去!

  徐怀雪眼露绝望之色,脸色越发的苍白,她真不甘心就这样被火焰地蜥撕个粉碎!

  此时要是能出现一个学员该多好,不管是什么实力,都能把重伤的火焰地蜥击毙,而她也能获救!

  但四周静悄悄的一片,只有火焰地蜥沉重的呼吸声。

  她求救的愿望,注定要落空,含恨被火焰地蜥撕碎!

  看着离她已经不足三米的火焰地蜥,徐怀雪绝望而又痛苦的闭上眼睛,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滑落。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哭,可能每一个女孩在最无助最绝望的关头,都会害怕的掉下眼泪吧。

  “唰——”

  一道耀眼的刀光闪过。

  火焰地蜥颈部的伤口瞬间被撕裂,兽血宛如打开的水龙头,哗哗的往下流。

  发出一声哀鸣,火焰地蜥就在离徐怀雪还有半米之遥的时候,四足一软趴倒在地上,挣扎了几下后静止不动了。

  凌痕这才收起精铁刀,看向徐怀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