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为吏部尚书,王直本就有举荐之权,当着朝会之上举荐一个有才学年轻学子,实在是再合适不过的举动。加之杨晨东又是出身于杨家,此举还能显示着他照顾友人之后的贤名,此举实是让人无懈可击。

  另辟其路之举!

  王直的话一说,当场让奈亨愣在了那里,有些不知所措。他没有想到,对方竟然避重就轻,直指事情的起因,这与他之前所想的完全不同。

  奈亨以为不管是王直还是赵新都会先想办法脱身,先摘清与杨荣的关系。如此一来的话,就势必会引起一些朝中亲杨派们的不满。那时他只需咬定对方有关系就是,因为三杨毕竟是影响深广,当时的朝臣谁能说与他们没有一点的关系呢?这就叫黄泥巴掉到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谁曾想,人家根本就没有推脱与杨荣的关系,或许也是推脱不掉,干脆就借机推荐杨家六少爷,如此一来,他的如意算盘是完全的落空了。

  王直不愧是能任尚书之职,避重就轻,另辟其路的想法让奈亨的目的完全落空。这也让他感觉到形势不对,不得不把求救的目光看向看向了在皇上身边站着的王振身上。

  此时的王振板着一张老脸,实则心中是气愤异常。

  《杨报》的事情纪广早就有所调查,结果自然这就是一个讲故事,还是讲连续故事的连载文章罢了,虽然其中也记载了一些杂学,但对于宦官体系是没有丁点关系的。像是这样一个文刊,根本没有什么威胁可言。甚至还可以说是一种商业方式,至少几个月来,为王振就赚了不少的钱。

  这让王振十分的高兴。因为这不同于受贿所得,这是凭自己本事得到的分成,被其视为来历正大光明之银钱,王振为此还窃窃自喜。而就在前几日,他更不拿到了两份民间弄来的《杨报》送给了皇上,英宗竟然也被《射雕英雄传》所吸引,说到底,英宗还是一个孩子不过才十九岁而已,也是喜欢快意恩仇的故事。

  为了这件事情,英宗还要求他的先生,也就是王振把射雕的全稿给找来,他要看一个痛快。借着这个时机,他还特意为了杨晨东说上几句好话,也不枉收下人家的这些礼物。

  先让英宗心中有这么一个人,在慢慢形成好感,那个时候提升为官员就是水到渠成之事了。而眼看一切顺利,奈亨突然就跳了出来,还差一点破坏了自己的大计,这如何不让人恼怒。

  当然,王振更为生气的是,奈亨在做这件事情之前竟然没有和他通气,这完全就是自主的行为,也可以看成是眼中根本没有他,即是如此,他哪里还想去管呢?

  如今肯看着奈亨那求救的目光,真是恨不得一巴掌打过去,然后有让东厂抓其下狱。

  心中恨极,但王振确不能这样去做,奈何投靠了自己,这可是人人得知的事情,若是今天他出了事情,岂不是会让人以为自己势弱了吗?如此一来,难免会陡生变故,于和平大局不利。

  只是心中有恨,这也不代表王振就不会不去惩罚奈亨,最其码也要让他通过这件事情得到一个教训才可以。所以脑瓜子一转,他就转身笑嘻嘻的对着英宗说道:“皇上,王尚书所言正是,杨家六子杨贵通(为了读者的畅快感,以后只称其字杨晨东)的确是才子,这样的人如果能为朝廷所用,实是一件大好事。至于奈亨和赵新,于朝堂之上咆哮,实在是失了体统,可各打五棍,轰出堂去。”

  “好,先生所言正是,朕也意是如此。来呀,把奈亨和赵新拉下去,各打五个大板。”英宗身体座得绷直,一幅明君样子说着。

  话落,早有朝前的锦衣卫走上前来,将两人给托了出去。从始至终,两人都没有在说话,赵新是不敢,他担心这一叫嚣,只会棍棒加重。 奈何还在迷糊状态之中,他从刚才王振的话中算是弄了一个明白,自己的这个主子与杨晨东似乎有些关系呀,可恨他都没有了解就冒然出手,这根本就是自找无趣,甚至是自讨苦吃。

  两人被拉了下去,模样英俊,气宇轩昂的英宗将目光落在了吏部尚书王直的身上,“王爱卿,人是你举荐的,看看给杨晨东一个什么官职好呢?”

  因为看了射雕一书,英宗对杨晨东的感观也是不错的,事情又是王直提出,王振同意,他岂会反对。

  王直抬头,脑海中迅速闪过了几个官称。说起来杨晨东毕竟还是年纪太小了一些,如今只有十六岁而已,是很难被赐什么官职的。今天不过就是机缘巧合罢了。只是即然皇上问起了,那就需要给上一个交待,便言道:“皇上,臣认为杨晨东少年敏学,十三岁就成为了秀才,如今任建宁府知事应该可以胜任。待其丁忧之后,可调京师来在行任用。”

  建宁府知事,说起来是负责行政和民事方面的事情,正九品的官员。但没有提及前知事被调走之事,那就说明这官职原本就是有职无实,也可被称为散官。最大的区别就是多了一个官身罢了。

  “嗯,准卿所奏。”英宗点了点头,对于一个正九品的官员,他实在是提不起丁点的兴趣来。

  散朝了,此时的奈亨和赵新早就被打完了板子送出了宫去,众臣也仿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向家而去。但他们并不知道的是,历史在此时已经发生了一些偏差。

  历史中,奈亨曾与吏部郎中赵新有隙,心怀怨而构陷之,涉及王直与侍郎曹义,一并下狱。都吃了一些苦头,后英宗宽大处理下,王直、曹义官复原职。仅是夺赵新、奈亨之俸而已。

  可是现在,因为《杨报》的出现,奈亨提前动手,也没有累及到曹义其人。好在的是,这种变化并不是很大,至少历史的大方向没有得到改变,不然的话,杨晨东怕是头疼了。

  众官回家,礼部尚书胡濙(yíng)也乘着自己的官轿回到了府中。

  一入府中,胡濙叫来了管家问道:“去找嫣儿要一份《杨报》拿到我的书房来。”

  之前的胡濙就听说过《杨报》之事,但并未在意罢了。在他看来,这远非是孔孟之道的正学,不屑闻之。可是今天在朝堂上发生的事情,让他对《杨报》起了好奇之心,想着孙女不止一次的念叨着《杨报》,便准备找来一份来看看。

  管家很快去了后院小姐的院外,正遇到小姐的丫环小青,遂把老爷要看《杨报》一事告知。

  “等等。”小青是一个干练的丫环,一身黄衣的少女总是笑吟吟,肤光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转身就向着胡嫣小姐的闺房里跑了过去。 房间里一名十四五岁的女孩,灵秀雅致的小脸上桃腮泛红、檀口粉嫩,不免引入遐思。此刻正捧着一张色彩墨色的报纸在那里低看着,时不时嘴角就会微微翘起,显示她此刻心中的愉悦。

  “小姐,小姐。”小青跑的或许是快了一些,一入闺房便是有些气喘吁吁,胸前那好大一块也在随着急促的呼吸而不断的起伏着。

  “小青,怎么了?怎么惹的你如此急促?”似是抱怨一般的少女,笑嘻嘻的说完这些之后,就又轻声凑前道:“不会是相中了哪一个年轻俊朗的后生,动了春、心吧。”

  刚说完,少女就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更是引得丫环小青双眉一凝,随后脸色一垮,就是不依不挠的样子说道:“小姐,你又拿小青寻开心,我说过了,这一辈子都跟着小姐,不会嫁人的。”

  “啊!你不会是要给我未来的夫君去暖床吧,呸!真不知道害臊。”少女正是胡嫣,礼部尚书胡濙的孙女。

  “什么呀。”发现又被小姐给取笑了,小青哪里肯依,当下伸出一双纤手就向着胡嫣的腋下挠了过去。

  虽然当时的社会风气就是如此,跟着过门的贴身丫环,实际上是可以代自家小主给新姑爷暖床的。可有些事情是不能说的,说出来那脸皮薄的哪里能承受的住?

  也就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胡嫣和小青可以开这样的玩笑,倘若是主仆间有一丝的芥蒂,这样说只会增加双方的矛盾。

  小青动了“手”,一时间,两女就嘻闹到了一处,一阵阵咯咯声是不绝于耳。传到外面正在等候的管家耳中,他无奈的摇了摇头,知道小青这神经大条的丫环一定是把任务给忘记了,便忍不住在原地轻咳了几声。

  “呀。”闻听管家特别发出的声音,小青连忙停住了正乱伸的双手,似是想起什么的说着,“管家还在外面等着呢。小姐,老爷要看《杨报》。”

  “什么?”胡嫣也挡住想要偷袭小青腋下的玉手,一脸不可思议的问着,也是一脸的不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