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姜氏老祖已经放弃了对于姜云的夺舍,但因为刚刚他对姜云的魂压制的太过,导致姜云仍然没有彻底苏醒过来。

  可是,就在姜云这将醒未醒之间,在姜云的身后,浮现出了一个庞大的身影,在他的头顶之上,更是浮现出了一条路!

  一条无比宽阔,向着无尽,蔓延出去的大路。

  这条路,通体黑色,其上屹立着无数灵树,燃烧着熊熊火焰。

  那庞大的身影张开了双臂,将这条路虚虚环抱,如同是将路,牢牢的保护了起来。

  只是,这虚幻的身影,虽然本体是保持着人的形状,但是他的身体,却是处于不断的变化之中。

  这种变化,快到了极致,而每一种变化,依稀可见,都是一种妖的形象。

  如果说之前的庞大人影,给人一种强悍厚重之感,那么此刻这个人影,却是又多出了一种诡秘多变之感!

  血无常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人影,看着那条路,喃喃的道:“火,土,木,肉身,再加上这如今多出来的意境,五种大帝意境!”

  “只是,他这新增加的意境,是什么意境?”

  “炼妖意境!”

  这四个字,并非是血无常所说,而是来自于屠妖大帝!

  他自然也看到了那人影和大帝之路,而他也比其他任何人都要清楚,那是自己独有的炼妖意境!

  妖,本就多变!

  只不过,连他也没有想到,姜云竟然在接受化妖印传承之后,甚至是还没有获得完整的化妖印的时候,就已经提前感悟出了炼妖意境!

  “如果,他只走炼妖之路,那么他日后的成就,绝对会在我之上。”

  “那样的话,想要抓住那只魇兽,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看他的性格,似乎不大可能只专注于炼妖之路,可惜,可惜啊!”

  与此同时,血无常脸上的惊骇之色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冷笑道:“难怪,他对我要送给他血之意境,没有多大的兴趣了!”

  “但是,我的血之意境,你不要也得要!”

  “只要你继续修行无常决,以你的资质,必然能够感悟出血之意境。”

  “到那个时候,六种意境,我的血之意境,不但将会占据主动,而且还会将其他意境,当做血气,一一吞噬融合。”

  看着眼皮急速颤动,即将苏醒过来的姜云,血无常闭上了嘴巴。

  姜云,也终于睁开了眼睛。

  虽然他也知道自己竟然无意之下,走获得了一种意境,但是他却没有丝毫的喜悦,甚至根本都不去在意。

  此刻,他最想知道的,就是刚刚要夺舍自己之人,到底是谁!

  被两位大帝惦记着夺舍自己的肉身,这对于姜云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还有,对方明明都即将成功,为什么在最后关头,却又莫名放弃。

  姜云很肯定,让对方放弃的原因,绝对不会是轩帝!

  不过,姜云却也不得不承认,轩帝的出现,还是很大程度上干扰了对方的夺舍,算是帮了自己一把。

  这也是有些出乎姜云意料的事情。

  “灵树,大帝,你们知道,刚刚那想要夺舍我的人,到底是谁吗?”

  面对姜云的这个问题,灵树和屠妖大帝都是给出了否定的回答。

  从头到尾,他们都没有看到姜氏老祖,自然不可能知道对方的身份。

  不过,灵树的神识却是告诉姜云,或许血无常知道。

  姜云看了眼被灵树暂时镇压的血无常,尽管有心想要询问,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经历过了这场惊心动魄之事,姜云也准备和灵树,以及屠妖大帝告辞了。

  域战在即,他不想不等赶回诸天集域,自己便先一步陨落在这四境藏中。

  他自己陨落不要紧,但他一死,诸天集域之内,他所在乎的所有人,恐怕都无法在域战之中活下去。

  “大恩不言谢!”

  姜云以神识对着灵树和屠妖大帝道:“两位前辈的大恩,姜云会铭记于心。”

  “还是那句话,域战之中,如果侥幸不死,到时候,我必然还会回来,兑现诺言。”

  不管是灵树让自己感悟了木之意境,还是化妖世界之内,灵树始终默默地守护,都让姜云欠灵树太大的恩情。

  姜云唯一的报答之法,就是助它成帝!

  而且,如今姜云也已然看出,除了灵树被封妖印所封,无法成帝之外,屠妖大帝的这道残存神识,同样也是被他本尊,封在了封妖印内。

  虽然封妖印不解开,这道神识就会无比安全,没有任何力量能够伤害到他。

  但,他却也等于是被束缚在了封妖印中,没有自由。

  因此,解开封妖印,对于灵树和屠妖大帝的神识,都会有着极大的好处。

  “小心血无常!”对于姜云的离去,灵自然不会阻止,但是却以神识提醒姜云道:“血无常有着一种极为诡异的神通,名为血临摹。”

  ”血临摹,不是夺舍,倒是和化妖印有些相似,顾名思义,就是以鲜血,去临摹出其他人。”

  “这种神通,具体如何施展我不清楚,但我知道,被临摹之人,必须要修炼他的无常决,而且,必然和他藏下你体内的那滴鲜血有关。”

  “我怀疑,他就是对你施展了血临摹,想要临摹成你。”

  灵树的提醒,让姜云的心中一动,终于明白了血无常为自己布下的陷阱。

  简而言之,他要让其本尊,变成自己。

  血无常的最终目的,就是逃出天外天,获得自由。

  变成自己,他就能逃出天外天?

  “血无常知道我有劫空之力和劫空之鼎,所以怂恿我取出了那颗珠子。”

  “据此,我推测他应该清楚我是九族之主。”

  “那么,他变成我,就能恢复自由,也就意味着,囚禁他的人,真的是九族中的某一族!”

  虽然想通了这些,但姜云还想从灵树那里确认一下,所以接着问道:“灵树,你知道,血无常是被谁囚禁的吗?”

  血无常和灵树相识,已经是毋庸置疑之事。

  之前血无常亲口说过,如今灵树又道出了血无常的血临摹之术,说明灵树对血无常,还是有着一些了解。

  只可惜,灵树却是摇晃着自己的身体,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姜云微微一笑,没有再问灵树,而是向屠妖大帝发出了询问:“大帝,我的炼妖术,是和下域一位前辈所学。”

  “他,姓夜,名孤尘,是否是您的后人?”

  屠妖大帝,又被称为夜帝,这夜,应该是他的姓氏,所以姜云才会有此一问。

  同样,屠妖大帝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姜云没有再问其他问题,伸手,轻轻的拍了拍灵树的树干。

  然后,退后几步,对着灵树抱拳一拜,这才转身,迈步离去。

  这一次,灵树没有再挽留姜云,只是站在原地,而整片丛林的所有植物,全都轻轻摇晃,如同挥着手一样,为姜云送行!

  当姜云走出了灵树的视线之后,身形却是渐渐的慢了下来,

  原本,他的下一站,将会是海域,他要夺走海族族人海九儿的水之意境,壮大自己的实力。

  可是,今天轩帝的出手相助,让姜云却是有了些犹豫。

  姜云睚眦必报,但也恩怨分明,尤其在恩情之上,甚至,有些迂腐。

  如果取走海九儿的水之意境,那就等于是对轩帝恩将仇报,故而让他犹豫。

  片刻之后,姜云喟然一叹道:“先取走,如果能活着回来,到时候再还他就是!”

  “如果不能活着回来,那就当我忘恩负义一回!”

  “更何况,除了水之意境外,海族也是对蜃族最具威胁的族群!”

  最终,姜云还是迈步,朝着海域走去。

  就在这时,血无常的声音忽然响起:“你就不想知道,刚刚夺舍你的人,是谁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