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伊晴打开房门,外面一片昏暗,只有夜光灯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整条走廊,安静异常。

  一丝凉风吹了进来。

  慕伊晴赶紧将病房门关上,因为做了手术,她受不得凉。

  就在慕伊晴关上门的瞬间,外面走廊尽头的安全出口荧光牌上...似乎闪过一张血色的小人脸。

  她再次走进浴室,足足站了一分多钟,那个声音再也没有出现。

  “多半是自己幻听了。”

  慕伊晴脱下衣物,开始洗澡。

  ...

  时间回溯,

  车内,叶明哲坐在副驾驶,花千语和冷凝月则是坐在后面。

  一路上,三人都没有说话。

  汽车很快就到了学校,叶明哲率先下车。

  他付了车钱。

  “叶明哲!记得早点把鬼屋新场景的资料发过来。”花千语趴在车窗上说道。

  “好!我知道了!拜拜!”

  “明天我们再一起去看学姐。”花千语看着他。

  “倒时候再说吧,我怕我们课程不同,拜拜!”叶明哲挥了挥手,转身往宿舍方向走去。

  别墅内。

  花千语和冷凝月洗完澡,正穿着睡衣坐在床上。

  “怎么了?语儿?”见花千语坐在床上发呆,冷凝月拍了拍她问道。

  “那家伙在故意地疏远我!”花千语说道。

  “因为病的原因吧。”

  “混蛋!”花千语咬牙切齿。

  “语儿!既然他身患绝症,目前这样也不失为最好的结果。因为你注定与他无法白头偕老的。”冷凝月开始劝说。

  “可是...那家伙平时看上去龙精虎猛的,怎么突然就身患不治之症了呢?”

  “生老病死这种事情,哪是我们这些普通人可以揣度的,你也知道,这种事情,学姐是不会开玩笑的,而且,我也不觉得叶明哲会用这种事情去骗她。”冷凝月分析道。

  “可是,当时那种情况,叶明哲也有骗她的可能吧?”花千语依旧不死心。

  “是有这种可能,但是这几率很低,不然的话,为什么误会解除了,叶明哲依旧疏远你,今天我可看得清清楚楚,他对你说‘永远不可能’在一起的时候,那表情可真实得很。”

  “我倒没注意,当时都气疯了。”

  “你看,你喜欢他,他对你肯定也有好感,要不是真的生病,他为什么不跟你在一起呢?我家语儿要身材有身材,要样貌有样貌,要家世有家世,要什么有什么,我想不出他除了生病之外拒绝你的理由。”

  “会不会就是因为我的家世呢?我今天感受到了,叶明哲似乎十分讨厌以势压人,当我说‘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的时候,他是真地生气了,我能感觉得到的!可是月儿你知道的,我根本不是那样的人,那只是说的气话。”

  “你说他会不会当真了呢?”花千语看着冷凝月,一脸的担忧。

  冷凝月轻轻地抱着她,安慰道:“好了!别担心了!他肯定没当真的。”

  “真的?”花千语面露喜色:“月儿你没骗我?”

  冷凝月笑道:“都说恋爱中的女生是傻瓜,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你仔细想想,自从我们陪学姐手术回来之后,他看你的眼神尽是满满的愧疚,他要是生你气,能是这样吗?我想他也觉得今天对你的态度很过分,只是因为...病,所以他想将错就错吧。”

  “是这样的吗?”花千语抬起头,似乎是在回忆白天的事情。

  “好了!语儿!别瞎想了!等学姐的事情过后,我们想办法弄清楚叶明哲是不是真的有病就行了。”

  “若是能治,我们就尽全力把他治好,若是治不好,那我们就陪他开开心心地度过余下的日子。”

  “只是真到了那个时候,语儿,你必须控制住自己的感情,不能陷得太深了,不然到了最后,你会痛不欲生的。”

  花千语有些无精打采:“我知道了。”

  “乐观一点!我看他现在精气神都不错,短时间肯定不会有什么事的,再说了,我会让赵百蓟替你看着他的。”

  花千语听到这话,顿时来了精神:“月儿?!你和赵百蓟,不会...”

  “哪有那么快!我有那么好追吗?只不过在手机上聊了几次,刚才我已经给他发过信息,让他帮你看着叶明哲了。”

  “月儿你真好!”花千语抱着她撒娇道。

  “好了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睡吧!明天早上还有课呢。”

  “恩!”

  两个人躺在被窝里。

  “喂!语儿你别乱摸!”

  “哼!为什么你的那么大!不公平!”

  “有什么不公平的,语儿你那么优秀,当然全身上下都是A~~啦!”

  “可恶!你还取笑我!看我不打爆它!”

  “哎呀!语儿饶命!”

  两人在被窝里打闹起来。

  ...

  404宿舍。

  “你说贱神和花姐吵架了?”胖子一脸吃惊地看着赵百蓟。

  “恩!凝月跟我说的,让我们多盯着叶明哲一点,有什么异常马上告诉她们。”赵百蓟依旧是那么慢悠悠的语速。

  “我靠!贱神是真的刚!太有种了吧!花姐这种女神级别的存在,要是做我女朋友,我宝贝都还来不及呢,这家伙竟然还跟人家吵架。”胖子狂吐酸气。

  “就是!要是能得到花姐的赏识,我愿意放弃海王的尊号,放生我鱼塘里所有的妹妹,还她们自由!”管滨海一边说一边手舞足蹈,像是在念诗。

  “所以你们两个得不到花姐的青睐。”赵百蓟一记言杀,毫不留情地暴击了两人。

  “老赵!你有点膨胀了啊!”

  “老赵!是冷凝月给你的勇气吗?”

  胖子和管滨海气势汹汹地走向他,张牙舞爪。

  “我...我只是实话实说。”赵百蓟退到墙边。

  就在胖子和管滨海马上要爆基赵百蓟时,宿舍门开了。

  叶明哲走了进来。

  “这么晚才回来呀?”

  “去哪了呀?”

  两人放过了赵百蓟,向叶明哲问道。

  “临时有点事。”叶明哲笑道。

  接着他便直接上了床。

  下面的三人互相看了一眼,也没有再说话。

  “洗澡喽!”管滨海走进了卫生间。

  胖子和赵百蓟也上了床,各自捣鼓着手机。

  叶明哲仰面躺在床上,双手枕着头,呆呆地望着天花板。

  ‘自己的秘密太多了,住在宿舍想要进出场景也很不方便。’

  ‘要不要...搬出去呢?’

  叶明哲怔怔地想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