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言这半睡半醒中有问必答的模式下,年轮收获颇丰,这最丰富的。

  特别听到靳言说,他害怕她跑了这句话。

  让年轮心脏砰砰直跳!

  “难道,上次我善解人意的不告而别真的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刺激。”年轮小声的喃喃自语,嘴角不自禁的勾起了一道幅度。

  她抿了抿唇,这句话的意思,是不是代表靳言真的很爱她,当他发现她从邮轮上跑了,他瞬间意识到他非她不可。

  想到这里,年轮再次壮起胆子试探了一句更深层次的话。

  “靳叔叔…”她轻轻地低下头,唇心中呼出的气息缓缓地落入靳言的耳畔,“…你…是不是很爱我呀?”

  话音一落,年轮秉住了呼吸,目不转睛地盯着靳言阖眸轻呼的表情。

  一秒…

  两秒…

  三秒…

  他缓缓地动了动唇角,没有睁眼,呢喃道:“嗯。”

  Oh-May-God!

  年轮悄无声息地张大了嘴!真的耶!靳言说,他很爱她!

  憋不住的笑意,年轮觉着此时自己的心情,像极了冲上了云端,在云层上面翻轱辘。

  甚至,她可以忍不住亲吻他的侧脸一下…

  然而,就在这一瞬,靳言喃喃中又补充了一句:“小笙…我爱你,千千万万遍。”

  What!

  年轮的笑容戛然而止:【滚!】

  什么玩意的“小笙”,她是“小年”,是毛的“小笙”!

  虽然,她的确还有个名字其中似乎带着“笙”,但她没跟靳言提过,而且,连她自己都不想承认那另外一个名字…

  所以,站在年轮的角度,那个“小笙”绝对、百分之百不可能是她!

  那靳言所爱的是那什么“小笙”?

  这一刻,年轮似乎有些明悟了,靳言…该不会是把她当作了某为“小笙”吧!

  王八蛋、大猪蹄子!她就说靳言为什么对她这么好…这会儿算是找到了源头!

  毫不犹豫的,年轮从靳言的手掌心中挣脱出来,一秒钟的反应速度,接了一杯水…

  “哗啦!”

  泼在了床上……

  片刻之后…

  “你是说…你…尿床了?所以我身上的水…是源自你身上的一部分?”此时,靳言脸上挂满了水渍,正襟危坐的坐在床头,打量着年轮。

  年轮则抱着手,一副理直气壮的,盘膝坐在床尾,看着靳言脸上的水,憋住表情,肯定的点了点头:“是!我快二十岁了,还是会尿床,洒了你一身,你尽管嫌弃。”

  “呼…”靳言深深叹了口气,一只手扶住额头,似乎总算从睡意中清醒,然后颇显无奈,“…小年…你真的…”

  “真的什么?”

  “没什么。”靳言说着,忽然沉静下来,抬起头,唇角勾起了一抹笑意,仿佛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似的。

  他忽然伸手,修长的手指勾下了一滴水渍,放到了唇上:“嗯,味道还不错。”

  “!!!”年轮目瞪口呆,靳言尝了她泼下的水!?

  虽然,她说尿床是故意气靳言的,但是哪怕靳言明知道她说谎,也还是偿她泼下的水,一点也不嫌恶心,这未免也太淡定了!

  张了张嘴,年轮终于结巴道:“你就这么吃了?靳叔叔,你果然是个变态吧!”

  “我也没说我不变态。”靳言淡定的看着她…回想起来,这已经不是她第一回恶作剧了。

  八年前,她也将水泼在他身上,还说这是她尿床造成的,只是那时他心态不同,脾气也大了些,当时他就炸毛了,第N次将她赶了出去…

  他还记得有一次她说:“靳叔叔,你尽管现在不在乎我,等哪一天你发现再也找不到我了,你会伤心一辈子的…”

  而他觉得她在童言无忌,直到差点以为她不在这世间的时候,他真的觉得他会伤心一辈子。

  还好,她还在,哪怕她记不得曾经那些事,她也还是在做着同样的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