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宁玉并未去卢陵春的营帐,而且跟着赵平去了他的营帐。

  这还是两人第一次一起睡,宁玉多少有些紧张,赵平也好不了多少。

  慢慢地,随着温甜的清香时不时钻入他鼻翼,那紧张就变了味道。

  “玉儿。”赵平喊。

  宁玉转过来:“嗯?”

  赵平舒展长臂,一把拉她入怀,“我抱着你睡好不好……”

  赵平声音低沉撩人,宁玉脸上有些烧,她挣扎:“不,不舒服……”

  赵平的脸贴着宁玉脸颊,唇在宁玉耳边,声音低低:“有个舒服的,你要不要试试?”

  宁玉挣扎的双手扒在赵平铁臂上,眨巴眼睛,“什么啊……”

  “就……”赵平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想了想,迂回道:“你看过那个吗?”

  宁玉:“哪个?”

  “就……”赵平舔一下唇,道:“那种小册子。”

  “哪种小册子?”宁玉是真没明白。

  “就那种啊……”赵平说着,手就不老实起来。

  “你干嘛!”宁玉差点跳起来,可惜被赵平箍着,不能动。

  “就这种的啊,你没看过吗?”赵平问,声音更低更沉了。

  “没有!”宁玉抓住赵平探进她亵衣的手,狠狠掐了一把,“我没有看过这种东西!”

  宁玉已经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了!

  那种东西,她虽没看过,却不代表她什么都不知道。

  赵平嘶了一声,甩甩被掐的手臂,“疼啊……”

  宁玉咬牙呸道:“疼死你活该!”

  “不要脸!竟然看那种东西!”

  赵平:“……”

  赵平一手揽着宁玉纤细的腰肢,另一只手捏捏宁玉软软的脸颊,笑:“看看怎么了,我都快二十的人了,别人跟我一样大的,孩子都有了,我还连女人的身子都没碰过呢。”

  宁玉忽地看他,眼眸微眯:“你想碰女人,谁?”

  “自然是你啊。”赵平略无语,抬手刮一下宁玉鼻子,这小丫头不知道自己是女人吗?

  宁玉:“……”

  赵平亲了亲着宁玉的脸颊,笑道:“你喜不喜欢我这样待你?”

  宁玉咬牙切齿:“不喜欢!”

  其实仔细想想,也不是说她不喜欢他这样,就是有点奇怪,很陌生的感觉,还有点……莫名的刺激,心口慌慌的,如小鹿乱撞一般。

  “真的不喜欢吗?”赵平问。

  宁玉:“真的不喜欢!”

  赵平握住宁玉的手,口鼻埋在宁玉肩窝:“可是我喜欢。”

  “而且,这是夫妻之间的常态,成婚后都是要这样的。”

  宁玉:“……”

  宁玉挣扎的力道渐渐小了。

  他喜欢的话……她还是可以克制一下的。

  感受到手里的力道松了,赵平唇角勾起来,拉起宁玉的手,一路向下。

  “想做吗?”

  男人低哑动听至极。

  有小册子在前,做什么,不言而喻。

  宁玉:“……”

  宁玉脸红的滴血,却挣扎不脱赵平的禁锢,她此刻非常后悔上了这厮的贼船,竟然跟着他一起睡。

  “不想做!”

  “可是我想做……”

  她不在还好,她在他身边他就有些克制不住自己。

  反正他是一定要娶她的,不如……趁早烙下他的标记,也省的她日后反悔。

  以前不动她,是她还小,如今……她就剩一个多月就及笄了。

  “我很需要你,玉儿。”赵平哑声问道:“你感觉到了吗?”

  宁玉咬了咬唇,“你真的很想……就不能忍忍吗?”

  赵平:“我很难受……需要疏解。”蛋疼

  宁玉:“……”

  宁玉忽地侧身,脑袋微微前倾,吻上赵平。

  赵平被亲的愣了下:“你……”

  宁玉贴着他的唇,轻声道:“你想要的,只要我有,我都给你。”

  月色温柔似水,铺陈在地上。大营营帐林林,一片静寂。

  偶尔有轻微动静传出。

  都快进行到最后一步,赵平想起来什么,忽地抬头问道:“你月事来过了吗?”

  宁玉一愣:“什么月事……哦,还没有。”

  赵平:“……”

  赵平霍地翻身躺平,喘着粗气。

  宁玉也有些微喘:“不做了吗?”

  “做什么做!”赵平磨了磨后槽牙,有点暴躁:“你还是个孩子!”

  “我就要十五岁了,不小了。”宁玉道。

  赵平:“……”

  赵平直愣愣躺了许久,好不容易平复了些,宁玉细长光滑的腿突然压到了他身上,手臂也随之缠过来,压在他胸口。

  赵平刚压下去的火气又蹭蹭蹭上来。

  赵平笑着转头,正准备调侃宁玉几句,却发现她已经睡着。

  赵平:“……”

  赵平将宁玉身上衣服拢好,给她盖好被子,拥着她闭眼,强行入睡。

  ……

  翌日清晨。

  负责赵平日常的卫兵如以往一般,准备好洗漱用品端进赵平的营帐,一边走一边道:“将军,起床了。”

  别的将士每日早上都是自觉起床,独他们将军要人叫才能起来。

  “嗯……”

  赵平含糊应一声,抬手在眉心揉揉。

  这一抬手不要紧,却带出了一截耦臂。

  那耦臂一晃,晃开被角,露出三千青丝。

  卫兵:“!!!”

  卫兵瞪大眼睛,木盆掉落在地上,咕噜咕噜滚动,水洒了一地。

  将将将军床上有女人!

  这一下,赵平和宁玉都清醒过来。

  “怎么了……”宁玉还没坐起来,就被赵平一把塞进了被窝,“出去!”

  “是,是是是……”卫兵连滚带爬跑出营帐,连盆都忘了捡。

  卫兵出了营帐,才松一口气,拍拍胸口喘口气。

  “怎么了,将军又发脾气了?”有士兵问道。

  这一片的士兵都是赵平麾下。

  这时候大家都刚起来,尚可自由活动。

  士兵摆摆手,愁眉苦脸:“这次可比赵将军发脾气可怕多了。”

  “哦?”同伴来了兴致,“快说说,怎么个可怕法?”

  “将军床上有一个女人。”那士兵道。

  “什么?”

  “噗……”

  “你开玩笑吧?”

  士兵们顿时围过来。

  “我开什么玩笑,是真的!亲眼所见!”

  “胡说,将军他从不沾染女……”同伴说着忽地顿住。

  众人对视一眼,昨日安和王姬来了啊!

  果然安和王姬如传说中那般,放荡不羁啊,这未婚未娶的,竟然就和他们将军睡在一起了!

  “听说这安和王姬收用过面首,我原还不信,没想到……”那人道,“将军他该不会也是……”

  “不会吧?将军他真甘心给一个女子当裙下之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