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容没有再继续追问,他有困扰,等她知道了,和他一起应对就是。

  “不管有什么,我都会陪在你的身边,为你分忧解难。”她柔声说。

  这样的话,犹如春风吹过心田,那样的舒适,裴辰州心里一热,要不是这里是宽敞的田野,容易被人看见,他真要将人拥入怀中,好好地亲她几口。

  不过,他也在心里决定,他要自己解决好那件事情,不能让容丫头难受,这样,才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

  回到家里,万氏已经做好了一只袖子,她看到鱼腥草,有点意外,“鱼腥草这是又生了。”

  “是啊娘,毕竟现在也没有那么冷了,总会生长一些,咱们拿两把过去州伢子家。”

  她也才找了四把,毕竟不多,还大多数是嫩芽,用镰刀挖起来还是有点费力。

  “成。”万氏爽快地说,“对了,麻辣牛肉干,别忘了挖一大碗过去。”

  “娘,不用你提醒,我也是这样提醒的。”秦容从碗柜里拿出一个大碗还有一个饭勺,去睡觉的房间挖牛肉干。

  裴辰州到上面看炭窑,还在闷白烟,再等两三天,就会冒青烟,到时候,再把火门和其他洞口都封住,等几天一根根黑亮的炭就出炉了。

  去人家家里吃饭,虽然是同村的,但大过年的,不好两手空空去,秦容往背篓里放了几个粽粑,一袋子的糖果,还有一条不小的猪肉。

  裴辰州不赞同道,“丫头,娘说了,不要带东西,家里都有。”

  他们家是很赤城地请秦容母女吃饭,她们带这些厚重的礼,反而让他们母子俩过意不去。

  秦容笑道,“家里有是一回事,心意是一回事,我们想带点拜年礼,你还不让呀,那我们吃饭也香了。”

  裴辰州只好不再坚持,他想到了什么,眼神动了动。

  或许,这样也好。

  到了裴辰州家,秦容就看到一个女子立在院子里。

  七成新的粉色棉衣裹着身子,依旧可以瞧见窈窕的身姿,头发又黑又长,在后面绾成一个好看的样式,脸蛋是鹅蛋脸,五官妩媚柔弱,就连她一个女子看了,都不由得有两分动心。

  这女子十五六岁的样子,大概就是裴辰州的表妹了。

  裴辰州背着背篓,跟在秦容的身边,还和她说说笑笑,习以为常的样子,看秦容的眼神,都是宠溺,都是温柔。

  女子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表哥,你回来了。”

  女子迎上去,唇角勾着一抹浅浅的笑意,眼里放着光。

  秦容一看这女子的眼神,就明白了,敢情是看上州伢子了啊。

  啧啧,州伢子艳福不浅啊。

  “恩。”裴辰州不冷不热地应了一句,就进了屋子。

  女子跟了上去,“表哥,你都不跟我介绍一下客人呀。”

  裴辰州根本没有这个心思,这才想起来,道,“这是容丫头,这是万婶子。”

  又对秦容和万氏说,“这是我的表妹赵莹,这是我的大舅,舅母。”

  屋子的火盆边,还坐着两个客人。

  大家相互点头致意,算是过礼了。

  “你是表哥的朋友吧。”赵莹看着秦容,脸上带着笑容,可是心里却有点不爽。

  表哥连名带姓地介绍她,提到对方,却是那样的亲昵。

  女人的第六感本来就敏锐,她已经开始明白什么。

  她把秦容从头到脚打量了个遍。

  身上的棉衣质地不错,九新,人比她小一岁的样子,身高却比同龄人偏矮,脸白白净净的,五官挺好看,只是肯定不如她。

  作为女子,她的外在赢了。

  赵莹的眼里带上了不屑。

  这个什么容的,看起来家里条件是不错,可男人选择妻子,哪个不喜欢更漂亮的?电子书坊

  “是啊,很好的朋友。”秦容不爱跟女人搞雌竞,也不在意赵莹的眼神,不冷不热地说。

  可是在赵莹看来,秦容这样的态度,却是在看不起她。

  而且,很好的朋友,总有点那个什么暗示吧。

  “恩,那好,我们以后也是朋友了,我会多到这边走动,见面的机会还多着呢。”赵莹皮笑肉不笑,眼里藏着一丝轻视。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裴辰州眉头又皱了一下。

  秦容这下子是明白过来了,敢情裴辰州苦恼的来源是赵莹。

  赵莹的眼神,态度,都在像所有人表明,她喜欢州伢子,州伢子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她默不作声打量了一下屋子里面的两个人吗,赵莹的父母。

  赵莹的娘,是吴氏的亲姐,两家关系一直比较淡漠,已经有好几年没有来往,今年表妹一家突然来了,令母子俩有点意外,可还是好好招待,毕竟是亲人。

  大吴氏梳着一个圆发髻,用一支质地很差的玉簪子挽着,没什么水光,还开了好几条裂缝,虽然已经四十岁了,可大吴氏还风韵犹存,可以辨认出当年的容光,难怪能生出赵莹这样美丽的女儿。

  裴辰州的舅舅凤溪村赵家老三,长得稀疏平常,就是个子比一般男人要高不少,难怪赵莹会比同龄女子高一点。

  可以说赵莹把她爹娘身上的优点都集中到自己身上来了。

  再看两人的面相,大吴氏脸上带着客气,可一双眼睛里却藏着精打细算,赵老三不苟言笑,给人的感觉是老实人,可是目光却在默不作声朝万氏偷瞄。

  这一家子,心术有点不正啊。

  秦容摸摸地想。

  吴氏正在砍猪脚,看到她们背了过年礼来,责怪道,“哎呀,让你们过来吃饭,又不是要你们送东西。”

  背篓里,除了几个粽粑,一条主要是瘦肉的猪肉,一袋糖果瓜子糕点,还有一大碗麻辣牛肉干,一碗辣白菜。

  可以说,很有心意了,真是完全不可惜呀。

  “吴姐,大过年的,别计较那么多,咱们大家就图一个开心。”万氏挽起袖子,帮吴氏。

  看到这些吃的,赵莹一家三口的眼睛顿时就亮了,盯着那一碗牛肉,眼睛压根舍不得挪开。

  “过意不去呀,没啥好的招待你们。”吴氏说。

  秦容看一眼盆里杀好的鸡,菜板上的猪脚,“婶子,你这还叫招待不好啊,待会儿我可要加把劲吃。”

  吴氏被逗笑了,“你这丫头,还在长身体,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婶子可是巴不得你多吃一点。”

  察觉到那家人都盯着麻辣牛肉干,吴氏用小碗装了一碗,放在他们的面前,“你们先尝着。”

  又舀了一盘的瓜子和糖果。

  “妹妹,你可是太大方了。”大吴氏高兴地说,伸手就去拿牛肉干,赵老三也伸了手过去。

  吴氏去取筷子,回过身来看到这一幕,有点尴尬。

  她把筷子递给一家三口。

  “表哥,你也吃。”赵莹夹了一块牛肉,就往怕裴辰州嘴边送,一双眼眸盈盈,似乎要滴下水来。

  裴辰州面无表情,眸子清凉,“表妹,我人已经长大了,不需要人喂。”

  秦容忍住想偷笑的冲动,挽起袖子,端了那只杀好的鸡出去。

  赵莹的心思太显眼了,难怪州伢子要离开家门去找她呢。

  这只鸡杀是杀好了,可只是粗略地处理了一下,内脏还在里面,身上还有一些细毛。

  “我让娘杀好,我回来处理,娘要忙的活儿太多,一时没有顾得过来。”

  裴辰州带着抱歉说。

  秦容眉梢微抬,“你去找我,就是为了逃避呀。”

  裴辰州说,“我问心无愧,逃避啥,我是去喊你和婶子快点过来,听人说你在河边,我就下去了。”

  秦容说,“先是卫小姐,又是表妹,州伢子,你是桃花一朵朵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