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因为好奇,最终还是决定上前去看看,梅诗不得不跟着一群人一起去看看那位曾经在她店里口不能言的干尸是如何变成今天这样,唱着歌,一个山头就这样没了的场景。

  只是众人还没凑上前,视力极好的李坤指着那边的方向喊道:“他他他他自己下来了?”

  “!!!”刚刚还好奇要主动凑上前一探究竟的众人这下倒好,看到对方主动下来,吓得连连退后几步,甚至异能都摆在手上跃跃欲试了起来。

  “我说你们这是在闹什么呀?”梅诗对着众人这忽然变怂与之前形成鲜明的对比表示无力吐槽,“说去见人家的是你们,现在变怂的还是你们啊?”

  “这叫‘见乡情怯’。”李坤说完,郁文非脸一黑道:“拜托这个词不是这么用的。”

  “你管我怎么用?差不离就行了。”

  “……”这能叫差不离?

  不等众人在反应,那位古董丧尸迈着十分优雅端庄的步伐走到中众人面前的时候,包括梅诗,都被对方那惊为天人的颜值晃得大脑直接一片空白起来。

  梅诗甚至不知道用什么词语去形容,一张芙蓉面,星眼如波,修眉端鼻、唇若点樱,颊边微现梨涡简直秀美绝伦,加上肤白如雪,身上一席红色华服更显的容颜秀丽,绝代风华也不过如此。

  只不过那有些松散的发髻插着繁多的珠翠发钗,显得美人竟有一丝狼狈。

  “无礼。”被这众人盯得过久的李栖梧微微蹙了蹙眉,朱唇轻启表达自己的不悦。

  “额,那个……”李坤回过神羞红了脸不再直视李栖梧,这容貌他一个少男看的心脏噗通乱跳起来,语言都要不知道怎么组织了。

  【!我曹!六,这真的是咱们店里那具干尸么?】梅诗回过神,她一个女的都差点被直接掰弯了,这种颜值很难让她和之前店里消费的客人想到一起啊。

  “你是谁?”当然也有人并没有被李栖梧的相貌迷惑的人,就像张悦葵,一把将陈安阳挡在身后,凭着自己和陈安阳几乎相等的身高直接挡住了陈安阳看着李栖梧的目光。

  “本宫倒是想问你,谁允许你与本宫如此说话?”李栖梧目光犀利,气势十足,仿佛睥睨天下一般,下巴微抬道,“你们这群庶民,谁允许你们见到本宫不行大礼?”

  “公主啊,李朝亡了几百年了,你这一套不管用了好吧?”梅诗一边听着李栖梧说道什么公主,本宫还真的证实了她是个老古董的事情,不过这说话,刚刚在上的语气顿时就把梅诗逗乐了。

  “放肆!李朝怎会灭亡?!”梅诗说的灭亡这个词像是被触动了什么敏感神经一般直接炸毛了,美目倏地瞪向梅诗,目光里略带凶狠道,“李朝怎么会灭亡,不可能的!”

  “那有什么不可能的?你看看我们的穿着打扮,再看看你,再说了……你真的不记得所有而事情了么?”梅诗的这句话像是按动了什么机关似的,一下子便打开了封锁着的李栖梧的记忆。

  “李朝……真的……蒙哥哥他终究没有回来……”李栖梧晃了晃身子,嘴里喃喃着的话却完全落进了梅诗的耳里。

  梅诗目光里闪过一道精光,对面的人说的“王将军”,还有那尚未说完的“蒙哥哥”一词,都在与梅诗那晚上的梦里的人名重合。

  所以,李栖梧的身世难不成就是她那天夜里梦见的那般?为此,梅诗试探地唤了一声:“凤儿?”,又小心翼翼的看着对方的反应。

  “你?你怎么知道本宫的乳名?”李栖梧眸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这名字只有她的皇兄和她的母皇与君父知道。

  我怎么会知道?梅诗苦笑,说是做梦大概都没人信吧。

  梅诗恍惚地想起梦里的少女天真烂漫时的光景,之后装疯撒泼不愿登基,还一心一意想去边关找她爱恋之人,最后被以养病为由关在深宫里的样子。

  可后来,她的兄长还是心软了,帮她和她喜欢的人之间传递书信,她的兄长为这个不省心的妹妹做了很多事,最后还将她那些无理取闹、她的荒诞行径足以让她在史书上遗臭万年,也都全被她的兄长用利刃的威逼下将她从史书中裁了名。

  不留名、便不会被骂,亡国更与她无关。

  想到梦里的那些事情?梅诗眼神有些暗淡,为那个男人有些难过,哪怕她醒了,她心心念念的只有那个“蒙哥哥”。

  “你还记得你被我、额,被你皇兄的手下送出宫了的事情么?”

  梦里梅诗最后跟那皇帝视角跟个缚地灵似的,梅诗差点嘴就说吐露皮了,把皇帝做的事情直接就自我代入来了一句“被我送出宫去”。

  “你……”听到这话,李栖梧忽然泪光莹莹,眼里含着泪,看向梅诗,满目悲戚之色,又道,“那你……可曾知我后来回去过?”

  【!!我凑,这题超纲了啊,梦里没有这段。】

  “那你……可曾知,你皇兄死的时候说了些什么?”梅诗模仿着对方的语气也问了一句。

  她可不想和李栖梧在自己的知识点盲区过多停留,便将话引到了别处说道她皇兄的死的时候。

  可不曾想,一说到这,李栖梧更像受到什么打击一般,眼泪就像拧开了水龙头一般,不受控制地顺着脸颊漱漱地流了下来,眼睫含着水珠,红着眼眶看向众人,众人那心口不知不觉就酥了起来。

  仙子落泪!

  “都是本宫的错,哥哥才独自承受那么多!”李栖梧忽然捂住脸便嘤嘤哭泣起来,梅诗还没没将她哥哥做的那些事说出来呢,这、这就哭了?

  害~怪没成就感的_(:з」∠)_她还没放大呢。

  “梅老板,你们刚刚在说些啥?”一直作为吃瓜区的众人们从梅诗喊得那句“凤儿”开始,后面几乎就开始听不懂了。

  “是啊,梅老板,你们认识?”徐睿听了半天也是满腹疑惑,看向梅诗,大家这时候都眼巴巴地看着梅诗,试图在梅诗这里得到解惑,甚至那么好看的仙子流泪都不去看了。

  【怎么能这么八卦?!美人不好看?!】

  这一双双求(ba)知(gua)欲(xin)满满的小眼睛盯着自己,梅诗心底满满的不自在,她刚刚糊弄完了李栖梧,这边还要对付一群吃瓜群众?

  ------题外话------

  感谢小宝贝花羽容投出的一张月票(起点)~

  我为我昨天的乌龙道歉,两张更新之后定时发布,结果前面一章忘记定时了_(:з」∠)_,我对不起你们,为难你们看看的没头没脑的QAQ

  不过没关系,我给替换了章节内容,正常了。以后就正常看啦。

  不过好像章节名字不能换_(:з」∠)_气死我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