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旋地转,晕头转向,光怪陆离,血液不由开始加速、心跳不由开始紊乱,就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霍登可以明显察觉到,侍应生之间的骚动,不少视线都在偷偷打量着,不经意交换的视线都难以隐藏自己的亢奋和激动,似乎终于窥探到了上流社会私密生活里的一个角落,隐藏在光鲜亮丽华服底下的奢靡肮脏角落。

  显然,侍应生们脑海里的猜测有着诸多共通之处。

  但对于霍登来说,真正的奇怪部分恰恰就在于这里,这“只是”一个玩乐派对吗?

  没有什么秘密,没有什么阴谋,他此前的推测全部都被推翻,哈福特先生的宴会根本就没有什么惊天阴谋,不过是一个玩乐派对?

  最多出格一些的话,侍应生也是玩乐的一部分?但是,这样的玩乐派对又是怎么走向如此错综复杂境地的?塞缪尔和霍登-赫洛又是怎么回事?灵兽呢?邪神呢?教会和贵族呢?

  兜兜转转一圈的最后,就只是为了区区一个玩乐派对?

  眼前的神秘,没有能够解开答案,反而是衍生出了更多问号,脑海里的记忆碎片也没有能够帮上忙,反而是越发模糊越发朦胧,这让霍登越发警惕起来。

  派对,开始了。

  “啊……啊啊啊……啊……”

  空灵而神圣的哼唱,没有歌词,只是顺着旋律哼唱着,如同乌玛尼男神的光芒洒落在茫茫大地一般,从来不曾倾听过的曲调却带着一股安详与静谧在整个阿瑞纳宫内蔓延开来。

  仅仅只有钢琴的伴奏,没有任何多余的繁琐修饰,粗犷的哼唱与轻盈的琴音交织在一起,宫殿之内的圆形穹顶自动制造出回音效果,在屋檐之下久久激荡着,仿佛站在悬崖峭壁之上,眺望无边无际的广袤平原和辽阔苍穹,心胸的豁然开朗让所有杂乱思绪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

  “噢……噢噢噢……噢……”

  细细地,能够捕捉到喃喃细语的歌词,耳朵却无法清晰捕捉,如同经文一般晦涩难懂,但高昂的钢琴旋律却赋予那些吟唱与众不同的质感,心神激荡,就连血液都忍不住跟着沸腾起来。

  光怪陆离的景象让人从现实之中剥离,似乎进入了一个虚幻的影像之中,无法自拔。

  侍应生们被安排在了各个不同宴会厅的不同位置,霍登也不例外,他双手交叉在身前,安静地站在宴会厅的门口,作为迎宾的姿态迎接所有宾客进入宴会厅之内,然后陆陆续续就可以看到客人登场。

  宾客们全部携伴登场,有的是两人,一男一女;有的是三人,两个女人或者是两个男人搭配一个异性;有的是多人,两个男人搭配三个女人,一个女人搭配四个男人,各式各样的不同组合都能够找到。

  但是细节,却有着诸多不同,一眼就能够识别出来——

  宾客与伴游,从着装就彰显出了位置的不同,也标识出今晚宴会的角色,鲜明的对比让玩乐与被玩乐的位置彰显出来,朦胧的张力就这样缓缓浮出水面。

  显而易见地,哈福特先生的晚宴确确实实名不虚传。

  宾客们,衣着整齐,佩戴面具。

  绅士们西装革履地盛装打扮,从领结到方巾再到怀表和戒指,每个细节都没有错过;淑女们华裳鬓影地闪亮登场,面具之外依旧能够看到全套首饰,项链、耳环、戒指和手镯等等一应俱全,展现出最高规格的待遇。

  伴游们,婀娜多姿,身型完美。

  不分男女,浑身上下都只有两个装饰,一块巴掌大小的黑色丝绸布料系在腰间,遮挡住前方;一副面具佩戴在脸上,彻彻底底隔绝了五官所代表的姓名与身份,只留下身体语言,完成最原始也最简单的交流。

  不管是两人三人,还是多人,仅仅从衣着打扮就能够立刻区分出宾客与伴游的身份,鲜明对比碰撞出的火花令人口干舌燥;隐隐约约地,霍登就能够嗅到元素的气息开始悄然涌动,应该是灵能法阵启动。

  很快,空气之中开始弥漫一股温热潮湿的气息,麝香的味道若隐若现,撞击的声响混杂着碾碎的低低声音悄然弥漫,摩擦与碰撞产生的热量在皮肤表面慢慢攀爬,然后室内的温度就悄无声息地开始缓缓攀升,就连空气都开始扭曲模糊,大量的热气蒸腾氤氲着,脚下的猩红色地毯似乎也跟着点燃。

  意识恍惚!

  出乎意料却在情理之中的是,很少很少宾客真正地参与其中。

  大部分宾客就如同“爱丽丝梦游仙境”一般,他们就这样闯入这个虚幻之中,如同旁观者一般细细地欣赏着;此前侍应生们搭建起来的展台,则成为真正的风景展示,宾客们就安静地在房间里寻找到位置,细细地从不同角度欣赏,没有人上前触碰更加没有人打扰,就仅仅只是……观赏。

  非常非常小部分宾客产生了亲自尝试的兴趣,那么他们就可以询问旁边的侍应生,然后前往一个私密空间;在那里,他们可以享受到实践的体验,那又是另外一番享受。

  如此奇观,滋生出了一种微妙而神秘的色彩,轻盈地落在滚烫滚烫的皮肤表面,似乎能够隐隐感受到荷尔蒙的汩汩沸腾,在自己意识到之前,就忍不住吞咽一口唾沫,试图滋润一下干涩到冒烟的喉咙。

  奇观,确实是奇观,但对于霍登来说,却没有吸引力,因为按照眼前宴会的发展来看,根本就没有什么猫腻;而且,更重要的是,侍应生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货物,此时侍应生完全就是忠实地完成引领和监督的工作,根本没有参与其中,那么,也就不存在侍应生被强迫的可能——至少目前为止还没有。

  那么,塞缪尔和霍登-赫洛到底是怎么让自己陷入危险的?

  唯一的解释就是,小部分宾客前往的私密贵宾室,是不是里面还隐藏着什么秘密?

  但即使如此,贵族、灵兽、教会、邪神等等事情都无法寻找到合理的解释。

  霍登悄悄地转身离开,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踪影,而是以侍应生的身份在不同宴会厅之间从容穿行,就好像正在观察宾客们是否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一般,尽职尽责地完成自己的工作。

  探查,开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