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当一切都结束之后,柳如是像猫儿一般蜷伏在小厅窗边的贵妃椅的锦榻上,手托香腮,看着身边的世子爷时,脸上挂着甜蜜满足的笑意,

  许这就是天意吧!

  柳如是暗自想到,若非是世子爷南下时,自己与十娘正好去了扬州,又怎么可能碰着世子爷,要是碰不着他,兴许这辈子也就这样错过了。往后,便是这样随在他身边,侍候世子爷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此时的柳如是已经不再是那个女中豪杰,而只是一个小女人,她满足地叹了口气,无骨的身子就这样趴在他的身上,柳眉间仍然攥着股盎然的春意,似水的眸光迎上朱国强的目光时,异样的媚惑从她浑身散发出来,只看得朱国强心头一阵火热。

  “如是!”

  躺在椅上的朱国强,在柳如是的耳边轻声说道。

  “今天,你和十娘、园园她们先过江去桃源,我过几天再随军北上。”

  其实现在正是浓情时,可毕竟时不等人,有些事情总是要安排一下。听着世子爷的吩咐,柳如是只是轻声一声。

  “婢子知道了,只是婢子走了,世子爷自己在这,到时候谁侍候爷呢?”

  说着,又揽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微带醋意地说道。

  “婢子听说,有人给世子爷进献了几名秦淮歌妓,个个堪称绝色,那李香君,婢子曾与她有数面之缘,姿色绝不在园园之下,到时候婢子们不在了,便让她们侍候爷吧!”

  她居然见过李香君?

  听出她话中酸意的朱国强,用力拍了她一下,然后说道。

  “以后不要再婢子长婢子短的,用我就行了。还有,她们和你一起离开。”

  看着柳如是,朱国强认真的说道。

  “毕竟军中不宜有女眷随行,你们不合适,她也一样。”

  不等柳如是答话,朱国强又笑问道。

  “刚才你说李香君很漂亮,模样真的不比园园差吗?”

  恰在这时,有人进来禀报道。

  “世子爷,人犯都已经押至刑场,徐参军派人前来询问何时开斩!”

  尽管闯进的侍卫目不斜视,可仍然让柳如是微带窘态地急忙闪坐于一边。颊上腾起两抹嫣红的她,在闪躲间还是忍不住抬头看了眼面前的男子,在一直倾心于英雄的她眼里,眼前的男人就是她心目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乌溜溜的眸子闪动着的全是情意绵绵的神采,感受着眸子中的情意,朱国强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笑问道。

  “如是,可愿与我一起去刑场观刑?”

  “我愿意!”

  “你不害怕?”

  柳如是不以为然地说道。

  “不远只是远观,有什么怕的?如是这辈子做梦都想像男子一般驰骋沙场,杀敌报国。便是不能上战场,也能像史书中的侠客一般,持剑行走天涯,锄强扶弱!”

  看了她一眼,这女人果然与寻常女子不同,难怪会有“侠女”之称。朱国强不禁放声大笑,笑罢振衣而起。

  “好!将来要是有机会,我一定带你上战场!走,去刑场,他们说德世子好杀人,我可不能让他们失望了!”

  失望,是绝对不会让他们失望的!

  事实上,现在的南京城内到处都是人心激愤,在那几十位意图献城的官员坐着囚车被押去刑场时,尽管有兵丁组成人墙,但还是被百姓们扔的鸡蛋和烂菜、砖头砸爹妈子女都不一定能认得出来。

  “德世子,我乃朝廷一品命,你区区一德世子,焉敢杀我!”

  坐在囚车中的谢升大声疾呼着。

  “陛下,陛下,您睁开眼睛看看吧,这德世子无君无父,他是要谋反……啊!”

  他的喊声伴随着砸在身上的砖头嘎然而止——都是百姓砸的,他们恨这些个官啊!这些个官为了自的荣华富贵,居然要献城给建奴,甚至还要献出上万女子犒劳建奴,这些女子还是从百姓家抢的,老百姓又怎么能不恨?

  这消息是那的?

  当然是报纸上写的!

  是真是假?

  重要吗?

  不重要!

  置身于酒楼上的朱国强,还真不知道自己犯的是哪门子失心疯,居然会拉着柳如是一起来观刑。

  不过待见到那些南京六部的那些南混们都黑着的一张脸,心里却是一阵爽快。你们都瞧好了,瞧好了这些想要现成投降的南混们的下场。

  往后再办事儿的时候,自己先想一想。

  一辆辆囚车过的很慢,那些囚车上无一例外的都落满了烂菜叶,在囚车里的人也是被砖头块儿砸的鼻青脸肿,甚至头破血流。

  眼见午时将至,监刑的参军便道。

  “验明人犯正身!”

  当下便有人前去查验,不一会儿便回报。

  “禀告参军,人犯皆已验明正身无误。共计六十七人。”

  监刑的参军又喝道:

  “带人犯!”

  接着人犯们便被带下囚车,几十个南京的朝廷大员就那样被按着跪倒在刑台之上。

  这会儿他们一个个的真都傻了眼,谢升更是喃喃自语到。

  “这不对呀,这不对呀。”

  直到现在,他都很难相信,那个德世子居然会这么狠毒,他怎么能就说杀就杀呢?

  难道他就不想招揽人心?

  即便是他想谋反,也总要用人吧!

  怎么就不想着招揽大家呢?

  难道是因为觉得大家伙儿有气节。和你连招揽都不招,怎么就知道大家伙儿不会投奔你呀?

  世子爷,我愿意归顺,你老特赦我吧……

  但他并没有等到“刀下留人”句话,而只是等到了……

  “午时已到,行刑!”

  伴随着这样的一声喝吼。曾经游走于秦淮河畔青楼上、画舫中的南混们,终于迎来了他们的末日,除了少数几个人还在那里倔强的叫嚷着“德世子杀官谋反”之类的话语,其它人大都是如丧考妣的跪在那,等着刀斧的落下。

  那些膀大腰圆的刽子手得令后,他们先接过差役递过来的烈酒,喝上一口喷烈酒,展开大刀,“噗”的将酒喷出。一半喷在刀身上,敬作鬼神,一半下肚,百邪不侵,

  等到监刑的参军将手中的令箭扔落在地,刽子手们随手抽出囚犯身后插着的木牌,然后他们按照规矩弯腰轻语道。

  “送老爷上路了!”

  “了”音未落,手起刀落间,便那些南混们还没反应过来,就尸首分离了。

  落地的人头似皮球似的滚了几滚,与此同时断胫处向前喷出一股腥血,那一瞬间,血足足喷出数尺远,喷了一息的功夫势头才弱下来。

  断首的尸身并没有立即倒下去,甚至身体还抽搐了几下,才倒地上。

  砍头了!

  一砍就是几十个!

  什么尚书,什么郎中,什么主事……

  什么正一品,从一品,正二品,从二品……

  不过眨眼的功夫,就被砍掉了脑袋。

  台下的百姓们见了,先是愣了片刻,然后才齐声叫好,无一不觉得这些想要献城给东虏的官员们被斩是件大快人心的好事。

  只是那些围观的南京六部的官员们脸色却极为难看,他们同样也是南混,他们与这些死去的人也曾是同事,甚至他们中的不少人都知道,自己之所以未在降书上签名,说白了还是因为地位地太低——想卖国也轮不到他。

  当然,也有一些人拍手叫好!

  毕竟,大明也是有忠义之士!

  历史上几年后赵之龙献城时,还是有人自杀殉国的。

  不过,在叫好之余,他们也总算感受到了这位德世子有多么嗜杀了!

  几十个朝廷大员,甚至还有谢升那样的尚书,居然就这么无旨而杀!

  这人也太狠了点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