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如烟把陈正领了出去,孟君竹将信封拆开,把信从里面抽了出来。

  这是钟子路委托陈正带给孟君竹的信,上面写了他在京都的生活,以及对孟君竹的思念,在信的最后,还附上了一首词,聊表思念之情。

  孟君竹最开始便是欣赏钟子路的诗词才华,才与他相知相识相爱相思的,如今见了词,心中更是欢喜,于是低头念道:

  “举首思量,望银河,迢迢苍苍。独凭栏,一声长叹,两心茫茫。牛郎有会织女时,人间情侣却相离。盼重逢,每每恨日迟,须相惜。

  京都里,无眠夜;空房中,徒辗转。回首念,嬉笑蹙眉杏眼。须念昔景即离情,莫负相思便重逢。待明年,举杯赋云雨,共明月!”

  读完这首词,孟君竹心中很是激动,她能够明白,钟郎没有忘了她,还心心念念的想着她,也不枉她在最后名别的那一晚,将自己的全部交给了钟郎。

  尤其是词中的那句“莫负相思便重逢”,让孟君竹心中有了底,似乎也有了寄托,在嘴里念叨了好几遍之后,才将信收好,将信封郑重的收藏了起来。

  此时,陈正已经被如烟领到了门口。

  如烟有些古灵精怪,转动着一双大眼睛,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

  等将陈正送出门口的时候,如烟突然问道:“京都好玩吗?”

  陈正一愣,点点头道:“好玩啊,比洪江府热闹多了。”

  “那里也有伎坊?”如烟继续问道,“伎坊里的姑娘美不美?”

  陈正沉吟了片刻之后,道:“京都当然有伎坊了,而且比洪江府的伎坊还要多、还要大,那里的姑娘啊,我也不知道美不美,因为我没去过京都的伎坊。”

  “你没去过京都的伎坊?我才不信哩。”如烟吐了吐舌头道。

  陈正将手背到身后,道:“我去京都,那可是有重要任务的,岂能留恋伎坊这种风月场所,哼!”

  如烟撇了撇嘴,道:“你就别扯了,你身上的任务如果真的重要的话,怎么会上次路过洪江府的时候,来我们烟雨楼逗留了两个晚上呢?”

  “这……”陈正又被这个小姑娘给问住了。

  如烟有些得意的晃了晃头,道:“你还是如实告诉我吧,那里的姑娘漂不漂亮?”

  陈正想了想,反问道:“那我问你一个问题,前几天州府的长史范博大婚,你知道吗?”

  “知道啊,州府大人做的主婚人,去了好多达官贵人呢。”如烟道,“你问这个干嘛?”

  陈正嘴角微微一扬,道:“那你去了没?”

  如烟回头看了看身后,发现没有人能够听到他们两个说话,便放低声音,悄悄地说道:“那么热闹的事情,我当然过去了,只不过我是偷偷跑过去的,你不许告诉我家小姐。”

  “放心吧,我不会说的。”陈正保证道。

  反正他明天就要离开洪江府了,估计都没机会再跟孟君竹说话了,这种保证,那还不是有多少说多少啊。

  如烟很是满意陈正的态度,少顷之后,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问的话,他还没有回答呢。

  “你少给我扯别的,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如烟鼓着腮帮子问道。

  陈正看着她的小模样,真想伸手去捏一把如烟的脸蛋,只得哈哈一笑,道:“你既然去了,那看没看到长史夫人长什么样啊?”

  如烟仔细想了想,好像是那新婚夫妇二人拜完堂之后,按照惯例,要给宾客敬酒,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如烟看到了新娘子的容貌。

  “挺好看的啊。”如烟回答道,“可那又如何?跟京都伎坊的姑娘有什么关系?”

  陈正轻哼一声,道:“那长史夫人年轻的时候,便是京都伎坊的女伎,而且只是一般的女伎,可不同于君竹小姐,是烟雨楼乃至洪江府的花魁。”

  其实陈正也不知道,降雪在年轻的时候,到底在京都伎坊界是什么地位,可他一想,能够看得上长史范博的,估计地位应该不是很高。

  有了这么一个明确的参照,如烟很快便换算过来,京都女伎的颜值水平,不由得叹了口气,道:“果然京都的女伎都漂亮的很。”

  陈正有些奇怪的问道:“你小小年纪,怎么会有如此感叹啊?”

  如烟抬眼看了看陈正,哼唧道:“不想去京都发展的女伎,不是好女伎,你懂什么?”

  陈正一愣,他倒是真没想到,这么有哲理的话,竟然是从一个伎坊小丫头的嘴里说出来的,于是问道:“这是你自己想的,还是别人告诉你的。”

  如烟吐了吐舌头,道:“当然是小姐和我说的了,自从那个钟公子去了京都,小姐就不听的念道京都的情况,最后和我说了这句话。”

  “那你现在还有信心吗?”陈正问道,“京都的水可深的很。”

  如烟鼻子一犟,显然很不服,道:“我还会长得更漂亮的,何况我还会弹琴,这可是小姐亲自交给我的,你说京都那些女伎的琴技,有小姐强吗?”

  “这倒没有。”陈正回答道,孟君竹的琴技确实高超,再加上自己给她做的琴桌的属性加持,恐怕没人能够比得过她。

  如烟很是傲娇的轻哼一声,道:“这不就结了,咱们比技术、讲技巧,总归是以后能够胜出的地方的。”

  陈正听了,不由得向如烟竖了一个大拇指,赞道:“小小年纪,有如此志气,了不起。”

  如烟把头一扬,更显得意,道:“那你有没有从京都给我带个礼物,留作念想,也好日后看到,才有前进的动力啊!”

  陈正又愣住了,感情这小丫头饶了这么一大圈,是问自己要礼物的!

  “你不会去了一趟京都,什么也没带回来吧?”如烟有些不满的说道。

  陈正无语了,他倒是从京都带了不少东西回来,可那是带回东阳县的,或是送给州府相熟的人,这一个仅有一两面之缘的伎坊小丫头,他哪里记得要给她带礼物啊!

  这让陈正有些措手不及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