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还很疲惫的唐牛等人,此时小跑起来之后,竟然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虽然没有说体力源源不断连绵不绝,但是那种气力悠长,着实让唐牛有一种前所未有的体会。

  看着战车上手持特制长枪的李解,唐牛心中暗忖:彼时鳄人,便是如此么?

  不远处,棐林邑那破败矮小的城墙之上,驻防的部队直接撤了,城内一阵喧哗。外郭的壕沟之间,还能看到随处搭建的木制窝棚,底层人过冬的办法,其实并不算太多。

  “首李,棐林城小,已占四门。”

  “嗯。”

  李解点点头,将手中的长枪一抛,顿时有个鳄人上前,双手接住。

  抽出腰间的战刀,李解淡然道:“听命行事!”

  “是!”

  本地的郑国人都是目瞪口呆,官吏们早就瑟瑟发抖。

  他们一开始,还以为是楚国人打了过来,接着看到古怪的装束之后,才知道这些是吴国人。

  戴着皮帽的鳄人神情淡漠,但是因为营养好训练强,身材显得极为敦实。体脂相对较高的鳄人,看上去颇有点“圆滚滚”的意思。

  然而并不萌,于大多数人而言,大约就是个死黑胖子。

  “首李,有人招了。”

  “怎么说?”

  “北郭小市外出二里相迎的老者,皆是许人在城中大户之族长。”

  “哈。”

  得到这么一个不算离谱的答案,李解笑着摇摇头,“还真是自作聪明,拿老子当二傻子来耍呢。”

  这些许人大户的想法,大概就是利用一下“善心”。

  我许国人都这么惨了,上将军略有恻隐之心,又怎么可能对许人太过苛刻?最多祸害一下卫国人,是不是?

  人性上的甩锅,很正常,可惜李专员神烦的就是这种斗心眼。

  老老实实地认怂,反而没有这么多屁事。

  想当初妘豹身为一国之君,尚且能够当机立断,这些许国在外的大户氏族,真是不知所谓。

  指认招供的人,都是之前被鳄人从跪降人群中提溜出来的青壮,见识到了鳄人的执行力之后,立刻有了决断。

  负隅顽抗,估计这个春天也不用过了,死几个大户,关他们屁事!

  “棐林城邑布局,可有摸过底?”

  “有。新郑周遭诸县邑,都派出过细作。棐林城内布局,大致是没有变化。”

  “这就是个破落地,怎么可能有大变化。城市布局改变,那是要掏钱的,掏大钱。烧炭的买卖被老子祸害之后,他们哪来的钱?”

  城外的林地不多,有一部分应该曾经是林地,不过已经被改造成了村邑聚落和耕地,看地形变化,应该也是十年前的事情。

  整个棐林邑并不大,但李解相信,这些许国人可不会在这里投大钱。毕竟当初的许国人,还是有祖国的,许国又没有灭亡,退路尚在。

  现在却是有点悲哀,流亡在外的许国人,只要是有点远见的,都能发现,许国已经成不了多久,并入郑国,大概只是时间问题。

  只是这一回,并非是郑国有意吞并,只是倒了血霉,在这样一个鬼天气中,得罪了李解。

  而李解,认真来讲,也只是失手打死了一个许国。

  主观意愿上,李专员并没有那个意思,隔着这么多国家,这么多山山水水,他搞死一个许国,完全就是损人不利己的事件。

  只是大概也算是歪打正着,开春南下,顺手掳走卫国公主,卫国会深恨他李某人,但肯定更恨郑国。

  把诸多事件的起因归于原点,那就是郑国干了坏事,跑去谋夺许国。

  郑国不攻打许国、吞并许国,许国人就不会外逃,许国行者就不会在逼阳国找到李解这个不安套路来的强援,李解就不会为了许国讨伐郑、蔡……

  一系列事件的源头,那个万恶之首,就是郑国。

  甚至楚国要恨的,那也得是恨郑国为什么吃饱了没事干攻打许国!

  如果郑国不攻打许国,李解又怎么可能好好的逼阳国二环大工地不呆,跑来淮水搞风搞雨?

  兴许“吴晋会盟”时候的刺杀事件,都不会发生,公子巳不死,王孙虒就成不了新的吴王。

  王孙虒上不了台,那李解还会是“淮水伯”吗?

  看,都是郑国的错!

  ……

  李专员不管那些个卫人、郑人、许人、楚人等等等等在那里天马行空,他的目的很单纯,他就是要看看,传说中的卫国公主,是不是真的有卫国人吹的牛逼那样,是“河北双璧”?

  至于那些个歪打正着的后遗症,他知道个鸟啊,从来没有想那么多。

  轰!

  棐林邑的一些大宅很特别,等于就是城中城的样子,宅院的布局,属于典型的邬堡类型,小楼之间的院墙,明显是可以让人奔跑的结构。

  类似望楼、哨塔一样的建筑,一个宅院最少四个,整体看来,就是个袖珍型的城池,发动城市战的话,进攻方完全处于不利地位,因为城池内部,根本没可能形成大部队作战。

  巷战的体量,对防御方来说,这种邬堡型城内宅院,简直就是坚不可摧。

  “首李。”

  “看来这就是许国人在本地的大户人家之一。”

  “是!许国林氏。”

  “扔两个雷进去,再劝降。”

  “是!”

  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的意思,李专员站在马车上,只是静静地等候着结果。

  嘭!嘭——

  伴随着两声惊爆,许国林氏在棐林邑的宅院内,顿时一阵鸡飞狗跳,哭喊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

  这不仅仅是吓到了林氏,连跟从鳄人进来的新生们,都是吓得冷汗淋漓。

  尤其是唐牛等五个随国人,他们是亲耳听到,校长刚才对鳄人下达的命令,是“扔两个雷”,他们之前还觉得奇怪,雷怎么可以扔呢?

  “夫……夫子!”

  唐牛满头大汗,身体活动开来之后,虽然不再跟之前那样僵硬,但此刻被吓到了之后,还是嘴唇哆嗦起来,“夫子能引雷杀敌?”

  “不必惊慌,基本操作。”

  李专员咧嘴一笑,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扭头看着唐牛五人,“难道我儿子叫李雷的原因,没有跟你们说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